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面前居然有一个不知死活的男子挡住了路,壮汉冷冽的吼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杀意,同时右脚猛的一踹,似乎想要把任非凡踢飞出去。

    任非凡眉头一皱,自己站在边上,并没有挡住这家伙的路,只不过那人车门刚好正对自己。

    一下来就惹来一骂,他的面色骤然冷了下来,但是一看到男子怀里抱着一个重伤的男子,也不想过多追究,只是一拳轻易的轰出。

    拳脚相撞,壮汉直接被轰退了几步。

    “如果不是你怀里的人,你已经死了。”

    任非凡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没有杀气,但是却让那个壮汉感觉到一丝阴冷。

    站稳的壮汉心中咯噔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碰到硬角色了。

    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只能狠狠的撇了一眼面前的任非凡,又一瘸一拐的冲了进去。

    “这家伙的拳头到底是什么做的?妈的,真特么疼!临城什么时候出现这种狠角色了?如果这家伙给我们打黑拳,不是比坦克还牛逼?”

    当然对于他来说,怀里的人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事情都不重要,可是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乡巴佬的家伙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道?真是奇了怪了。

    任非凡眉宇之间并没有随着壮汉的离开而舒展,反而越发的紧缩。

    因为他刚才启动了望气决于双眸之中,居然发现那个失血的男子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气,这股气越来越稀薄,显然就是人的生机!

    生机减少,那便代表着那个男人的生命力在不断的消失,最终结果必然就是死亡!!

    任非凡心头一动,没有任何犹豫便向着壮汉的方向而去!

    如果要弄明白望气决,这无疑是最佳的机遇!

    ……

    壮汉此刻显然是着急到了极点,迎面见到一个白衣大褂,便抓住那人的衣领。

    “快,医生,快救人!”

    那医生一脸不快,但是低头一看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再看了看壮汉此刻抱着病人火急火燎的样子,瞬间严肃了起来。

    哪有这样送医院的,这样显然会加剧病人的病情,于是怒斥道:

    “有你这么抱着送医院的吗?你这样反而会让病人伤势更重!”

    壮汉被这一声怒斥全然吓着了,脸色刷白,苦苦哀求道:

    “快救人,他出事,不光是我,就连整个医院都要出事!!!”

    医生没有理会壮汉,而是赶快让护士把失血过多的男子推到手术室之中。

    “患者的伤势不容乐观,必须马上手术,你是病人家属?”

    那位医生眉头紧锁的看着面前的壮汉,一身黑背心,满身的肌肉和伤疤,似乎有些像道上混的。

    心中暗道:“莫非那个男子刚刚被人砍伤的?黑帮交战?”

    壮汉见怀里的男子被推进手术室并没有长吁一口气,而是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我是他的……朋友,我不管你是谁,马上对许少进行手术,而且要最好的手术!要是里面的人有个三长两短,许国生会要你的命!”

    “许国生?哪个许国生?”

    那个医生刚想反问,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个身影很是伟岸,他掌握着临城百分之三十的经济命脉!

    旗下的百城国胜集团更是临城经济的龙头!

    那医生连忙一个激灵,瞬间紧张起来,右手颤颤巍巍的掏出一个手机拨了出去.

    许国生,他一个小小的医生可得罪不起,况且对方还是许国生唯一的儿子!

    不管是真是假,都由不得他这个小医生去思考。

    电话很快接通了,那医生长话短说,只是提到了许国生这个名字,电话那头便挂了,那医生很清楚,院长是打算亲自下来处理这件事情。

    不到五分钟,一个年纪大约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中年男子叫郑向,五年前就在这家医院做院长,擅长外科手术,在临城还算有着一点名声,被他拉回鬼门关的富人没一百也有五十。

    这几年在临城圈子里混的是风生水起,接到电话之前还在和三十多岁的护士长调情,各取所需,裤子都脱了一半了。

    但是当听到电话里传来许国生的名字之时,他顾不上一切,直接火急火燎的冲了下来。

    “呼,许国生出事了?”

    院长额头渗出一丝汗珠,刚才电梯久久不动,所有他只能一口气跑了下来。

    年轻医生指了指手术室,又摆摆手道:“不是许国生出事,是他的儿子在里面,我旁边这位是……许少的朋友。”

    郑院长狐疑看了一眼背心猛男,默不作声。

    什么朋友,明显就是保镖。

    壮汉撇了一眼面前的郑向,义正言辞道:

    “老板马上就过来,你们赶快用最好的手段治好许少,不然,我保证,许少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

    对于壮汉的威胁,郑院长自然是深信不疑,虽然他没有见到里面人的真身,但是在临城可没有人敢冒充许国生的儿子。

    “是是是!”

    郑院长搞清了的事情的严肃性,医院自然一路绿灯。

    要知道许国生可不是一般人,要是里面的人出点什么事情,那就真的麻烦了。

    所以郑院长毫不犹豫的带了一批医院的专家进入手术室准备动手术。

    ……

    任非凡双手抱在胸前,眼睛微眯,望气决再次启动,只见手术室外的墙壁瞬间变得透明起来,然后手术室里发生的每一件事,他都了如指掌。

    任非凡的出现,壮汉自然是发现了,此刻他一脸不善的看着身旁的任非凡,心里嘀咕。

    “这家伙来这里是做什么?”

    从刚才对方拳头所爆发的力道,显然不是一般人,难道也是从部队里出来的?”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壮汉显然也不打算找麻烦,既然刚才对方能一拳轻而易举的将自己轰退,如果他要动手,显然也会是一场苦战。

    手术室内。

    几个助手都准备好手术器具与药品正等郑院长发号命令。

    郑院长很少会亲自手术,但是这次事关重大,他不得不亲自动手,从许少的伤势来看,郑院长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表面上许少的身体是受到了锋利之物刺穿了身体,但是实际上他身体却有着中毒的趋势。

    医院的血清种类很多,郑院长也没有多想,只是吩咐一位助手下去备好血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