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一千九十一章 三兄弟,终聚首
    第一千九十一章

    漫天紫黑光华弥漫,四道身影脚踏虚空,在那最前方,身体欣长的清瘦青年,那张俊美如妖般的脸庞正泛着灿烂笑容将那远处的天龙妖帅等人给看着。【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本章节由网友上传 )

    “杂交大鸟...”

    安静的神物山脉,那无数强者嘴角却是在此时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竟然敢有人在天龙妖帅面前如此的称呼他...

    天龙妖帅不仅本身是转轮境的超级强者,而且他本体还是六翼飞龙,体内流淌着一丝龙之血脉,虽说这的确无法跟那些高阶龙族媲美,但这却是天龙妖帅引以为傲的地方,毕竟在这妖兽界,龙族的强大,无人能够质疑,而能够在血脉上与龙族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那也是会让得人心生一分忌惮。

    而现在,天龙妖帅最引以为傲的身份,却是在眼前那俊美青年嘴中,变成了所谓的杂交大鸟...众人此时不用去看天龙妖帅的脸庞,都已是知道后者已是如何的震怒。

    “你...你说什么?!”

    而也的确不出众人所料,就在那俊美青年声音刚刚落下时,那远处的天龙妖帅面色便是剧变,磅礴杀意一下子便是涌了出来,想来如果不是同样从眼前的四人身上察觉到危险波动,恐怕他早已是暴起出手,将这俊美青年捏成肉泥。

    在天龙妖帅身旁,金猿妖帅则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四道身影,手掌再度缓缓紧握上黑色铁棍,这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显然不是善类。

    俊美青年灿烂的看着震怒中的天龙妖帅,那对泛着紫金色泽的双瞳之中。一股令人骨子发寒的凶戾却是如同潮水般的涌出来。

    “刚才是你说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俊美青年手指指向了下方的林动二人,微微一笑,轻声道。

    无数人瞳孔一缩,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四人,竟然是雷渊山的援兵?!

    “原来是帮手...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金猿妖帅也是微惊,看向林动,那眼神颇有些惊疑不定。他怎么都没想到,林动竟然还认识这般强者。

    “你想保他们?就怕你没这资格!”天龙妖帅冷声道。

    “资格?”

    俊美青年唇角似是掀起一抹刻薄的讥讽,下一霎,他一步跨出。紫黑光芒,如同火山般喷发出来,一对千丈庞大的紫金蝠翼,自其背后伸展开来。而随着那对紫金蝠翼的出现,一股异常恐怖的威压。几乎是瞬间便是笼罩了这片天地。

    “这股威压...”

    在那股威压笼罩开来时,这片山脉中无数强者面色顿时剧变起来,紧接着那惊骇的声音,便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是天妖貂族的人?!”

    无数道目光,在此时泛着浓浓的畏惧。望向天空上那俊美青年,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会是四霸族之一的天妖貂族人!

    那可是整个妖兽界之中,最为强大的可怕种族之一啊!

    整片山脉,皆是在那种可怕的威压下索索发抖,而那天龙妖帅的面色,也终于是在此时变得异常难看下来。那眼神之中,同样是有着不小的震动。

    “该死的。那林动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认识天妖貂族的人?!”天龙妖帅心中,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愤怒咆哮起来,这种局面脱离掌控的感觉,让得他心中堵得厉害。

    “竟然是...天妖貂。”

    金猿妖帅原本便是凝重的面色,如今更是紧绷了许多,那握着铁棍的手掌都是忍不住的微抖了一下,显然,对于天妖貂族的可怕,他也是极为的清楚。

    这个种族的霸道桀骜,在整个妖兽界都是出了名的,而放眼妖兽界,就算是同为四霸族的其他三大族,面对着这天妖貂族也是略感头疼,因为别的种族,不管怎样,至少还讲一些情理以及辈分,但这天妖貂族却是完全不理会这些,打了小的,老的出来,打了老的,更老的出来,这打来打去,打到最后你会发现来追杀你的天妖貂族强者,已是铺天盖地...

    那种场景,想想都令人胆寒。

    “现在貂爷够资格了吗?”俊美青年望着面色逐渐难看的天龙妖帅,缓缓的道。

    天龙妖帅眼神阴沉,手掌握了握,天妖貂的身份的确让得他极其的忌惮,不过他毕竟也是转轮境的超级强者,心中难免有些傲气,当下沉声道:“这位朋友,这林动抢夺了原本属于我们兽战域共有的神物宝库,你若是要保他,也可以,只要将东西交出来,我们绝不再刁难!”

    这天龙妖帅显然心机颇深,他知道天妖貂族的难缠,所以一开口,便是将整个兽战域给拖了上去,想要借此形成压力。

    “抢你们东西?”

    俊美青年咧嘴一笑,旋即笑容陡然变冷:“那是看得起你们,他娘的,今天貂爷还没打算轻易放过你,你还想着刁难?被打傻了你?”

    无数人直接目瞪口呆,旋即额头冷汗直冒,这下子,他们总算是亲眼见识到了这天妖貂族的霸道程度究竟到什么地步了...

    “你!”

    天龙妖帅暴怒,他没想到自己已是退步,对方还是步步紧逼,没有丝毫放手的打算。

    “你真当我兽战域三大妖帅是好欺负的么?!”天龙妖帅厉声暴喝,转轮的气息,在此时尽数的爆发出来,而此时那远处的鬼雕妖帅也是掠来,他眉头紧皱的望着前方,虽说天妖貂族名头的确慑人,可那神武宝库的诱惑,也让得他们无法放弃。

    三大妖帅目光凌厉,三股转轮境气息,令得天地元力皆是有些暴动。

    “哦?怎么着?打算跟我天妖貂族玩玩?”

    俊美青年见状,嘴角笑容扩大了一些,只是那瞳孔中寒意却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凝聚起来。

    “呵呵,早便是听说了一些兽战域三大妖帅的名头。今天倒是想来试试,是不是有些名不副实?”此时,俊美青年身后的三名中年人,也是淡淡一笑,旋即三人也是齐齐踏出一步,顿时三股更为磅礴凶狠的气息呼啸而出,那种程度,竟是比起那天龙妖帅三人都是要强上一线!

    四名转轮境!

    无数强者背心冷汗直冒。眼中皆是有着一抹震撼,真不愧是天妖貂族,一出现便是四名转轮境,这种实力。已是足以横扫整个兽战域!

    七股浩瀚气息在天际碰撞,仿佛空间都是在此时变得扭曲下来,而所有人都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那种气息的碰撞间。那原本威风凛凛的天龙妖帅三人,却是尽落下风。

    天妖貂。本就是足以媲美高阶龙族的存在,从血脉的强横程度来说,这天龙妖帅三人便是落了下乘,即便是同等级,但显然。单打独斗,还是天妖貂族的转轮境强者。比起他们更为的厉害。

    天龙妖帅三人面色难看,从对方四人体内弥漫而来的气息压迫,他们感受得最为清晰,他们明白,今日若是真的交手,他们必将不是对手。更何况...在那一旁,还有着林动。小炎在虎视眈眈,这两个家伙,虽然不是转轮境实力,但也是一根根暗刺,特别是类似先前林动施展出来的攻击,就连天龙妖帅,都是为之心悸。

    “天龙...”金猿妖帅皱了皱眉,旋即暗自苦笑一声,轻声道:“今日的事,恐怕无法得手了...”

    虽说林动与小炎展露出来的战斗力相当的惊人,不过这对金猿妖帅他们而言,并不能算做真正的威胁,可眼下这天妖貂族一插进来,他们原本所拥有的实力优势,则是荡然无存...

    而且,真要得罪了天妖貂族,就算是以金猿妖帅的实力,心头都是有点发粟。

    “那小子...竟然还有这种背景...”鬼雕妖帅也是无奈摇头,他怎么都没想到,林动居然会认识这么厉害的朋友。

    天龙妖帅闻言,拳头紧握,眼中满是不甘与怒火。

    天空上的这番气息对决的改变,让得无数人暗暗感叹,真不愧是天妖貂族啊...

    “炎帅...那是你们的朋友么?”在林动,小炎身后,雷渊山诸将也是掠来,他们望着那将三大妖帅压得毫无脾气的俊美青年,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撼,旋即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们可从来不知道,林动二人还有着这种背景。

    “那是我二哥。”小炎点点头,道。

    陈通等人轻轻点头,压抑着心中翻腾的震动,不过很快的,他们猛的想起了什么,以往小炎一直在称呼林动为大哥...而眼下这显然是在天妖貂族中拥有着极高地位的俊美青年,却是二哥...那也就是说,他们三兄弟间,居然林动才是老大?

    “杂交大鸟,这事可还不算完。”

    天空上,俊美青年冷笑的望着面色难看的天龙妖帅,旋即突然不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下方地面上的两道身影。

    在他目光望下去的时候,所有人包括他身旁的那三名转轮境中年强者,都是明显的察觉到,前者双目之中涌动的凶戾之色,居然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端罕见的柔和以及细微的激动。

    这种发现,让得那三名中年人有些惊讶,这种情绪,可是极少极少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俊美青年身形一动,滔天煞气收敛,而后身形便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林动与小炎面前。

    “二哥!”

    小炎望着眼前那熟悉的面孔,粗犷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激动之色浮现出来。

    “死玄境圆满?看来你这蠢虎这一年没白过啊。”俊美青年望着那身形犹如铁塔般的小炎,唇角泛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旋即嘴一撇,笑骂道。

    小炎捎着头嘿嘿一笑,然后让开身子,将那后方的一道削瘦青年给露了出来。

    俊美青年望着林动,此时,后者那张年轻的脸庞上,有着笑容浮现,笑容并不浓烈,但却有种温酒般的醇厚,一点点的沁入心中,令人心安。

    那种笑容,一如当年一人一貂一虎闯荡时,不论遇见多大的困难,总能让人一点一滴的收敛着心中的焦灼。

    俊美青年想起在那异魔城被元门三巨头逼进死路时,即便明知九死一生,但最终却是选择退出道宗,义无反顾的站在他身旁的一道削瘦身影,那时候的他,脸上笑容也是这般。

    在那最后使用空间挪移逃离时,也是这道身影,一步踏出,为他们争取着最后的时间。

    那时候的他觉得,让这家伙当老大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的接受。

    记忆如潮水般的涌进脑海,俊美青年感觉着心中似乎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楚涌来,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有着灿烂笑容浮现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未曾含着丝毫深入骨髓般的凶戾,而是一种极端罕见的柔和。

    “大哥。”

    站在林动的面前,这个从以往到现在一直内心高傲得从不会对任何人低头的家伙,耸耸肩,也不理会林动身后陈通那些陡然瞪大的眼瞳,第一次将那他一直认为有些别扭的称呼,这般洒脱的叫了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