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元尊 > 第三章 苏幼微
    教堂内因为锦衣少年突然的插话安静了一瞬,众多少年少女看了前者一眼,都是默默的收回目光,因为这说话之人,身份也不一般。

    锦衣少年名为徐林,其父乃是大周王朝镇西郡郡守,当然,论起身份地位,自然远不及周元这个大周王朝的殿下,但众人都知道,这个徐林,背后的人,乃是齐王府小王爷,齐岳。

    周元目光看了徐林一眼,屈指轻点了一下桌面,然后便是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这个家伙,为了讨好齐岳,倒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徐林如此讨好齐岳...那想来其父,应该也是投入了齐王的阵营...”

    周元眼眸变得深邃了一些,他曾听父王周擎说过,这个齐王,背后是大武王朝所扶持,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在大周王朝暗中兴风作浪,显然是不打算让他们大周安宁。

    而因为忌惮大武,怕给他们对付大周王朝的借口,周擎也不好明面上直接对齐王下手,但暗中,自然是有着互相间的争斗。

    也因为这种关系,那同样在大周府中进学的齐岳,自然与周元也少不了摩擦。

    那徐林瞧得周元没有作声,嘴角的嘲弄更甚,刚欲继续说话,那名讲师却是忽然凌厉的瞪来,令得他只能闭上嘴巴。

    在这大周府内,若是被开除了,对他也是极大的损失。

    随着两人各自的安静下来,讲堂内气氛方才渐渐的恢复,而讲师继续讲解那三道源纹,直到两炷香后,钟声响起。

    “好了,今日就讲到这里,明日我们继续。”讲师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是走出了教堂。

    随着讲师的离去,讲堂内紧绷的气氛顿时松懈开来,众多少年少女簇拥在一起,爆发出充满着活力的笑闹声。

    周元也是胡乱的收拾着桌面,准备着离开。

    “殿下。”

    在他收拾间,忽有一道轻柔的嗓音响起,周元抬头,然后便是见到,在他的书桌旁,一名少女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少女身穿大周府学员的院服,虽然有些宽松,但依旧勾勒出了发育良好的曲线,那简单的长裤,更是衬托出那修长笔直的长腿。

    她的肌肤白嫩,玉鼻挺翘,柳眉杏目,倒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特别是在其眼角,有着一颗泪痣,更是令得少女平添了几分味道。

    她的红润小嘴轻轻的抿着,虽然身上没有任何昂贵的首饰,看上去有些朴素,但显露着某些坚强的味道,长发挽成马尾,跳动着活力。

    她仅仅只是亭亭玉立的站在这里,便是吸引了教堂中诸多少年目光偷偷看来。

    周元望着眼前这明.慧动人的少女,略显书卷气的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容:“是幼微啊。”

    少女姓苏,名幼微。

    与周元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名为苏幼微的少女俏脸微红了一下,然后转开目光,看向周元那凌乱的桌面,然后跪坐下来,抿嘴道:“殿下,还是我来帮你收拾吧。”

    周元笑了笑,也没拒绝,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确不一般。

    于是少女在周元的书桌旁忙碌起来,帮他将那凌乱的东西尽数的整理得干干净净,引得教堂中诸多少年的目光,都是充满着滚烫的盯着周元,眼中的嫉妒都要涌出来了。

    “你爷爷的病都好了吧?”望着忙碌的少女,周元手掌撑着下巴,问道。

    听到周元的话,苏幼微抬起俏脸,玉手将飘落在眼前的一缕青丝挽起,旋即脸颊上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

    “都好了呢,爷爷说有时间的话,还想请殿下去家里,不过就是家里太残破,我怕...”

    “好,等下次放假就去。”周元笑道。

    听到周元那毫不犹豫的回答,苏幼微贝齿轻轻咬着红唇小嘴,眸子望向他,里面的水光掠过一下,然后生怕被察觉,赶紧低头。

    她犹自还记得,一年前她遇见周元的那一日。

    那或许是她最为的绝望,但也开始迎来希望的一天。

    那一日,与她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重病,本就残破的家庭顿时崩塌,她冒着暴雨,用小小的身子背着爷爷,因为缺少钱财,她只能在暴雨中,跪在那一间间的药坊之前,不断的哭泣祈求,想要其中的医师救下她的爷爷。

    那时候的她,浑身泥水,狼狈至极。

    最终所有的药坊都是冷冰冰的关闭着,在那暴雨下,她感觉到整个天空都是黑暗了下来,心冷如冰。

    就在她绝望到近乎麻木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将一把雨伞放在她的手中,然后在她那没有焦距的目光中,走上前去,一脚就将那紧闭的药坊大门给蛮横踢了开来。

    那个时候,似乎是有着冰冷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开门,救人!”

    踹开药坊大门的,自然便是周元,那个时候,苏幼微就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以往时,她最讨厌的便是这种纨绔子弟,但那个时候,她却是觉得,这个踹开大门的少年背影,或许,她会至死难忘...

    而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认识了周元,后来也得知了他的身份,大周王朝的殿下。

    后来在一个偶然间,周元察觉到了她拥有着修行天赋,于是就将她给推荐进了大周府,而她,也从此开始发生了翻天地覆般的蜕变...

    仅仅进入大周府的第一个月,她就成功打通了第一脉,成为了大周府创建以来,开脉最快之人,从而成为了大周府中众人口中所谓的天才。

    突然间从无人注意,变成了焦点,苏幼微也是有些不太自在,而有时候,也会有人看不惯她与周元的关系,会暗中来说周元帮助她只不过是看中她的美貌而已。

    但苏幼微对此只是一笑置之,因为只有她自己清楚,在认识周元的时候,她是一个多么脏兮兮的干瘦小女孩...

    “喂,你要把我的书叠多高?”周元无奈的看着苏幼微,此时的后者显然有点出神,所以将他桌面上的书犹如叠罗汉一样的叠得一柱擎天。

    “啊?”苏幼微也是回过神来,望着眼前她的杰作,顿时小脸通红,赶紧放下来:“殿下对不起,我重新收拾!”

    她这幅模样,却是显得更为的可爱,于是周围那些目光看向周元时,立刻变得凶狠了许多,想来如果不是因为忌惮周元这个殿下身份的话,恐怕早就出来拯救女神了。

    “现在漂亮了,都不敢使唤你了。”察觉到那些目光,周元只得摇了摇头,低声道。

    苏幼微闻言,也是低低一笑,道:“那我以后在脸上涂点料,让我变丑一点?”

    周元对此,只能翻了个白眼。

    “对了...”周元手指点了点桌面,道:“你现在开几脉了?”

    苏幼微怔了怔,看了周元一眼,方才小心翼翼的道:“第三脉了。”

    她知道周元因为某些原因,似乎一直不能开脉修行,所以两人相处的时候,她都不主动提起开脉的事,也从不炫耀她的进展,生怕说出来会刺激到周元的敏感处。

    “第三脉了,按照这速度,恐怕再有一两年就能八脉全开了。”周元赞叹了一声,苏幼微在修行上面的天赋,显然极为的出众,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别人数年之功。

    这让得他分外的得意,看来他无意间捡到了一个宝贝。

    “再有两个月就是今年的大考,你努力一下,争取开第四脉,然后在大考上进入前十,你那个名额,可是我费了老大的劲才搞来的,只要进入前十,到时候会得到府主他们的亲自教导,对你好处极大。”周元说道。

    苏幼微收拾桌面的小手微微一僵,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周元。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变化,周元有些疑惑。

    苏幼微脸都要埋到胸前去了,她低声道:“我,我没那个名额了。”

    周元一愣,然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道:“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不重,但却令得苏幼微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一些,贝齿紧咬着红唇,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一旁一位与苏幼微关系不错的少女插嘴道:“还不是那徐林,前些天他在府内到处说你坏话,幼微与他理论,让他道歉,那家伙说只要幼微跟他打一场,赢了他,他就道歉,不过若是输了,就要将她那个大考名额让给他。”

    周元眉头紧皱,道:“那徐林不过才开了两脉,应该打不过幼微吧?”

    那少女撇撇嘴,道:“幼微也是这些天才打通第三脉的,而那徐林,无耻得很,竟然仗着源兵之利,才侥幸赢了幼微。”

    周元面色不太好看,他盯着低着头的苏幼微,责备的道:“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苏幼微玉手绞在一起,低声道:“是我没用,不想跟殿下多添麻烦。”

    瞧得她这幅模样,周元也是有些心疼,这个妮子,有时候倔强起来,同样是让人头疼,于是,他那蕴含着冷意的目光,看向了教堂内一直笑嘻嘻望着这边的徐林。

    “设局欺负一个女孩子,徐林你可真是好手段啊?”周元冷笑道,这家伙,摆明就是看中了苏幼微手中的大考名额,所以才故意设局激怒苏幼微,用名额与他比斗。

    徐林懒洋洋的道:“我可不知道殿下说得什么,那么多人都看见的,名额是我用实力赢来的,所以就算是殿下亲自讨要,我也是不会还回去的。”

    周元淡淡的道:“敢不敢再打一场?”

    徐林嘿嘿一笑,道:“没兴趣。”

    上一次他只是侥幸罢了,而现在苏幼微都已经开了三脉,他怎么都不会是对手了。

    周元扫了徐林一眼,冷笑道:“没让你和幼微打,我是说,让你跟我打一场!”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玉佩,放在书桌上,道:“若是你赢了,这块聚源玉,就是你的了。”

    教堂内,顿时发出一些惊呼声,众多目光带着垂涎的望着那枚玉佩,这种聚源玉,对于修行颇有好处,长期佩戴在身,能够加快打通八脉的速度,价值相当的昂贵。

    “殿下!”苏幼微也是大急。

    她倒不是因为那聚源玉,而是因为周元要亲自和徐林动手,可周元连一脉都没开,怎么可能会是开了两脉的徐林的对手?

    周元冲着苏幼微摆了摆手,把玩着玉佩,冲着徐林一笑,笑容带着讥讽。

    “这一下,你敢了吗?”

    徐林双目微显火热的盯着聚源玉,舔了舔嘴,然后对着周元冷笑一声,道:“既然殿下执意要将这聚源玉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拳脚无眼,等会伤到了殿下,可不要怪罪于我。”

    虽然奇怪周元的举动,但徐林却并不认为,他开了两脉的人,会连一个一脉没开的人都打不过!

    “希望你有这个本事。”周元不置可否。

    徐林大笑一声,只当是周元嘴硬,甩甩袖袍,对着外面而去,低低的笑声,带着一抹玩味与戏谑,远远的传了回来。

    “好,我在演武场等殿下,我倒是要看看,殿下今天怎么将名额赢回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