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说一次
    MP 对干紫月那并没有留多少情而的淡淡话语,林动倒没做什么拂袖而去的娇作之事,在上一次参加丹仙池之争时,那复芷蓝也大抵是这个态度,只不过,比起夏芷蓝来,面前这位紫月,似乎还要更加的不近人情。

    复芷蓝与她比起来,都能够算做是楚为温和的了。

    岩大师也是干咳了一声,苦笑道:“你这丫头,还是这幅xìng子,你放心,林动的精神力可不亚于你。”

    闻言,紫月美眸顿时一闪,身形未动,一道强横的精神冲击波直接是快若闪电般的掠出,狠狠的射向身旁的林动。

    自从她走进房间后,林动便是未曾说话,而就在那股精神波射来时,他的眉头方才微微一皱,心神一动,便是有着一股不逊色于对方的精神力从泥丸宫中涌出,然后对着那道精神波阻拦而去。

    “咻!”

    对于林动的防御,那紫月也是有所察觉,美眸一闪,那股精神波竟是诡异的分散成十数股,直接是避开了林动的阻拦,再度冲向后者。

    这紫月对精神力的cào控,有些出乎林动的意料,能够被岩大师看重的人,果然是有些本事。

    对于那道直奔自己而来的精神波,林动并没有再阻拦,袖袍一挥,那股被紫月避开的精神力,竟是没有丝亳回援的打算,而是直接凝聚成一狠精神长针,狠狠的对着那紫月额间刺了过去。

    两股精神力,各自本向两人要害,虽说看似平静,但若是被击中的话,恐怕两人都是会有着损伤。

    精神长针,在紫月美丽的瞳rǔ中急速的放大,她面若寒霜的盯着盘坐在地上动也不动的林动,这才一声冷哼,将那股攻向精神波凭空散去,又是一股精神力从其泥丸宫内涌出,与那精神长针轰在了一起。

    “咔嚓!”

    轰击的霎那,精神长针寸寸崩裂,不过却并没有如同紫月所料一般消散而去,反而是化为众多尖锐碎片,快若闪电般的射向紫月。

    “哼!”

    紫月显然也是未曾料到林动对于精神力的控制竟走到了这一步,当下再度冷哼出声,yù手一挥,精神力便是在面靠急速凝聚,眨眼间,便是化为一层无形的精神盾牌。

    “铛铛铛!”

    精神碎片撞击在精神盾牌上……在其上面带出一道道涟漪波动,不过却并没有取到什么实质xìng的效果。

    “防御型的精神秘技……”

    望着紫月面前的精神盾牌,林动眼中划过一抹讶异,旋转暗自低叹,孤家寡人的修炼果然是没人来……

    挡下了林动的反击,那紫月面前的精神盾牌也是消散而去,美眸冰冷的看了林动一眼,终于是首次对他出声:“有些本事。”

    虽说只是初步jiāo手,但紫月却是能够感受得出林动的确是有些能力,所以那声音中,冰冷倒是稍稍淡了一点,实力,总归是能够最迅速获得认可的东西,虽说对于她的认可,林动也并不在乎。

    “呵呵,不打不相识……”这个时候,那一直当看客的岩大师,也是笑眯眯的开口。

    林动白了他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道:“塔斗是什么时候异始?”

    “两天后。”

    岩大师笑道:“不过如今这里已是有着一些其他城市的符师赶来,你对符师会尚还不了解,正好可以让紫月带你四处看看。”

    林动一愕,有心想要柜绝,但一旁的紫月已是淡淡点头:“是,老师。”

    不过在说出这话后,她却是没有动身的迹象,林动看了看她,也不多说,先行起身,带着xiǎo炎出了竹屋。

    望着出门的一人一虎,紫月yù手符过额萧的一缕青丝,柳眉微蹙,这才道:“老师信不过我么。”

    “唉,你这丫头,又胡思luàn想做什么,以你的实力,此次取胜,有着不xiǎo的把握,而老师这么做,不过是想多一分保险而已,毕竟我炎城符师会已输了两次,这一次若是再输,符师塔就得被搬到天火城时,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岩大师无奈的道。

    “若是我不行的话,那此人也是无用。”紫月沉默了一下,道,在先前的jiāo手中,她感觉对方也就跟她半斤八两,若是连她都失败了,那林动也该是差不多的结局。

    “难说……”

    然而,岩大师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认真的道:“你要知道,在一年之前,林动可是连精神力为何物都不知道,然而短短一年,他却是能够达到与你特平的地步,这等精神天赋,极强。”

    “或许他有奇遇。”紫月轻声道,但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很可怕。

    “或许吧,不过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岩大师微微点头,旋即沉声道:“而且,就算你的精神力不弱于他,可若真是jiāo手的话,你失败的可能会更大,因为林动的手段,比你狠,这不仅仅是对敌人,对自己也是……”

    “先前的jiāo手,他明明能够收手防御,但却是依然选择行险攻击,伊然一副拼命三郎的打法,这一点,你不如他,所以最后你收手防御了。”

    “不要xiǎo看林动,虽然他年龄尚还不过二十,但连古影甚至魏通这等狡诈似狐的家伙,最终都是栽到了他的手中,这个xiǎo家伙,日后成长起来,可是有些了不得。”岩大师语重心长的道。

    紫月默然,但却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听进去。

    “呵呵,你也不用多想了,先带林动四处看看吧,另外这两日也多准备准备,此次塔斗,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输给天火城了!”

    “嗯!”

    紫月点了点头,然后行了一礼这才多袅退出竹屋。

    “走吧。”

    紫月走出房门,望着那门前的林动,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便是在前带路,而后者也是苦着一张脸,他本来是想说有事先走一步的,不过似乎紫月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既来之则安之林动跟在紫月身后,走在这看似普通,但却在炎城有着极重份量的辽阔大院中,而在沿途他也是见到了不少符师,这些人对于他跟在紫月身后,倒是投去了不少诧异的目光。

    一路走过,看得出来,紫月在这里颇有咸信,一些符师见到她,也是唯唯诺诺,这倒是让得林动有些诧异这冰山女人虽然实力还可以,但其他人也不用怕到这般模样吧?

    两人走走停停,沿途基本没什么jiāo流,那紫月也没有身为半点向导的觉悟,而对此,林动也深感无奈,摊上这种女人,还真是头疼。

    走了约莫十数分钟,两人也算走到了大院深处此时的林动,突然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一座灰塔,眼神微微一凝,从那塔中,他感觉到一种极为恐怖的精神力,这种精神力就算是看大师都是远远不及。

    “那便是符师塔,由众多先辈毕生精神力所凝,我炎城符师心中的圣地。”

    在林动为那塔内的恐怖精神力而震械时那紫月终于是开口说话。

    林动点了点头,这符师塔的确有些奇异之处,难怪岩大师看得如此之重。

    在说了一句话后,紫月又是迈开步伐,前行数分钟后,脚步突煞停了下来,美眸望着出现在萧方的一片广场,此刻的这片广场上,有着不少人,而让得林动惊讶的是,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符师。

    紫月走上广场一旁的xiǎo走廊上,居高临下的盯着场中,纤细的柳眉,却是微微一簇。

    林动站在她身旁,看了一眼场中,此时的场内,正有着两人切磋比试,在他们周围,围拢着不少人在呐喊助威。

    林动目光也是扫了扫,然后眼中便是掠过一抹惊讶,因为他发现,场中那位身着白色衣衫的男子,竟然也是达到了二印符师的层次!而他的对手,却不过只是一位一印符师而已,这种切磋,显然是没有什么好看的。

    也的确不出林动所料,这比试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地方,短短数个回舍,那一印符师便是直接被击溃落败……时间,周围响起一阵叹息之声。

    “炎城符师会,果然是稀松平常,看来这符师塔,我天火城是要定了。”那白衣男子显然xìng格颇狂,不仅没什么谦虚表现,反而是大笑道。

    他的笑声,立刻便是引来一些怒目相视,不过他却是丝毫不理,朝前一跨,冷笑道:“不服气者,尽管上来便是,实话告诉你们,我在天火城符师会,徘名只是靠前而已,若是你们连我都胜不了,我看这塔斗,还是直接免了得好,省得自讨苦吃!”

    “三师兄说得不错!”

    白衣男子的话,也是引来一些似乎来自天火城的符师力挺,而听到这些话,那些炎城符师,则是面色铁青,不过毕竟他们与前者有着不月、的差距,而他们这边的高手,又并不在场……时间,倒是无人敢应口。

    “唔……这人都达到了二印符师,竟然在天火城还只是靠前,看来天火城果然是能人辈出啊。”走廊上,林动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感觉到一对清冷目光盯着他,当下轻咳了一声,似乎是感觉到有点不妙,直接是开口道:“紫月姑娘,家中有事,我先行告辞……”

    然而,对于他的话,紫月却是并不理,美眸盯着林动,那冷若寒霜的脸颊上,突然绽放开一抹令人目眩神mí的美丽笑容。

    “你身为炎城符师,有义务维护本城符师颜面,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就jiāo给你了。”

    语气虽然是询问,但在她话音刚刚落下时,林动便是感觉到一股精神力从身后涌来,然后直接是将其椎下了广场,而且还正好落在那白衣男子前面不远地……

    “好,有胆识!”

    “不说是我炎城符师!”

    林动的空降,先是让得炎城那些符师一愕,紧接着,便是撂发出阵阵喝彩之声,虽然不知道林动有没那本事,这胆识就足以让人赞赏。

    听到周围那些喝彩声,林动却是翻了翻白眼。

    “嘿,炎城倒还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过也好,我今日可还没过瘾呢!”那白衣男子也是怔了一下,旋即便是例嘴大笑道。

    “抱歉,走错地方了……”

    然而,对于他的话,林动却是耸了耸肩,说了一句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的话来,而在话落后,他就yù转身离去,虽说并不怕什么,但他有些不爽紫月那种擅自的举动。

    楼阁上,紫月也是被林动的举动搞得一呆,旋即柳眉便是气得倒竖了起来。

    “没种的垃圾。”

    白衣男子撇了撇嘴,摇着头冷笑了一声。

    “呼……”

    刚刚转过身的林动,步伐顿了顿,然后仰着头,轻吐了一口气,再度转回头,脸庞上的笑容,分外灿烂。

    “能再说一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