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飞剑问道 > 第六篇 第二十二章 于石奇的报复
    面对殷离火的愤怒,被乾坤环困住的于石奇却一声不吭,他眼中有着平静淡漠,仿佛世间没什么能让他在意的了。

    在被困住时,于石奇就明白,死定了。

    “于石奇。”殷离火怒喝道,“玄武宫待你不薄,传你法门,指点你修行,你方才能够踏上修行之路。你遇到麻烦,同门师兄弟都会站在你这边!也没听说你在玄武宫受多大委屈,既然如此,你为何对同门下毒手?”

    玄武宫,乃是混元宗下院,可以算是混元宗一部分。

    二者同气连枝,殷离火和于石奇,之前也是师兄弟相称。

    “是我对不住靳师兄他们。”于石奇轻轻点头,“都是我的错。”

    “你怎么下得了毒手的?”殷离火急道,“到底是为何?还有,你这魔神一脉法门又是从哪里学的?你身为玄武宫弟子,刚刚又修成先天金丹,正是最风光时,怎么突然又投身魔道?还害死同门?我等都想不明白!”

    这是玄武宫、混元宗很多弟子想不明白的。

    无仇无怨。

    又正是风光的时候,怎么就突然杀戮同门自绝于门派?

    “你不用问了。”于石奇低声道,“是我对不住靳师兄他们,对不住师门。”

    “那‘上古血珀’呢?”殷离火又道,“你杀了靳师弟他们,夺走了他们负责看守的‘上古血珀’,上古血珀哪去了?你献给妖魔九脉了?”

    上古血珀,颇为神奇。

    对玄武宫弟子修炼肉身成圣法门也是有大助益的,玄武宫平常也是安排一位先天金丹境的长老以及两位先天实丹境进行看守。而于石奇,就是悄无声息就杀了同门,夺走上古血珀,偷偷逃离了玄武宫。

    “上古血珀?”于石奇摇头,“已经用了,没了!”

    “用了?怎么用的?”殷离火追问。

    于石奇沉默。

    而他怀里的那玉瓶却暗暗嗤笑:“嘿嘿嘿,当然是被我用了,那可是一位域外魔神死后的精血所凝!比那些童男童女心头血好太多了,借助它也大大消磨了部分封禁,让我出来的日子大大提前。”

    ……

    殷离火又追问道:“你魔神一脉法门修行到如此高境界,怕是修行不短了吧,什么时候开始投身魔道的?还是说,你拜入玄武宫时,就已经是妖魔弟子了?”

    于石奇没再说什么。

    “好了。”

    秦云开口道,“殷道友,先问问他西门风在哪吧。”

    “对,西门师弟呢?”殷离火问道。

    “西门风?”于石奇眼睛一亮,嘴角泛起冷笑,“你们想要见西门风?对,他还没死呢,被我关押在一个地方。”

    秦云问道:“关押在哪?”

    “我可以带你们去。”于石奇轻笑着。

    秦云心中一动,提到西门风,这个于石奇还挺好说话的,还主动带路。

    ……

    呼。

    秦云、殷离火、于石奇三人驾着云雾离开了阳莱郡城,在于石奇的指引下,飞了两百多里地后,方才进入一座深山内的山腹之中。

    周围虽有阵法遮掩,不过于石奇带路,还是轻松入内。

    “呼。”山腹内炽热无比。

    秦云三人入内后,很快便看到了两座刑架,一刑架上绑着一位中年男子,另一刑架上则是绑着一位妇人,二人被折磨的全身都是伤口。而且两座刑架都有阵法笼罩,时刻有火焰折磨。

    这困在刑架上的二人也都有所察觉微微抬头看过来。

    “于石奇!”被绑着的中年男子看到于石奇后便怒吼道,他声音沙哑,满是愤怒恨意,不过看到秦云、殷离火后,特别看到于石奇被黑色圆环给困住后,不由激动起来,“哈哈哈,你于石奇也有今天?真是苍天有眼啊,善恶终有报啊。”

    “被抓住了?”那妇人本来都奄奄一息了,此刻却还是忍不住激动,“好,这疯子终于被抓住了,好,好。”

    “西门师弟,祁师妹?”殷离火一眼认出来了,当即便要上前。

    “千万别动。”于石奇嗤笑道,“你只要靠近他们俩十丈,周围布置的阵法就会激发,他们俩会迅速化作灰烬。”

    殷离火面色一变连停下。

    秦云剑意领域笼罩下,甚至都渗透进那被绑缚二人的体内,不由脸色微变:“殷道友,这于石奇的确布置了阵法,甚至连西门风二人体内都有阵法封禁。稍有触动,封禁爆发,他二人都会立即毙命。对了,他们俩也被废了丹田。”

    “被废了?”殷离火一听,不由恼怒。

    西门风之前可是先天金丹,那祁师妹也是先天实丹境。就这么被废了?

    “殷师兄,救救我等。”西门风声音沙哑,连求救道。

    “殷师兄。”那妇人也喊道。

    “谁都救不了你们。”于石奇却嗤笑道,“你们体内我都留下封禁,稍有触动,你们心脏头脑都会嘭的直接炸裂。”

    西门风眼睛泛红,吼道:“于石奇,你个疯子,真恨我当年心慈手软没除掉你,留下你这个大祸害。祸害同门,祸害我等。”

    “心慈手软?”

    于石奇顿时面容狰狞起来,“你竟然有脸说你心慈手软?当初你身为混元宗天才弟子,金丹有望!来我玄武宫修行些时日。那段时日,我待你如兄弟,甚至让你住在我那,你我每日论道。可你呢?背着我,却勾搭我妻子。”

    “什么叫勾搭。”西门风喝道,“你和祁师妹的确是道侣,可既然情谊不在,散了便散了。祁师妹是心甘情愿跟我的。”

    “心甘情愿?她和我是指腹为婚,早早便成亲,和我一同进了玄武宫,在一起也有近百年之久!”于石奇面容狰狞,看向一旁的那妇人,“近百年的感情啊,祁清水,你可真够狠心的。只是觉得那西门风比我更有前途,便投怀送抱?”

    “你我都是修行人,好聚好散罢了。”那妇人沙哑道,“谁想你这疯子一直记着仇,苦苦折磨我。”

    “哈哈哈……”

    于石奇癫狂笑着,“我早就该看透你了,你我指腹为婚,我家道中落你瞧不上我。后来师尊收我为徒,你又立即缠上我,更借助我也进了玄武宫。只恨我当时年轻,对你一直痴心,只是近百年日子,你怎么能狠得下心的?”

    修行人道侣,比凡俗夫妻更为洒脱。

    道不同,分离的也有不少。

    “还有你,西门风。”于石奇喝道,“我拿你当兄弟,你却勾搭我妻子,翻脸还训斥我。我当时实力不如你,还被你教训……哈哈,那贱人还完全站在你那边,奇耻大辱!奇耻大辱!!!我于石奇早就发誓,一定要让你俩不得好死!”

    “只是你实力比我强太多,等了好久,才等到机会,否则我真的要憋屈一辈子了。”于石奇面容狰狞。

    秦云、殷离火在一旁却没吭声。

    道侣间产生隔阂,就此分离。女子投入他人怀抱。

    心甘情愿的事……其他同门也不好说什么。

    当时也有同门说“西门风这般做,未免太狠了。”,也有同门说“祁师妹自愿跟随西门师兄,要怪,只怪于师弟无能。”……

    当时也的确有不少人同情于石奇,可越同情,于石奇越加觉得痛苦。

    “啊。”西门风和那妇人忽然发出惨叫,全身开始冒出火焰。

    “什么。”秦云和殷离火大惊。

    已经来不及了。

    秦云的剑意领域都感应到,西门风和那妇人的心脏、头脑要害都在燃烧中,二人惨叫时便已魂飞魄散。

    “我带你们穿过阵法进入山腹时,阵法就已经引动。其实不管谁进来,除非我控制阵法,否则阵法都会自动引动。”于石奇看着那两团火焰,“故意留几句话的时间,让我说个痛快!说完了,他们也就得死了!亲眼看着他们死,我才痛快,痛快!”

    于石奇眼中都是疯狂。

    随即,于石奇看向秦云、殷离火二人。

    “殷师兄,我的确对不住靳师兄他们。可为了提升实力,为了报仇,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于石奇说道,“我知道我罪孽深重,不过也罢也罢,一切都做了,我也不后悔。而且还痛快的很。在死前,秦剑仙,我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秦云、殷离火都惊讶。

    “告诉我?”秦云疑惑惊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