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神谕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一家子的败家玩意儿
    越清古灰头土脸地回到昭月居,面对着早已备下的一桌子热饭菜,也没什么味口,整个人都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头耷脑,没精打采的。

    方觉浅和王轻候一见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在王后那里吃了瘪,怕是没讨着什么好结果。

    “先吃饭吧?”方觉浅帮着樱寺端菜布碗,也没急着问越歌说了什么。

    “吃不下,你们吃吧。”越清古摆手,抱着一壶酒躲到榕树下边儿,坐在地上蜷成了一团。方觉浅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这参天榕树的郁葱绿叶间,走过去拉着越清古站起来,笑声道:“其实你进宫之前,我就想过这个结果了,这件事对殷朝来说,的确是天大的机遇,王后如今一心一意为了殷朝好,

    不同意交换方案,也是可能的。”

    “我烦燥的不是这个,我烦燥的是……”越清古话到一半说不出口,只叹着气,又灌了一口酒。王轻侯在那边端端儿地坐着,像个太上皇一样只,等着别人把装好米饭的碗和洗干净的筷子递到他手里,慢腾腾地给越清古心头扎着刀:“他烦燥的呀,是他的一败涂地,费尽心思做了这么个局以为是帮你

    ,结果反倒成了害你,现在进退维谷,无路可走不说,怕是连越城,都要守不住。”

    “王轻侯就你长了嘴,就你会说话是吧,一到到晚叭叭叭的!”越清古本就心头憋火,王轻侯再这么一撩拨,更是火上眉头只差点着了。

    这个时候,端着一盅汤过来的樱寺,瞧着两人,清了清嗓子,咳了两声,又瞟了两眼。

    越清古想起樱寺前段时间骂他的话,这昭月居里头可不接客了,别把自个儿当客人可劲瞎折腾,樱寺才是这里的主人。

    于是越清古很是识趣地,怂了。

    方觉浅见樱寺这么轻松就制住了越清古,低头笑了笑,也没戳穿,只入席吃饭。

    一顿饭吃得倒是挺安生,除了越清古和王轻侯就着一盘糖醋排骨差点掀桌干架之外,也没什么别的风波了。“王后跟你说的这些,肯定是真的,但救不救殷安这件事儿,怕是她做不了主,今日让你进宫,是为了,映证明日的事情。”王轻侯饭后小酒喝得得美滋滋,“所以,放宽心吧,北境怎么着,我都不会让他落

    到殷朝手里的。”

    “你们早就料到歌儿不会去找殷王陈情原由?”

    “那不然呢?就王后那性子,你指着他救殷安,不如指着天上掉馅饼呢!”

    “王轻侯!”越清古又炸毛:“我警告你,你对歌儿用词客气点!”

    “这可为难我了,我对阿浅以外的女人,都挺不客气的,一旦我对她们客气,必是有所图谋。”

    “恶心!”

    “怀上了?几个月?桶在那儿,自个儿去吐。”

    方觉浅就这么眼看着王轻侯和越清古斗嘴,准确来说是王轻候把越清古气得半死,非常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王轻侯的?

    她摇着头喝了一口清茶,见着剑雪跑进来,问道:“外面的人都撤了?”

    “嗯,撤了。”剑雪说的是之前,越清古打王后那儿借来,监视王轻侯的人,虽然那是戏,但他们演得也太真了,进进出出的总是不方便。

    越清古今儿在王后那里这么一折腾,再加上“用王轻候换殷安”这件事情,在此种情况下的不合理性,越歌把人都撤回去了,也是正常。

    剑雪咬了一口点心,看着越清古和王轻侯斗嘴,一边看一边点头:“方姑娘,我觉着,越公子挺好的。”

    “哦?”

    “比王公子强。”

    “怎么说?”

    “王公子这嘴吧,太贱了,以后你们要是在一起,你们吵架你肯定吵不过他,吵不过就得打啊,打架呢,你容易失手把他打死,所以我觉得越公子好。”

    “你的意思是,越公子吵不过我,是吧?”

    “那当然,你比他聪明啊!”剑雪一本正经地:“王公子太聪明了,很容易欺负你的。”

    方觉浅听着笑得茶都喝不下去了:“你最近,是不是在张素忆小姐那儿,受了很多气啊?”

    剑雪就红了脸:“才……才没有!”

    “你们斗嘴,你说不过她,对吧?然后你又不舍得打她。”

    “我那叫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打女人!”

    “原是这样,那明日我就教张素忆武功,这样你动手,就有了合适的理由。”

    “别别别,方姑娘您可千万别,练武多累啊,她娇滴滴的姑娘家,哪能让她遭这个罪……”

    方觉浅一副了然的神色,重新捧起了茶,美美地啜了一口。

    “你一天天的,就知道这些小情小爱,死丫头,你真的确定牧嵬就是殷安指派过去的?”耳边响起奚若洲恼火的声音,方觉浅眉眼都没抬。

    “你管得着吗?你呀,就在树里边儿好好待着吧,看我们吃吃喝喝笑笑闹闹,谈谈情说说爱的,还有宁前辈陪着你,舒坦日子不过,非得出来找骂。”

    “我不急,我急什么?你宁前辈急,北境若是出事,她巫族怕是难逃一劫,人家把巫族交给你,你能不能上点心!”

    敢情这是替自家媳妇儿打抱不平来了。

    这个爹当得……“北境早晚有一战,时间问题而已,如今只不过稍微提前了一点,巫族既然选择了我,就应该信任他们的族长,我不会让他们走向灭亡的,他们的结局,只会是跟神殿一样。这一点,义父你不是很清楚吗?

    ”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威胁到我呢!”

    “我可不敢,但义父你要再这么讨人嫌,可别怪我把你的计划说给宁前辈听,我倒要看看,宁前辈帮谁。到时候,我一定会给宁前辈买两搓衣板带过来,供您享用。”

    “你还学会告状了是吧?这一家子的败家玩意儿!糟心!”

    能将奚若洲这个老怪物一军,方觉浅自己都觉得得意好笑,嘴角边都是笑意。

    “笑什么呢?”王轻侯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拿了块粟子糕尝了尝,味儿不错,塞进方觉浅嘴里。

    “看你跟越清古打架好笑啊。”“他又打不过我,没劲。”王轻侯吧唧一口亲在方觉浅脸上,牵起她的手:“走,咱们散步消食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