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任非凡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一丝决然,知道见好就收,故意装成犹豫的样子。

    数秒后,才道:“我和陈家小辈有仇,和陈玄武并无仇,既然你要人,也可以。我需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我需要从陈玄武口中知道下咒者的消息。“

    老道士看了一眼台上的崔莹,大致知道了任非凡第一条件的理由,点头道:“可以。“

    “第二,我需要一本上乘的炼体功法!“

    炼体功法很少,任非凡很难获得,但是蛮子是一块好料,必须赶快让其强大,所以他把炼体秘籍的主意打到了守护者的身上。

    他就不信,守护者会没有这种宝贝?

    老道士听到任非凡要炼体秘籍,略微疑惑了几秒,旋即点点头:“可以。“

    他身上正好有一本炼体秘籍,本来也就无用,真好给此人。

    任非凡看见老道答应下来,心中狂喜,但是依然没有表露,任非凡假装勉为其难的样子继续道:“最后一个条件么,你随便给我些灵石吧。“

    听到第三个条件是这小子要灵石,他才长吁一口气。

    灵石这东西只不过是一些夹杂着天地灵气的石头而已,一般用于阵法、武器炼制等等。

    相传千年以前的修炼者可以吸收灵石上的天地灵气快速修炼,但是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行了。

    如果这小子要灵石,自己大不了给他一些。

    “可以,你要多少?“

    任非凡心中越发的欣喜,这老道身上居然有灵石,必须好好敲诈一顿。

    他轻咳一声,淡淡道:“我要的也不多,就给我几千灵石就好了。“

    “什么!你怎么不去抢!灵石如此稀有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几千颗?“

    老道连忙厉声道。

    “那就800颗。“任非凡讨价还价道。

    老道听到800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家伙简直是狮子大张口,旋即,他冷声道:“我身上只有200颗灵石,再多没有了。“

    他身上确实只有这些灵石,现在除了一些阵法师和武器大师,根本不可能随身带这么多灵石。

    “成交。“任非凡道。

    此刻他心中是狂喜了,今天收获颇深啊,杀了陈凌龙,在他那本死亡名单中抹去了一人,又得到了炼体功法,还意外获得了200颗灵石,简直赚大发了。

    虽然老道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本古籍,以及一些灵石递给任非凡,又道:“你现在就去问下咒者的事情,问完,我要把人带到京城去了。“

    “好。“

    任非凡将东西收拾好,便向着台上奄奄一息的陈玄武走去。

    他将一根银针插在了陈玄武的身上,对方这才清醒了一些。

    “陈玄武,我且问你,当初给崔莹下血契的那人,现在在何方?“任非凡道。

    陈玄武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任非凡,眼珠子充满了红丝,他愤怒无比,咬咬牙道:“任非凡,你杀了凌龙,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任非凡看着眼前陈玄武的双眸,突然有些后悔了起来,把这种人放虎归山,一定后患无穷。

    但是身边的守护者就在旁边,自己是万万不能动手。

    先不管了,大不了以后再去京城把陈玄武杀了就行,只不过是一根银针的事情而已。

    “你确定不?“任非凡戏谑的看着陈玄武。

    “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陈玄武怒斥道。

    就在这时,老道士也看不下去,此子答应自己满足三个条件就放了陈玄武,但是如果陈玄武自己不肯言说,那么任非凡还是有理由斩杀对方的。

    他走到陈玄武的身边,对任非凡道:“你等我一下。“

    然后转身在陈玄武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陈玄武听完脸色大变,露出一抹犹豫之色,许久,才回答道:“你要找的人叫张启承,苗疆之人,去年听人说他活跃在东南亚,他右手臂有着一条蝙蝠纹身,八字胡,眼睛很小,很好辨识。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任非凡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陈玄武,从对方的样子来看应该没有撒谎。

    至于老道士和此人说了什么,任非凡根本不在乎。

    “三个条件你都如愿了,我是不是可以把人带走了。”老道士淡淡道。

    任非凡也没有留下陈玄武的理由,点点头。

    很快陈玄武和老道士就消失在陈家庄园,周成龙以及周德旺也早在守护者出现之后就离开了。

    周家两人生怕被任非凡知道他们的存在顺手灭了他们,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是殊不知任非凡早就发现了周成龙两人。

    只不过无暇对付他们而已。

    原本热闹的庄园婚宴此刻变得格外寂寥。

    任非凡将火龙收会了丹田便向着崔莹走了过去,他慢慢掀开了崔莹的红盖,看着后者脸色的红印和伤痕颇为心疼。

    “崔娘娘,你受苦了,小凡子来晚了。”

    任非凡掏出一根银针,扎在了崔莹身体的几处穴位之上。

    渐渐的一股黑色的雾气从崔莹的天灵盖散了出来。

    而原本空洞眼眸的崔莹也渐渐恢复了神采。

    两人就这样互相的看着,没有说话。

    崔莹的眼眶渐渐湿润了,她一把抱着任非凡嚎啕大哭起来:“任非凡,你知道吗?我爷爷死了!临城崔家的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呜呜呜……”

    任非凡微微一怔,看着崔莹哭成这样有些于心不忍,又不知道如何安慰。

    试想一下,一个女孩完美的家庭一夜之间全毁了,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任非凡拍了拍崔莹的后背,安慰道:“谁说你一个人了?你有我,还有诗涵,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等我在江南省买一幢别墅,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好吗?”

    崔莹看着眼前的任非凡,突然想到了许诗涵,她的心就好像被割了一刀,但是还是点头道:“谢谢你,非凡。”

    崔莹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来救我,诗涵知道吗?“

    任非凡笑了笑,道:“就是诗涵让我来救你的,她可担心死你了。“

    “那就好。“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