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七百零九章 弹琴的少女
    第七百零九章 弹琴的少女

    第七百零九章

    场中的变化,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尘真以及那位洪崖洞灰衣长老的出手,也是令得场中众人一惊。

    尘真站于林动身前,面色有些不愉的望着那灰衣长老,这里毕竟是他们道宗的地方,后者这般作为,倒是有些反客为主的味道了。

    “尘真殿主,这只不过是比试切磋而已,你们道宗这弟子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那灰衣老者目光冰冷的看了林动一眼,而后道。

    “拳脚无眼,切磋之间,有所损伤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先前林动也给了霍真认输的机会,但他却依然暗手偷袭,这般行为,或许郑长老日后还得好好教导一下才是。”尘真淡声说道。

    闻言,那灰衣长老面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眼中有着一些怒火涌动,但不过好歹他也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洪崖洞虽然也算是超级宗派,但显然没办法与道宗相比,当即只能忍着满肚子的火气,一挥袖袍,后方连忙窜来几名洪崖洞的弟子,将那霍真搀扶下去。

    “道宗不愧是八大超级宗派之一,此次切磋,我洪崖洞自认不及,来年若是有机会,定会再度前来拜山。”

    切磋落败,那灰衣长老显然心情颇差,当下也没了继续留下来的想法,只能对着尘真拱拱手,说了一句场面话,然后便是转身带着那些洪崖洞的弟子灰溜溜的离去,那番模样与来时的骄狂,倒是截然不同。

    林动望着那些灰头土脸离去的洪崖洞人马,不由得耸耸肩,刚欲说话,那平台周围,却是爆发出阵阵欢呼之声。

    “又让你这小子逞了次威风。”

    尘真看着那些面色激动的道宗弟子,忍不住的转头对着林动笑道:“不过这次干得不错,洪崖洞的这些家伙,总是钻空子想要来捡些便宜,这次更是趁我们四殿那些优秀的弟子闭关时前来拜山,如果不是你出手的话,恐怕今日还真会让他们得逞。”

    “旁门手段,难有大用。”林动摇了摇头,一个宗派的名声,可不是靠这种手段打拼出来的。

    “话虽不假,但传出去对我道宗名声总归是有些不好。”尘真点了点头,目光在林动身上转了一圈,笑眯眯的道:“很快就要殿试了,笑笑,青叶,穆力他们都已是在加紧时间闭关,倒是你最为悠闲,你如今获得了大荒芜经,那殿试上你若取不到一个好成绩,我可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虚名而已,尘真师叔也在乎?”林动笑道。

    “废话,我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大荒芜经出世,我荒殿也有了翻身的机会,怎能轻易放过?”尘真笑骂道。

    “尽力而为吧,笑笑师姐他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林动道。

    “嗯。”

    尘真点点头,再度与林动说了几句,然后这才与悟道施施然的离去,看得出来,林动此次出手挫败洪崖洞,也是让得他们面上颇为有光,毕竟林动可是他们荒殿的弟子…

    而随着尘真二人的离去,周围的那些道宗弟子顿时如同潮水般的涌了上来,那火热的目光,倒是令得林动有些毛骨悚然。

    “喂,谢啦。”

    人群中,一只纤细玉手拍了拍林动肩膀,后者偏头,然后便是见到那已经再度将披散下来的青丝束成乌黑马尾的少女。

    应欢欢笑吟吟的盯着林动,大眼睛中倒的确是有着许些感谢的味道,此次如果林动不出面的话,或许她就将会面对霍真,而从先前后者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就算是她全力出手,胜负也仅仅只是在五五之分间,以她的性格,到时候若是失手输了,损了道宗的名声,不知道她会有多难受

    “我也是道宗弟子。”林动轻笑道。

    应欢欢大眼睛瞟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对这答案感到略有些不太满意,踌躇了一下,旋即道:“看在你这次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友情提醒你,如今青叶与穆力都是在冲击九元涅槃境,若是他们成功的话,此次殿试,你想要让荒殿排名提升,恐怕难度又将会上涨了。”

    林动怔了一下,旋即笑着点了点头,青叶与穆力是地殿与洪殿最强的弟子,他们有资格冲击九元涅槃境,倒并不奇怪。

    应欢欢在提醒了林动一句后,便是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甩着马尾转身而去,少女靓丽的倩影,引动着周围不少道宗弟子的视线。

    林动望着应欢欢那洒脱的倩影,也是一笑,对着周围的道宗弟子抱了抱拳,然后便是与莫凌一起离去。

    而在接下来的几日之内,林动力挫洪崖洞霍真的事,也是在道宗之内迅速的传开,这倒又是引起一些不小的骚动,不过几乎所有的道宗弟子都是感到相当解气,毕竟那洪崖洞的弟子在来时,表现得颇为骄狂,令得人看着就心生恼怒。

    而在这种情况下,林动最后出手,力挽狂澜,挫败了洪崖洞的念想,这无疑是让得很多道宗弟子都是连声赞叹,一些拥崇的呼声,在四殿弟子中出现,不知不觉间,林动在这道宗弟子之内的声望,也是逐渐的上涨,甚至隐隐间,有着媲美应笑笑,青叶,穆力他们这种资历颇老的顶尖弟子的趋向。

    到得现在,恐怕再不会有人认为林动什么资历声望不够,也再不会有人将他当成一个刚刚加入道宗不到一年的新入弟子。

    林动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也是一步步的在这天才云集的道宗之内,彻底的站稳了脚跟…

    …

    经历了当日的拜山之事后,林动的日子再度归于平淡,而在他这般平淡下,那殿试的日子,也是愈发的接近,而整个道宗之内的气氛,也是越来越火暴,所有的弟子,都是在摩拳擦掌的等待着那一年一度最为盛大的活动…

    道宗一处山岳,一道年轻身影盘坐在一块自山缘处凸出来的青石上,在其下方远处,是一道巨型平台,平台之上,有着不少的道宗弟子汇聚在这里修炼,切磋,气氛倒是颇为的热闹。

    林动静静的望着平台,眼神略有些恍惚,来到道宗,似乎也快要一年时间,倒也不知道家里怎样了,想来他所做的那些,应该能够保证父亲他们安稳的在大炎王朝生活着吧…

    “青檀…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样了…”

    思绪转动着,一张有着清美瓜子脸蛋的可爱少女,自其脑海中浮现出来,而后也是令得林动唇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抹极端柔和的弧度。

    “笑成这样,想什么呢?”

    而就在林动沉侵在回忆之中时,一道悦耳的娇笑声突然响起,同时也是令得他那有所波动的眼神回复过来,目光一转,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一旁,身着浅色衣衫,看上去亭亭玉立的应欢欢。

    此时的应欢欢微偏着头,将林动给看着,阳光透过上方的树林枝叶扑打下来,令得少女本就明媚的大眼睛,更是染上了一圈柔和光弧,极为的漂亮。

    “在想我们那赌约的事。”林动伸了一个懒腰,戏谑的道。

    原本还想取笑林动的应欢欢,一听得这话,大眼睛顿时转了起来,步伐都是悄悄的后移了一步。

    “看来有人果然是打算装傻赖账了。”林动微微一笑,道。

    应欢欢脸颊一红,旋即银牙一咬,道:“谁想赖账了,本姑娘今天就给你把账给了清了,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望着那一脸豁出去表情的应欢欢,林动想笑,但又忍了下来,闲来无事,他的目光,则是开始缓缓的在应欢欢那已是玲珑有致的娇躯上面扫了扫去。

    而在林动这般肆无忌惮的扫视下,应欢欢那俏美的脸颊,也是逐渐的变得通红起来,那是因为羞恼所致。

    不过这古灵精怪的少女显然也并不是等闲之辈,她的脸颊在红了一下后,那大眼睛突然如同猫一般的微眯了一下,旋即她伸出玉手,一枚暗金色的符玉闪现出来,纤细玉指把玩着那符玉,然后应欢欢冲着林动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这东西能把我这里听到的话,传到我爹爹那里去,所以你说话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哦。”

    林动神情一滞,然后恨恨的道:“算你狠。”

    虽说林动很少怕什么,但对于那位道宗的掌教,如今东玄域之上的顶尖强者之一,却依旧是保持着一些尊敬与敬畏,所以就算是以他的性子,都做不出这种变相当着应玄子的面,调戏人女儿的胆大之事。

    应欢欢望着缩回去的林动,这才得意洋洋的扬了扬手中的符玉,然后将其收了起来。

    林动无奈的转过头,将目光投向那下方的平台,但旋即他便是嗅到一股香风,转过头来,只见得应欢欢在他身旁坐了下来,玉手轻扬,那碧绿如翡翠般的古筝,便是闪现了出来。

    “喏,免得你说我不认账,那我给你弹一首曲子吧,在这道宗内,除了爹爹和姐姐,可没人能有着待遇哦。”少女偏头,盯着林动,而后微笑道。

    林动怔了一下,刚欲说话,少女那犹如羊脂玉般完美无瑕的纤细素手,已是轻落至琴弦之上,而后,轻柔之音,犹如天籁,轻缓传来。

    应欢欢所修炼的诸多手段,都是音波形式,因此她在弹琴上面的造诣,显然是炉火纯青,而且在其琴音间,有着奇异的波动伴随,那种琴音,仿佛能够一丝丝的侵入心神,沉淀至那心灵最深处。

    林动的双目,在悠扬琴音传来间,也是不由自主的缓缓闭上,原本时刻都是有所绷紧的身体,竟是在此刻彻彻底底的放松下来,此时的他,浑身防御,或许会是他修炼这么多年,最为脆弱的时候…

    应欢欢偶尔侧头,望着那沉睡得失去所有防御的青年,优美的眼瞳中,掠过一抹柔意,在那山体裂缝中,她知道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如何谨慎的对待这个世界,而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沉睡放松得犹如一个孩子。

    这种感觉,挺好的…

    少女微微一笑。

    当林动猛然从那毫无防御的沉睡中苏醒过来时,一旁的应欢欢能够感觉到,前者的身体,仿佛是在那一霎那再度紧绷,所有的防御与谨慎,也是悄然回归。

    林动伸了个懒腰,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从体内散发出来,这种感觉,似乎好多年都未曾再有过过。

    “谢了。”

    林动转过头,望着那将碧绿古筝轻放于腿上的少女,她此时巧笑焉熙,笑容清澈明媚,仿佛能够净化人心。

    苍山,青石,少女,古筝。

    林动眼光微垂,将这美好的一幕收入心中,他知道,或许很久以后,他会忘记很多东西,但至少,不管怎样,眼前这一幕,会被他所铭记着。

    “我的曲子虽然有**效果,不过你若是有心要防御的话,对你是一点作用都没的。”应欢欢笑道。

    声音落下,她也是抱着古筝盈盈站起身来,轻伸了一个懒腰,将那柔软的弧线尽数展现出来,刚欲说话,突然见到下方的平台上传出了一阵骚动,当即浅眉微蹙,视线顺着那骚动的源头望去,再接着,林动便是见到少女的脸颊,突然变得极端凝重了起来,隐隐间,竟还有着一点不安。

    林动也是因为应欢欢这般表情变化愣了一下,然后目光也是转下,望向那骚动的源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