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位面裂缝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无数道璀璨攻势,犹如陨石群一般掠过天际,最后尽数的落至那庞大无比的魔皇之像上,霎那间,天崩地裂。

    咚咚!

    一圈圈可怕至极的能量涟漪,疯狂的席卷开来,这方圆数十万丈内的空间,几乎是在顷刻间蹦碎,下方大沙漠,数以万丈的沙浪层层的扩散而开,整座死玄大沙漠,都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挪移了位置。

    联盟大军也是被搞得狼狈不堪,无数强者被震飞而去,原本的战阵也是在此时荡然无存,不过此时也无人再理会于此,力量强到那魔皇之像的程度,已经不是数量什么的可以弥补。

    天空上,应欢欢,林动他们同样是被这股狂暴无比的能量涟漪震得急退了数百丈,一些实力晋入轮回境的巅峰强者,也是忍不住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一幕,委实有些壮观。

    然而此时他们倒是顾不得这些,目光紧紧的望向那大沙漠的中垩央地带,那里狂暴的能量令得空间扭曲,谁也看不清楚其中景况。

    那种扭曲的空间,足足持续了十来分钟,方才在那漫天弥漫的黄沙中逐渐的褪去,而无数人的视线,也是在此时立即的投射了过去。

    空间逐渐的恢复,一道庞大得看不见尽头的魔影,缓缓的出现,再然后,变得清晰。

    魔皇之像矗立在天地间,犹如从那异域而来的毁灭者。

    “怎么会没事?!”

    而当视线清晰时这天地间猛的爆发出无数惊骇的声音,那些联军中的强者惊恐的望着那近乎毫发无损的魔皇之像,面色都是煞白了起来。

    那凝聚了他们所有人最强力量的攻击,竟然没有对这魔皇之像造成半点伤害?

    “怎么可能?!”小炎也是惊呼出声,那魔皇之像虽然恐怖但断然也不可能无视他们的攻击吧?

    林动双目微眯,紧紧的盯着那魔皇之像,旋即微微摇头:“那些攻击,的确被它强行吸收了,但这却并不代表没有对它造成伤害。”

    咔嚓。

    就在林动声音刚刚落下时,突然有着一道细微的声音在这天地间响起,然后众人便是见到那魔皇之像庞大的身躯上,竟然是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咔嚓咔嚓。

    这道裂纹一出现,就犹如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无数道裂纹自魔皇之像身躯上浮现,最后遍布了它将近半个身躯。

    嗤。

    狂暴得近乎毁灭般的光线,自那些裂纹之中射垩出来,众人都是能够感觉到,此时那魔皇之像身躯之中所汇聚的可怕能量。

    不过那种能量,显然这魔皇之像已是无法承受。

    “赢了?!”

    联军无数强者怔怔的望着这一幕眼神还略微有点茫然,这种情况,他们应该已经算是赢了吧?那魔皇之像此时就犹如一个炸垩弹,再也无法展开攻势了。

    林动微微皱眉的望着这一幕,这魔皇之像似乎是故意强行将那些来自他们所有的攻击吸收进体,这样的话反而是导致它体垩内能量澎湃到某种恐怖的地步,这样一来,即便是那天王殿都是无法再操控,这种行为,显然是有些自寻死路。

    不过,这天王殿,真是这么蠢吗?

    “他是想要与我们同归于尽?”绫清竹来到林动身旁,轻声道,那种程度的能量一旦爆炸开来恐怕半个西玄域都将被毁灭,而他们这里,能够逃脱的人,或许也是寥寥无几。

    林动闻言,目光微闪,心中也是凝重了一些,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这里可真是会死伤惨重了。

    “林动,你我随时准备运转空间之力。”空间之主目光看过来,沉声说道,他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茬,眼下众人想要逃跑已是来不及,唯有他二人掌控着空间之力,能够在瞬间护住一些人脱身。

    不过…那也是颇为的有限,毕竟即便是他二人联手,也不可能将这里所有人瞬间移动到西玄域之外去,那样的话,依旧会出现极重的损失,但现在的话,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了。

    林动点了点头,心中一声轻叹,他也是只能尽力而为了。

    应欢欢站在最前方的位置,她晶莹美目盯着那布满着裂纹,犹如世间最恐怖的毁灭炸垩弹一般的魔皇之像,弯月般的柳眉微微蹙了蹙,一抹不安,涌上心头。

    “天王殿,这便是你最后的手段吗?我先前便是说过,只要能够把你们清除在这世间,还这天地一个清平,即便我们付出再大的代价,那也是值得。”

    “你如此这般,终归还是输了。”

    “呵呵…”

    在应欢欢声音落下间,那魔皇之像中,也是发出了一道低沉的笑声,那笑声中,有着一点疯狂,也有着一些期盼已久的狂热。

    在魔像眉心位置,光芒闪烁,只见得那天王殿的身体缓缓的融出,他探出半个身子,披头散发的望着应欢欢等人,脸庞上的笑容,甚是诡异:“冰主,你真的认为,你们已经赢了吗?”

    “那你还能如何?现在的你,恐怕再下,就会自爆吧?”应欢欢淡淡的道。

    “呵呵,是啊,我的确不能如何了。”

    天王殿笑着:“因为当年符祖封印了位面裂缝的缘故,我们这些逗留在这片天地中的异魔,则是犹如囚徒一般被锁在这里,我从一开始就很明白,长久以往下去,我们终归是输掉,毕竟,这里是你们的主战场。”

    “所以,想要逆转这种局面,只有一种办法。”

    应欢欢,林动等人眼瞳都是微微一缩心中的不安,愈发的浓郁。

    “那就是…”

    天王殿脸庞上的神色在此时狂热到了极限,他扬起头,目光仿佛是穿透了苍穹:“破坏那位面裂缝封印,让吾族真正的进入这天地!”

    “位面裂缝乃是师傅燃烧轮回所化,莫说是你,即便是异魔皇都无法破坏,你想将其破坏,真是痴人说梦。”生死之主冷笑道。

    “说得没错,光靠我们想要撼动位面封印的确不可能,所以…我才要借助你们的力量啊。

    ”天王殿桀桀怪笑他指了指这布满着裂纹的魔皇之像,其中那种毁灭性的力量,让人头皮发麻。

    “如今这魔皇之像中不仅凝聚了我们魔狱所有人的力量,而且还有着你们所有人的力量…”

    “我想,这应该足够了。”

    天王殿的笑声陡然间变得大声与疯狂起来:“哈哈,这一切,都还要感谢你们呢,如果不是你们这般计划,也是无从施展!”

    无数人的面色,都是在此时变得煞白起来,他们终于是明白,原来这天王殿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和他们决战,他们一直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态试图借助他们的力量,将那位面封印所撼动!

    而一旦封印被破,那异魔族便将会真正的倾巢而来,那时候,远古那场天地大战,将会再度的降临,那时候,他们有着符祖力挽狂澜,然而现在没有了符祖,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从异魔的进攻中,将这天地守护下来。

    想到那一幕,就算是以林动,生死之主他们的心性,眼中都是掠过了一抹骇然之色。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观赏这数千载岁月中,最为壮观的一幕吧!”

    天王殿疯狂大笑,所有人都是能够看见,那魔像庞大身躯之上的光线,愈发的狂暴,显然那魔像也是无法再承受。

    应欢欢见状,玉手猛的紧握起来,惊人寒气自其体垩内弥漫而开,旋即她娇躯猛的暴掠而出,她那晶莹的双目,竟是在此时涌上了一些赤红之意,而后,血雾陡然自其体垩内喷射而出,最后弥漫了天地。

    “冰之大世界!”

    弥漫着血雾的寒气,飞快的涌出,最后将那魔像包裹,只听得咔嚓声响彻,一道十数万丈庞大的血红寒冰囚牢,凭空的凝结而出,将那魔像尽数的覆盖。

    囚牢成形,一道道古老的符文也是浮现出来,将那种封印之力,开启到极致,此时只要将这魔像困住,那种毁灭性的力量就将会爆发,即便是以毁灭西玄域为代价,但那比起位面封印被撼动的结果,却是会好上无数倍。

    “哈哈,现在你还想阻拦我吗?冰主,你真是太天真了!”

    然而面对着应欢欢这般最后的阻拦,那天王殿疯狂的笑声,却是穿透出来,而后冰牢震动,无数道魔拳轰出来,直接是生生的将其轰成漫天冰屑。

    噗嗤。

    应欢欢俏脸微白,一口鲜血喷出,娇躯踉跄的退后了数十步,柔软的娇躯在此时显得极为的纤弱。

    “哈哈。”

    天王殿大笑着,而后他手印一变,众人便是感觉到一股毁灭般的力量喷薄而来,那魔像之上,裂纹愈发的明显,最后终是在那无数道骇然的目光中,彻彻底底的爆发开来。

    轰!

    那一幕,仿佛万轮烈日同时绽放,强烈的光芒波及整个西玄域,甚至其他三大玄域,都是能够看见,那从西玄域中升腾而起的强烈光芒。

    “咻!”

    不过出奇的是,那般毁灭力量,并没有在西玄域释放,而是直接化为一道庞大得看不见尽头的光柱,冲上云霄,穿透苍穹,直奔那遥远的位面封印所在的位置而去。

    “哈哈,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最后一件事…吾皇已经脱离了符祖的封印,只要这位面封印一破,吾皇,就将会再度降临这片世间!”

    “到时候,这片世界生灵,将尽为吾族之奴!”

    “哈哈哈哈哈!”

    毁灭光柱,穿过苍穹,然而那天王殿最后的疯狂笑声,却几乎是轰隆隆的响彻了四玄域,乱魔海以及妖域…

    无数人呆呆的抬头,望着那远去的毁灭光柱,一种绝望,蔓延上心

    那曾经的异魔皇,又将要再现了吗?

    在那远古时期,尚还有着符祖与其争锋,可如今,没有了符祖,这片天地,如何能够抵挡那般恐怖的存在?!(未完待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