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任非凡的脑海中,正有一种药方可以解决癌症!

    只不过这张药方有一味药比较棘手罢了。

    那就是石斛。

    石斛又名仙斛兰韵、不死草、还魂草。它的茎直立,肉质状肥厚,稍扁的圆柱形,长10~60厘米,粗达1.3厘米。性味甘淡微咸,寒,归胃、肾,肺经。益胃生津,滋阴清热。

    这种药华夏不是没有,而是数量稀少,价格昂贵,并且极难在自然环境中生存。

    不过现在任非凡只需要石斛一株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至少可以让十万人获得治疗。

    但是这么一株有该去哪里去拿呢?

    就在任非凡困惑之时,黄老急急忙忙的来到了江南省中医院,随便问了几个人就找了任非凡。

    当看到任非凡,他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刚才在路上已经了解到蔡崇生做的荒唐事,他甚至有杀了蔡崇生的打算。

    之前这家伙吞了江南省中医院进口部分仪器的回扣,他不打算追究,因为大部分医院高层都在这么做,他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看在蔡崇生这些年做出了些成绩,他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现在一想到这蔡崇生居然得罪了自己都不敢得罪的人,他简直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来到的1103病房,黄老看到了某口正陷入沉思的任非凡。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走了过去,一脸的歉意说道:“任大师,实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放心,蔡崇生那个王八蛋的事情我一定处理的漂漂亮亮的!保证让你满意。”

    任非凡对于蔡崇生的结局如何丝毫不关心,对方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难道还能蹦出天来不成?

    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将药方扩大产量,并且要有足够的原材料。

    其余的原材料他都不担心,唯独石斛。

    黄老见任非凡不说话,以为对方还在气头上,连忙冷哼一声,说道:“任大师,我这就打电话让别人来处理,给我两个小时我亲自把人带到你面前!”

    任非凡摇摇头,道:“不用了,那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再关心,我现在有件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

    黄老听到任非凡不再追究,长吁一口气,问道。

    “你知不知道石斛?”

    “你说的是仙斛兰韵吧,这东西我知道点,这可是好东西啊,而且市面上量非常少。仙斛兰韵喜在温暖、潮湿、半阴半阳的环境中生长,一般发现的人都是在深山老林中。

    它对土肥要求极其严格,野生多在疏松且厚的树皮或树干上生长,有的也生长于石缝中。老朽知道两个地方可能有比较多的这种东西,一个是长白山,一个是徽安省。“

    任非凡心中一喜,黄老这哪是了解啊,简直非常清楚。

    任非凡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黄老会是江南省中医协会会长,又是江南省中医院的院长,没两把刷子怎么可能坐上这等宝座。

    不过怎么又是长白山?

    难道长白山宝贝特别多吗?看来自己需要抽个时间去一趟长白山了。

    此刻的黄老正揣摩着任非凡的心思。

    为什么任大师总是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先是长白山的冰灵石,现在又是仙斛兰韵。

    这两样东西,任何一样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难不成任大师要炼制什么特殊的药?

    还真有这个可能。

    “黄老,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搞到几株仙斛兰韵?我可以用等价的东西和你交换。但是如果你还想让我帮陈家治病,那么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任非凡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冷。

    任非凡对仙斛兰韵可没有门路,所以问眼前的黄老是最好的选择。

    黄老眉头紧皱,虽然听到这句话有些失落,但是一想到任非凡上次给自己的东西,他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绝对是瑰宝啊!

    那天自己研究了老半天,最后得出结论:自己不光赚了,还大赚特赚了!

    一想到那件宝贝,黄老就感觉呼吸急促,连忙调整了一下气息,才问道:“不知任大师急不急,我有一些老友做着倒卖稀有药材的生意,我倒是可以帮你联系联系。“

    任非凡心中一喜,连忙道:“暂时不急,只要黄老想办法帮我搞到几株就行,麻烦黄老了,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黄老摆摆手,客气道:“这是哪的话呢,任大师不管有什么吩咐,老朽都会拼尽全力,医者为尊,在医道上,您就是我的老师。“

    “那好,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任非凡直接道。

    下一秒,黄老就感觉到自己嘴角抽搐了几下。

    自己这嘴巴就是欠抽,这任大师要的全是稀有的东西。

    如果在蹦出一个珍贵灵草,那他是根本不敢答应了。

    不过,当黄老听到任非凡的问题的时候倒是长吁一口气,放下了压在心中的大石头。

    任非凡道:“不知道在华夏制药有没有什么严格要求?“

    黄老眼眸一缩,从任非凡的种种迹象来看,这家伙折腾现在的事情居然还不够,这都要打算踏入制药领域了?

    制药这水可深了,而且没点财力和实力根本批不下来。

    “任大师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制药这行业可是极其烧钱的啊!审批倒是不算麻烦,但是研发过程以及生产过程存在着很多问题,其中一个地方出事,整个环节都会出事!”

    “最基本的,你要有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药品GMP证书,药品批准文号,环保证书,商标,包装备案,物价审批,国税登记,地税登记等等,这些和办企业有些相似,大部分都可以找专门的人去做。“

    “这些完成了以后,你需要投入制药研发,研发出来的药品必须经国家药监局注册,发给药品生产证明文件方可生产药品,然后才是建立工厂流水线,最后才是宣传打包销售,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一环出了问题,你的制药就彻底失败了。“

    任非凡点点头,对于最困难的研发,任非凡没有丝毫问题,自己有逆天的医术传承,如果连研发都解决不了,那真的丢脸丢大了。

    看来现在最主要的是有人去操作这些东西,任非凡对于这一块丝毫不懂,自然不可能亲力亲为,所以他必须找一个最合适的人去做。

    任非凡第一个想到的是许诗涵,许诗涵如此经商天赋,手上大大小小运转了十几家公司,对于这一块肯定很了解。

    只不过许诗涵已经多次表明不再插手公司的事情,专心读书,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让她站出来,对方肯定不会答应。

    可除了许诗涵,任非凡身边根本没有最佳人选可用。

    “不管了,待会回去问问老婆看,实在不行,让她推荐几个人才也行啊!“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