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透视极品医圣 > 第305章 陈凌龙来了!
    任非凡早就习惯了崔莹这样。

    就算崔莹推倒自己,他也不觉得意外。

    因为这才是崔莹嘛!

    崔莹见那个娘娘腔还不走,嗔怒道:“你还有脸呆在这里?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立马找块豆腐撞死。”

    那个娘娘腔心头一团怒火,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站了起来,义愤填膺道:“我也想睡你们!”

    “噗!”

    任非凡刚喝了一口牛奶瞬间吐了出来。

    这娘泡居然说想睡她们?

    做梦还没醒?

    崔莹嘴角讥讽的笑了笑,站起身,一脸鄙夷的扫了一眼娘娘腔的裤裆,嘲笑道:“就凭你那根小豆芽?还是连豆芽都没有?”

    那个娘泡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刚想争执,却发现崔莹已经向着对面那个男子走去。

    “帅哥,你站起来一下。”

    崔莹对任非凡眨眨眼道。

    任非凡不明所以,但还是站起来配合崔莹。

    他估摸着崔莹应该有打着什么鬼主意。

    但是下一秒,他就震惊了!

    只见崔莹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任非凡的下体某物,她那纤细的手指半握着,似乎根本抓不住。

    崔莹脸色微红,然后轻咳一声对那个娘娘腔道:“就你那小豆芽可以和这位帅哥的参天大树比吗?美女都爱大树,而不是豆芽哦!”

    “你!”

    娘娘腔盯了一眼任非凡裤裆,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下面,脸色煞白,猛的跑开了。

    “一群疯婆子,谁稀罕!”

    崔莹笑了笑,松开手,完全当一个没事的人一般,坐回来的位置,然后从桌上拿起一根油条,吃了吃,完事还舔了舔手指。

    “江南大学的早饭味道不错,搞的我都想来读大学了。”

    崔莹津津有味的吃着,但是却发现许诗涵和任非凡犹如石化一般的看着自己。

    “你们干嘛?还在想刚才的事情?我这不是为了帮你赶走苍蝇吗?不用谢我。”

    崔莹颇为大义凛然的说道。

    许诗涵指了指崔莹的手,失声道:“你的手……”

    “我手怎么了,是不是黑了?临城最近可热了,还是江南省舒服、”

    “不是……你的手刚刚抓了任非凡那里……”

    下一秒,崔莹也怔住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

    刚才自己抓完任非凡那里没有擦手?

    卧槽!

    那不是意味着我刚才间接舔了任非凡那里!

    还津津有味!

    崔莹整张脸都红了,连忙拿了一杯牛奶跑到垃圾桶边上,疯狂的漱口!

    任非凡看着崔莹的样子心里享受到了极点。

    这崔莹居然间接给自己口了,想想就有劲啊!

    一顿早饭,三人足足吃了半个多小时。

    吃完早饭,因为许诗涵有课,所以她先回去了。

    任非凡自然要留下来陪崔莹了。

    就在任非凡陪崔莹满江南玩的时候,江南省的某处高档庄园来了一个青年。

    青年身高八尺,身材壮硕,气宇不凡,他有着一双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黑瞳中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

    他的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高傲,仿佛众人在他面前什么都不算。

    当青年看到一个笔挺的中年男子时,收敛了笑容,恭恭敬敬的说道:“爸,我来了。”

    陈玄武走了过去,微微用了一道真气汇聚与手掌之间,拍了拍陈凌龙的肩膀。

    陈凌龙纹丝未动。

    陈玄武满意的点点头,道:“这几年在外隐门呆的怎么样?”

    陈凌龙笑了笑:“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更强了。”

    陈玄武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道:“变强是好事,但是千万不要夜郎自大,修炼一途,永远没有边际。哪怕在这个江南省还是有你敌不过的高手。”

    陈凌龙点点头,虽然如此,但是他的眼眸之中还是闪过一丝高傲。

    高手?呵呵,都是被他踩的!

    陈玄武自然发现了自己儿子眼眸的自傲,无奈的摇摇头。

    虽然把这家伙丢到了隐门两年,但是性格依然没有变啊!

    但愿这种性格不要惹出大麻烦。

    不过他仔细一想,就算惹出麻烦怎么了?

    京城陈家这块招牌还不能挡下吗?

    “坐吧,我有几件事情吩咐你去做.”

    陈玄武指了指边上的沙发,说道。

    陈凌龙入座,便问道:“爸,你这次让我回来是因为临城那个女孩吗?”

    这是陈凌龙最大的猜测。

    因为对于江南省这块地方,他们陈家还是相对陌生的。

    唯独有联系的就是当初给自己定的一门血契婚约。

    据说江南省临城有个家族的掌上明珠就是自己的血契童养媳。

    对于血契童养媳他也略微清楚,据说血契童养媳不光可以让女子在和自己交合之前保持处子之身,对于修炼者也是大有好处。

    一旦完成血契,阴阳调和,就能吸收对方身上的阴气为自己所用。

    对于一些修炼阴柔功法的修炼者来说,简直就是突破神器啊!

    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如此残忍的术法一直存在的原因。

    陈玄武一顿,倒是想起在江南省的临城确实还有一桩血契婚姻。

    不过这种小家族他看不上,虽然之前结了血契,他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听陈凌龙说起,看来过段时间有必要去一趟临城把这事情办了。

    “这件事先不说,我找你来因为其他的事情。”

    “你说。”

    陈玄武拿出一份档案袋的文件递了过去,吩咐道:“你先把这份文件看一下。”

    陈凌龙点点头,打开档案袋,里面是一叠厚厚的文件,还有各种照片。

    快速翻阅了里面的文件,陈凌龙眉头越来越皱。

    “这是……”

    五分钟后,他抬起头,颇为震惊的看向自己的父亲:“江南省的水居然这么深?还有这个周家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和青城派搞这种实验,这种实验如果失败,那群实验品放出来,整个华夏都危险了啊。”

    陈玄武点点头,眼眸微眯,看着自己的儿子,发现其看问题角度太单一,便说道:“你可能只看到问题的一部分,那你想象一下,如果这种实验成功呢?周家会收获什么?外隐门的青城派又会收获什么?”

    陈凌龙突然脸色大变,抖了抖手里的文件失声道:“你是说周家和青城派要……”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接触到了一盘很大的棋。

    走错一步,满盘皆输的棋。

    推荐票!打赏!各种求!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