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武动乾坤 > 第八百二十五章 退宗
    第八百二十五章 退宗

    第八百二十五章

    应欢欢望着面前青年那染着血迹的脸庞,此时的后者,冲着她露出一个有些无奈但却决绝般的笑容。

    “你会死的。”应欢欢眼眶很快的便是通红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哽咽的道。

    “小貂全因救我方才暴露身份,若是我袖手旁观,那倒也是太过冷血,那样的林动,是你们喜欢看的么?”林动微笑道。

    “...我不懂男人间的那些义气,如果你执意要出手,我就让爹爹打晕你带回去。”

    少女的声音,略有些哭腔与娇蛮,不过到得最后,她也是把话给停顿了下来,想来也是明白,这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最终,少女红着眼,带着哀求的将林动给盯着。

    “我只想要你活着。”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得林动轻叹了一口气,旋即略有些歉意的摇了摇头,接着,他便是轻轻的将怀中少女放下,抬头望向天空上的天元子等人,笑道:“虽然知道我现在的力量对你们而言无疑是蝼蚁,不过,要杀我兄弟,还是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林动!”尘真等人闻言,顿时急声道。

    应笑笑,王阎等弟子,则是咬着嘴唇,对于林动这般选择,他们似乎丝毫都不意外,只是那紧握的拳头,却是暴露了他们心中的波动。

    “林动,异魔域的事,我元门看在道宗的面上,可以不再追究你,此事,我们的确不站理,但天妖貂族与我元门有着血海深仇,我们要对他出手,名正言顺,若是你再胡来,恐怕就是道宗,也保不了你!”天元子那黑白双目,望着林动,淡淡的笑道。

    “何必说这种虚伪话语,你明知道我与他关系不浅,断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你早便是料到这一幕的,这样一来,道宗也是没了占理的地方。”林动嘲讽道。

    天元子不置可否的一笑,旋即视线看向了应玄子,道:“应掌教,接下来便是我元门与天妖貂族之间的事了,若是再有人插手,我将不会再留情。”

    “到时候若是你也要不顾大局的强行出手,那我元门,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应玄子的面色,在此刻略微的有些阴沉,其身旁的那名蓝袍老者,眉头也是紧皱着,显然是没想到这天元子如此狡诈,一番话语下来,便是转移问题中心,并且还将他们所占的理,尽数消除而去。

    眼下这幕,林动与那天妖貂关系匪浅,必定是不可能坐视不管,但他若是出手,也必定会被天元子他们斩杀于此,而到时候,他们道宗,依旧是当着无数人的面,被元门斩杀了一个最为优秀的弟子。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结局,根本就没有改变!

    唰!

    远处,黑色巨虎也是再度暴掠而来,然后浑身弥漫着滔天凶煞的出现在林动身旁,血红虎目,死死的盯着元门人马,看这模样,显然也是没打算暂退。

    “林动,你如今可是道宗弟子,一言一举,都并非是你一人之事,可莫要因为一己私念,连累了整个宗派。”天元子似笑非笑的望着这一幕,道。

    林动拳头微握,眼神阴沉,心中有着滔天杀意在涌动着。

    “爹爹,帮帮他。”

    应欢欢望着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林动,眼眶更红,但无能无力的她只能转头,哀求的看向应玄子。

    应玄子望着少女那哀求的目光,手掌紧紧的握着,眼中也是有些无奈的痛苦之色掠过,他并不是不想出手,但他的一举一动,却是牵扯到整个道宗数十万的弟子,先前之事,他们站理,所以他可以出面,可现在,事情却是被转移到了天妖貂的身上,他们已经再没有理由插手...

    “唉。”

    一旁的蓝袍老者也是暗叹了一声,想来也是知道应玄子心中的痛苦,一宗掌教,有时候所要承受的,远远的超出了常人所预料,当年周通之事,最为心痛的,莫过于身为他师父的应玄子,但最终,为了大局,他却是只能忍耐着心中的愤怒与杀意,强行的压制下宗内的出战声,即便这样,会引来一些弟子对他的不满与非议。

    “你这是何苦...”

    林动望着眼前这个红着眼眶的应欢欢,心头微微抽搐了一下,少女有着她的骄傲,但此时,这些骄傲,仿佛都是尽数消失了一般。

    一声轻叹,林动伸出双臂,在少女那略有些吃惊的目光中,将其搂进怀中。

    “对不起...你能够任性,但我却是不能,有些事,我无法避免,所以...让我独自面对就好,道宗那么多师兄弟,也不能因为我的私事而牵扯进来。”

    “我答应你,不会轻易死掉的...”

    听得耳边的轻声,应欢欢大眼睛中顿时有着不安的色彩涌现,再接着,她便是感觉到林动的手掌落到了她的后颈,一阵疼痛迅速的蔓延开来,而后眼前视线,也是开始黑暗。

    林动抱着怀中的昏迷过去的少女,有点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旋即眼神略有些晦涩,他再一次的感觉到力量在这天地之间的重要性,他现在的实力,在这东玄域年轻一辈之中或许算是顶尖,但与人元子这些真正的强者相比,却依旧是犹如蝼蚁。

    他们的随意一句话,便是能够将自己逼到最为狼狈的地步。

    “真是孱弱的力量啊...”林动手掌紧握,自嘲的一笑,但那漆黑双目深处,却是有着许些火焰升腾着。

    此时的应笑笑也是从不远处掠来,目光复杂的来到了林动身旁,后者冲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将怀中的少女轻轻的送了过去。

    “照顾好她。”林动轻声道。

    应笑笑默默的点头,她并没有再说任何劝说的话语,因为她也知道那是毫无作用。

    “我会让爹爹救下你。”应笑笑低声道。

    林动微微摇头,他理解应玄子,后者所要承担的,远非他们可以想象,他需要随时为道宗几十万弟子以及那附庸的无数王朝着想,而这些,显然不可能会因为一人的私念而有所动摇,即便他心中的痛苦再大...

    “今日之事,全是我一人之为,与道宗并无关系。”林动转过身来,抬起头,盯着人元子等人,道。

    “到底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你身为道宗弟子,所作所为都与道宗有着不可清除的关系...”

    人元子淡笑道:“小子,还是少做这些逞强的事吧...”

    林动眼神森冷,旋即他转身,在那无数道目光中,冲着应玄子凌空跪伏而下,然后行了一个弟子大礼。

    “多谢掌教,殿主一年教诲之恩,至今日起,我林动自愿脱离道宗,所行之事,与道宗再分半分瓜葛!”

    林动低沉的声音,在天空之上回荡开来,却是令得整个城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有些震动的望着这一幕,旋即体内血液微微的有些沸腾。

    应笑笑,王阎以及众多道宗弟子,也是呆呆的望着那跪伏下来的林动,旋即一股巨大的酸意冲进心头。

    应玄子双掌紧握,他望着那在天空上对着他恭恭敬敬的跪伏下来的青年,身体也细微的颤抖着,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早在那百年之前,那个叫做周通的家伙单枪匹马杀上元门时,也是在那元门之外的天空,遥遥的对着道宗方向,凌空跪拜,以谢师恩...

    一点点的猩红,从应玄子眼睛深处涌了出来,然而就在他刚欲一步踏出时,一只苍老的手掌却是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他转过头,见到那蓝袍老者面色肃穆的对着他微微摇头...

    “林动,你在干什么?你是我荒殿弟子,未经我的允许,你敢退宗?”尘真的面庞,在此刻变得隐隐的有些扭曲着,他似是想要冲出去,但却被一旁的齐雷一把抓住。

    “尘真师叔,请帮我向悟道师叔说声抱歉,他的知遇之恩,林动或许还无法相报。”

    林动冲着尘真也是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霍然站起身来,再没有任何的废话,那双眼之中,猩红也是闪电般的涌出来。

    “动手!”

    低沉冷冽的声音,猛然从其嘴中传出,下一霎,他与小炎,身形便是化为两道光影,直接是对着那束缚着小貂的黑白光幕暴射而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