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神纹道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幽月第七杀
    小雷鸟印是吕氏宗族九大镇族神通之一,虽然品阶仅仅是玄阶高级层次,但组成小雷鸟印的神纹全都是特殊神纹!

    特殊神纹组成的神通,比普通神纹组成的神通要强悍得多,小雷鸟印的威能远远超过了禁术层次的玄阶高级神通,甚至堪比地阶低级神通了!

    吕千幻显然没准备与叶维纠缠,吕千影的死,再加上叶维展现出的近乎妖孽的天赋,令吕千影心中的杀意愤怒攀升到了顶点,出手便是真正的杀招!

    吕千幻凭借这门神通,击杀过三位二星归元境强者,击败过一位三星归元境强者,可见这门神通的强悍,他施展出这门神通,显然不想给叶维任何机会了,他要一击绝杀,彻底解决了叶维。

    “杀!”吕千幻低沉的喝声犹如催命的号角,话音一落,头顶上空那头有着银色羽翼的雷鸟蛮兽虚影巨大的羽翼猛然煽动,一道蕴含着恐怖力量的飓风呼啸涌出。

    在这道飓风之下,无相剑气组成的剑气星河,生生被吹散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压力顷刻间笼罩了叶维。

    咔嚓!咔嚓!咔嚓!

    叶维抬头看着那遮天蔽日般的巨大雷鸟虚影,在那浩瀚的威压之下,浑身骨骼都发出了让人牙齿发酸的吱吱的声响。

    “这就是三星归元境强者的真正实力吗!”恐怖的压力似要把叶维碾碎,鲜血不受控制地顺着嘴角溢出,叶维的脸色变得苍白,但眼眸中涌动的战意却越来越炙热。

    “负隅顽抗,不自量力!”吕千幻冷漠地扫了叶维一眼,森然冷笑,缓缓地伸出了手指,指尖遥遥指向叶维。

    轰隆隆!

    随着吕千幻的动作,那头数百丈大小的雷鸟眼睛突然睁大。好像活过来了的一般,仰天发出了一道清亮的啼叫。

    雷鸟的眼眸扫向叶维,双眼中骤然迸射出了万道雷光,雷光如暴雨般倾泻而下。狠狠地朝着叶维轰去,万道雷光似要把叶维撕裂了一般。

    在那浩瀚威压之下,叶维全身的骨骼像是马上要被碾碎了一般,在那剧烈的痛楚之下,叶维体内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血脉中那一滴帝血突然极速地流转了起来,随着帝血流转,叶维身上突然绽放出了一**难以形容的隐晦力量波动。

    嗖!

    在这股力量的支撑之下,叶维瞬间便摆脱了威压,目光坚定,不但没有躲避。竟然迎着那万道雷光冲向了天空。

    “怎么回事?这小子难道想找死?”看到这一幕,吕千幻眉头微微一皱,心中狐疑,他这一击,就算是三星归元境强者也要暂避锋芒。二星归元境强者更是十死无生,叶维竟然还敢傻不拉唧地冲向雷鸟,不是找死是什么?

    在对抗雷鸟的时候,叶维脑海中突然掠过了一道灵光,那一闪而过的灵光,让叶维看到了幽月七杀神通第七式的雏形,叶维是想借助雷鸟虚影的威压领悟幽月七杀第七式!

    幽月七杀神通第七式可是货真价实的地阶低级神通。而且是特殊神纹组成的地阶神通!其威能堪比普通的地阶中级神通!

    这些天,叶维在龙首宝地潜修的时候,他一直在参悟幽月七杀神通的第七式,虽然有了不少感悟,但距离参悟出幽月七杀神通第七式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灵光。

    叶维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道道神纹在身周流淌。绚烂夺目。

    “幽月七杀第一式——幽月护体!”

    “幽月七杀第二式——幽月三蛮拳!”

    “幽月七杀第三式——幽月青火掌!”

    “幽月七杀第四式——幽月凌空!”

    “幽月七杀第五式——幽月枯木印!”

    “幽月七杀第六式——幽月三元剑!”

    叶维迎着万道雷光,手指化作幻影,道道神纹浮现,刹那间便施展出了一式式幽月七杀神通,拳印、手印、剑印各种力量呼啸而出。这六门神通之间生出了某种难以形容的玄奥联系。

    “幽月七杀第七式——幽月显身!”叶维眼眸中各种神纹浮动,一字一句的低沉话语缓缓吐出。

    轰!

    当叶维口中吐出最后一个字之后,一头数百丈大小,犹如一座小山般的幽月蛮兽虚影凭空凝现。

    幽月蛮兽虚影栩栩如生,像是一头活着的蛮兽,浑身布满了坚硬的鳞片,那鳞片上隐隐间似有神纹在浮动,巨大的额头上顶着三根尖角,散发着恐怖的血煞气息。

    “嗷呜!”幽月蛮兽虚影泛着幽光的冰冷眸子朝着上方的雷鸟虚影看了一眼,血口张开,发出了一道愤怒的嘶吼,那高高在上的眼神似乎在说,小小的雷鸟蛮兽竟然也敢挑衅它的威严。

    幽月蛮兽带着镇压万古的气势,径直朝着雷鸟虚影冲去,所过之处,空间凝固,天空中倾泻而下的雷光诡异地定格在了半空!

    “吼!”幽月蛮兽一声低吼,头上那三根尖角上顿时迸射出了三道百丈长的青幽色光柱,远远望去那青幽光柱像是可以撕裂苍穹的巨剑。

    轰隆隆!

    在吕千幻震惊的目光下,三道青幽光柱狠狠落在了那巨大的雷鸟虚影上,天地在这一刻都猛烈颤抖起来,一**充斥着毁灭力量的元气风暴从天空之上轰然荡开。

    散发着可怕威压的雷鸟虚影竟然被生生撕裂开来,撕裂了雷鸟蛮兽,幽月蛮兽似乎还有些不过瘾,冰冷的眸子扫了一眼后方的吕千幻,庞大的身躯径直落下,挥起巨掌朝着吕千幻杀去。

    幽月蛮兽虚影的灵性比那雷鸟蛮兽虚影高出了数倍,简直像是一头活着的幽月蛮兽,幽月七杀神通是冰皇所创的神通,又岂是一般神通能比的?

    “这是什么神通!”吕千幻惊骇地看着那头巨大的幽月蛮兽虚空,眼眸中的冷酷杀意不受控制地被恐慌所取代,血煞之气笼罩,吕千幻的胸膛剧烈起伏,丹田空间内那枚金光闪闪的元丹都暴动起来,元气有了失控的迹象!

    “留你不得!”吕千幻深深吸了口气。压下体内暴动的元气,阴沉的脸上杀意弥漫,手印极速变幻,一股比刚才那门小雷鸟印神通还要恐怖的元气波动。突然间从吕千幻身上荡开。

    感应到威胁之后,吕千幻再也不敢有任何保留了,咬了咬牙,准备施展自己尚未完全掌握的巅峰层次的地阶低级神通!

    这门神通吕千幻还没有彻底掌握,冒然施展的话,要承受极为恐怖的反噬之力,但在幽月蛮兽虚影的威压之下,吕千幻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宁愿拼着重伤,也要击杀叶维!

    “惊雷破日神通!”吕千幻大喝了一声。须发飞扬,衣袍猎猎作响。

    万道粗壮无比的雷柱轰向了叶维的幽月蛮兽。

    轰!

    两个神通对撞,整个北山湾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元气不断在天空中湮灭,雷柱不断地消散。幽月蛮兽也是不断地消散。

    叶维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气血翻腾,幽月蛮兽渐渐有点抵挡不住,那狂暴的雷柱马上就要落到叶维的身上了。

    幽月七杀神通第七式幽月显身对元气和念力的消耗非常恐怖,叶维的元气、念力几乎都被抽空了,而且玄天星变神通第三变的增幅效果也快过去了,再纠缠下去。叶维再想脱身就难了。

    叶维明白,自己目前的实力比三星归元境强者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他的修为才仅仅是七星凝元境,凭借玄天星变第三变才能达到堪比归元二星而已,而且幽月七杀神通第七式也才刚刚领悟,无相剑气也还没有达到大成之境。在踏入归元境之前,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没必要现在就冒险与吕千幻拼杀!

    要是再战下去,恐怕必死无疑,先避之锋芒!

    在幽月蛮兽即将湮灭的时候。叶维的身影陡然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处狂奔而去。

    “小畜生,给我站住!”吕千幻看着叶维狂奔而去的身影,愤怒咆哮,“嘭”的一声巨响,幽月蛮兽炸裂之后,元气扫中了吕千幻,吕千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强行施展惊雷破日神通,令吕千幻也承受了不小的反噬之力。

    吕千幻不得不原地调息了一下,然后朝叶维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叶维眉心之中激射出一道星辰光影,化作了星辰分身,朝后方的吕千幻扑了上去,自己则是几个起掠,消失在了遥远的天际。

    嘭嘭嘭!

    吕千幻跟叶维的星辰分身激烈地交手。

    “这究竟是什么神通!”吕千幻心中骇然,这星辰分身比之叶维自身,亦是毫不逊色,那道道轰击而来的拳劲,令他都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力。

    过了许久,吕千幻才击溃了叶维的星辰分身,抬头看去,哪还有叶维的身影?叶维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遥远丛林里的一片空地上。

    叶维盘坐原地,不停地吐息恢复着元气。

    片刻之后,叶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跟吕千幻的这一战,叶维收获颇丰,领悟了幽月七杀第七式,同时感受到了那一滴帝血在体内产生了某些神奇的变化。

    思索了片刻,叶维拿出了神纹圣令,输入了一道念力,传音给易大师。

    “师傅。”叶维唤道。

    神纹圣令亮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易大师的声音。

    “小维,你现在在哪里?”易大师流露出了一丝担忧的语气,“你要小心吕氏宗族的人,千万不要被吕氏宗族的人抓到,否则他们可能会想办法对付你!”

    “我没事,我杀了吕氏宗族的吕千影,我担心吕千幻会找叶家的麻烦,师傅,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把叶家的族人们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叶维语带恳求地道。

    听到叶维的话,易大师讶然失声问道:“你杀了吕千影?那吕千影可是一个归元一星的强者,你是怎么做到的?”易大师语气一顿,继续说道,“看来你在修炼一途上又有了新的突破,叶家你就不用担心了,交给我吧。我已经跟神纹大师联盟取得了联系,并且邀请了一个归元境的朋友坐镇叶家,量那吕千幻也不敢拿叶家怎么样,吕氏宗族的人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听到易大师的话,叶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感激地道:“谢谢师傅!”

    易大师朗笑了一声,道:“叶家不会有事,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整个大周神朝也仅有寥寥几个神纹宗师而已,他身为十星神纹大师,在大周神朝内部还是有着非常深厚人脉的,就算是吕氏宗族,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知道叶家没事,叶维放心多了,跟易大师聊天结束之后,拿出了传送玉符,上次进入冰皇殿的时候,普元曾让他领悟幽月七杀神通就进冰皇殿。

    就在叶维准备催动传送玉符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

    “谁?”叶维冷喝了一声,目光凌厉地扫向旁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