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一千五十四章 秘辛
    第一千五十四章

    嘎吱。

    房门轻推而开,月光延伸出一道光道,而在那光道中,一道纤细的娇躯缓步走进,那对清澈眸子,此时却是有着一些颤抖。

    她走进房间,微微低着头,两只小手紧紧的绞在一起,目光闪避着,却是不敢望向床榻上的男子。

    盘坐在床榻上的林动,目光就这样看着走进来的少女,好半晌后,他见后者似是没有开口说话的迹象,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心晴,有什么事么?”

    心晴贝齿紧咬着小嘴,那绞在一起的小手甚至是因为用力而变得有些发青,她的心似乎是相当的挣扎。

    林动静静的看着她,也不再开口催促。

    安静在房间中持续了足足数分钟,心晴一对眸子中,终是有着水花闪烁了起来,旋即她突然跪了下来。

    “林动大人...”

    林动盯着心晴,笑了笑:“是你娘让你来的吧?”

    “嗯。”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你娘是想让你今夜留在这里吧?为什么?希望九尾族获得我的庇护么?”林动轻声道。

    “对不起...”心晴眼睛红红的,水花止不住的流下来:“我知道这样也对不起心莲姐姐,只是为了族人,我可以付出一切,即便是我的性命或者...身体。”

    “九尾族以前很强大,但我却没有恢复荣光的那么远大抱负。我只想让我的族人能够好好的生存下来,而不会每天都在担心会被抓住,沦为别人随意蹂躏的女奴。”

    林动望着那跪在地上哭得伤心至极的少女,也是轻轻一叹,心姨要将一个种族的荣辱放在这么柔弱的一个少女肩上,倒也是太重了一些...

    “我知道林动大人的性子,娘亲的这种办法断然是行不通的...不过您就让我在这里坐一夜吧。明天我会与娘亲解释的。”

    林动叹了一口气,他自床榻上走下,然后来到心晴旁边坐下来。望着少女那哭得梨花带雨般的小脸,笑道:“我来自东玄域一个很小的王朝小家族,你知道么?在我年龄很小的时候。就有着一个敌人,那个敌人有着轻易抹杀我那个家族的实力...”

    “我的父亲,被他重伤成废人...那时候的我与他之间,有着天壤之别的实力差距,他是那个王朝中璀璨的天才,而我,只是一个小家族中的无名之人。”

    心晴停止了抽泣,红着眼望着眼前有着灿烂笑容的青年,她有些无法想象,这个连摩罗。青雉那种天地间最为顶尖级别的强者都极为重视的男子,竟然也是有着这般的过去...

    “后来的故事很简单,我学会隐忍,在历练中逐渐的强大,最后。我杀了他...”

    林动伸出手掌,轻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轻声道:“我知道你的种族很困难,不过,这个世界上,想要真正的庇护着自己在乎的人。唯有着倚靠自己的力量。”

    “你的起点比我好多了,这般年龄,便是生玄境实力,这在我那王朝,简直就是超级天才...所以,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你会让得九尾族再度的屹立在这妖界之中。”

    “那个时候,你会认为今天这一切是多么的没必要,当然,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可别恨我,我可不想招惹一头发怒的九尾狐...”

    “噗嗤。”

    少女忍不住的失笑,旋即她挺翘的鼻尖轻轻抽了抽,眸子亮晶晶的看着林动:“林动大人认为我能做到么?”

    “当然,你有这个潜力。”林动笑道。

    少女闻言,轻轻咬了咬银牙,那小手陡然间紧握起来,这一霎,林动能够见到那对眸子深处,仿佛是有着一簇火焰升腾起来。

    “谢谢您,林动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心晴冲着林动俏皮的一笑:“这下我知道为什么连眼光那么高的心莲姐姐都会看上您了...”

    “咳,我与她只是朋友关系罢了。”林动尴尬的道。

    心晴看着林动的脸庞,突然娇小的身子前倾,一对修长的纤细手臂轻抱着林动,低声道:“林动大人,您说得对,想要真正的改变九尾族,只有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若是失去了那种勇气,苟延残喘的活着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林动微怔,刚欲说话,怀中的柔软已是退开,旋即少女起身,冲着他眨了眨眼:“林动大人早些休息吧,心晴打扰了。”

    声音落下,少女已是出了房间,唯有着那幽香残存。

    林动望着出了房门的少女背影,后者似乎是改变了一些什么,他能感觉到,这个少女眼中原本存在的一些怯色,在此时彻彻底底的散了去。

    不过,希望她能越来越好吧,他视心晴如朋友,能帮的自然会帮,不过他却并不想依赖着他的帮忙,毕竟就如他所说,想要改变,终归还是得依靠自己。

    ...

    夜色中的九尾寨,少女奔跑在其中,然后她有些气喘的冲进了族内的祠堂之中,在那里,她见到了心姨以及几位族中的长辈。

    “心晴?”心姨望着冲进来的少女,却是微微一怔。

    那几位长辈目光互相看了一眼,却都是没有说话,想来她们也知道今夜心晴会去做什么...

    “娘,我说过,你这办法对林动大人是没有用的。”心晴淡淡的笑道。

    心姨眼神微黯,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仰起头来,语气略有些悲哀的喃喃道:“这就是我九尾族的命运么...”

    “我要去祖魂殿!”

    少女坚定的声音,突然在祠堂之中响起。心姨几人闻言皆是一颤,旋即愕然的抬头,望着那紧握着小手,那对目光,却是在此时没有了丝毫的动摇与胆怯。

    “我要闯一闯,即便最后失败身亡,也绝不后悔!”

    心晴眸子紧紧的盯着心姨:“我知道祖魂殿只能再开启最后一次。那是我们九尾族最后的机会,不过一直这样胆怯下去,我们九尾族也将会一直的没落下去。”

    “娘。与其这样每天在战战兢兢中活着,还不如放手一搏,若最后依然失败。那就是老天注定我九尾族无法再铸荣光,那样的话...”

    话到此处,少女的眼神变得决绝以及凄婉起来:“还不如早点让九尾族自动消失在这天地间,这样至少,还能让得我九尾族保持最后的一点体面。”

    整个祠堂,都是在此时变得安静无声,心姨几人脸色一片苍白,那眼中也是有些震动,她们想来是没料到,这个平日里怯怯弱弱的少女。此时此刻,竟是锐利得惊人...

    “族长...”

    沉默持续了许久,一名女子手掌猛的紧握起来:“心晴说得倒也没错,虽然我们只有最后一次的机会,但...与其这样浑浑噩噩的等待着。将期望放在获得别人庇护之上,还不如真正的搏一次!”

    “若是先祖保佑的话,我九尾族也能有着再复荣光之时,若真是失败...那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也的确没什么意思。”

    其余几人也是沉默着,只是那眼睛深处。仿佛是有着压抑很久的火苗窜动起来。

    心姨颤抖着身体,最终她也是忍不住的哭出声来:“我知道这样我们都很累,但我只想保护我们的族人,我们一族,受的苦难已经太多了。”

    “所以娘...就让我们拼最后一次吧。”心晴走上来,跪坐在心姨身旁,小手握着她冰凉的手掌,微笑道。

    心姨望着眼前的少女,泪水不断的掉下来:“你会死的,这千百年来,进入祖魂殿的族人,没有一人能够活下来,那里是一块被诅咒的死地...”

    “总比不知道哪天被那位大人物看中抓去当小妾甚至女奴好吧?”心晴轻声道。

    心姨望着这突然间比她们还要成熟坚定的女儿,那心中最后的顽固,终是彻底的被打碎而去,她手掌抚着心晴的柔顺的长发,旋即咬牙点头:“那就开启祖魂殿!”

    心晴脸颊上,终是有着喜色涌出来:“娘,谢谢你!”

    心姨搽去脸颊上的泪水,道:“你若是失败,那从此以后,这个天地间,不会再有九尾族。”

    “明天我会招集族人,宣布这个消息,然后便送你去祖魂殿!”

    “嗯!”

    祠堂中凝固的气氛,终是在此时散了许多,或许是做了最后的决定,心姨几人脸颊上,也再没了压抑之色,反而笑容多了几分。

    “看来那祖魂殿是个挺危险的地方啊...”

    突然有着笑声插进来,让得祠堂中众人一惊,然后转过头,便是见到了那不知道何时倚在门口的一道身影。

    “林动大人?!”心晴望着那道身影,顿时一愣,旋即连忙擦干脸颊上的水花。

    心姨望着林动,旋即起身对着他行了一礼:“林动小哥,之前的事,是妾身莽撞了,还请不要见怪。”

    林动耸耸肩,看了心晴一眼,道:“那祖魂殿,外人可以进去么?”

    心姨一怔,道:“能进,不过那里很危险。”

    心晴小脸却是在此时一变,连忙道:“林动大人,不可以的...”

    “我陪她去一趟那祖魂殿吧。”

    林动却是不理会少女的反对,伸着懒腰转身而去,远去时,还有着喃喃声传来。

    “真是的...随便安慰下而已...怎么安慰到这么绝的路子上来了呢...真是失败啊...”

    心晴听得那些若有若无的喃喃声,小手却是忍不住的掩着嘴,水花凝聚在一起,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未完待续)rq

    !(. )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