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透视极品医圣 > 第463章 何为致宝?
    任非凡和艾莉丝吃完饭,便直接把艾莉丝送回了酒店,虽然艾莉丝一而再再而三的勾引自己,但是任非凡早就习惯了,装作不为所动的样子。

    送完艾莉丝,任非凡又去了一趟袁寒青那边,袁寒青最近被罗刹婆婆指导修炼,她的修为进步颇为神速。

    现在的她已经达到黄级后期了。

    确实有些天赋。

    因为袁寒青依然在修炼,而罗刹婆婆也不在,相必是帮他解决后患去了,所以任非凡也没有过多逗留。

    本打算直接回学校的,但是中途崔莹电话打了过来。

    崔莹先是对任非凡一通乱骂,谁让任非凡到江南省不打电话给她。

    任非凡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他又从电话中也了解到,崔莹已经卖掉了一部分临城的房产,再加上自己手上的余钱,和她的朋友在江南省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这次她没有屯房,而是直接竞标土地,打算自建小区,似乎因为受到了某种阻力。

    对于这浩大的工程,她的财力显然不够,但是她那江南省的朋友却是财大气粗,两人运转资金流以及银行抵押贷款倒是把房地产公司硬生生的运营了起来。

    这几天为了竞标江南省西边的一块地,她可是煞费苦心。

    今天崔莹打算着送些礼给竞标的负责人,毕竟这是这一行的内幕。

    但是自己的合伙人恰好没空,让她一个女流之辈去面对那群大老爷们,她还是慌兮兮的,身边又没有什么男性朋友,索性就打了任非凡的电话。

    电话的那头的任非凡听清了来龙去脉,虽然有些无语,但还是答应下来。

    让崔莹一个女孩子去给那些负责人送礼,还真的有些说不准。

    ……

    江南省万花园的某处别墅区。

    此次招标的负责人就是孙全州,孙全州的身份有些特殊,曾经走过几年仕途,当上了某领导人的秘书就直接离开了政府系统,不知道怎么的就跳到了土地改革和规划的特殊机构,一路扶摇直上。

    孙全州年轻的时候下过乡,写过书,文采斐然,更是江南省作家协会和书法协会的成员。

    写的一手好字,如果说其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大儒,没有人会反对。

    因为孙全州喜欢字画,崔莹特意在市面上买了一副大家的画,价格在50万上下,如果把这幅画送出去,过几天的竞标就相对而言稳定了些。

    这是竞标这一行的小内幕。

    看似公平,却不公平。

    到了别墅门口,崔莹交代道:“非凡,你进去以后不用说话就可以,也千万不要发脾气,有事必须先和我沟通。”

    “好吧。”

    任非凡点点头。

    想着想着,崔莹就按响了孙全州家里的门铃。

    门开了,简单的表明了来意,保姆将两人带了进去。

    走到客厅,任非凡便发现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正在喝茶,不用猜,这应该就是崔莹口中的孙全州。

    孙全州的旁边坐着一个青年男子,面容还算不错,带着眼镜,看起来颇为斯文。

    此刻他正低头和孙全州聊了着什么,似乎很起劲。

    见崔莹和任非凡进屋,那个青年明显眼眸缩了一些,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任非凡倒觉得没什么,但是崔莹就反应大了。

    “没想到泰湖房地产的老总也来送礼了,今天就麻烦了。”

    “泰湖房地产和你们是竞争对手?”

    崔莹摇摇头,轻声道:“何止竞争对手,简直就是宿敌,之前我打算屯楼和房的,结果被泰湖房地产插手了,所以我脑子一热就有了成立房地产的决心,没想到竞标居然碰到这个家伙,现在连送礼都碰到了……”

    任非凡点点头,算是明白过来。

    他估摸着崔莹手中的礼应该份量对比而言轻了许多。

    “孙先生,我是莹城地产的崔莹,之前我们在电话上联系过的。”

    头发有些灰白的孙全州看了一眼崔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漂亮,点了点头。

    “嗯。”

    态度似乎有些平淡。

    旋即孙全州又指了指旁边的青年笑道:“崔老板,这位是泰湖房地产的少东家钱士辉,说起来你们也是同行啊。”

    崔莹尴尬的笑了笑,和那个青年打了打招呼。

    但是任非凡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这孙全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送礼居然约了两个人过来,这不是明显给一方难堪吗?

    送礼最忌讳的就是同行碰面了,但是看着孙全州的面相显然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

    其实是任非凡冤枉对方了,泰湖房地产的钱士辉提前知道了崔莹今天会来送礼,所以才临时来拜访的。

    一翻寒暄之后,钱士辉拿出一副字画笑了笑道:“听说,孙先生上个星期是六十大寿,小钱我那时候忙,给耽搁了,所以这次就带着一件小礼物来向孙先生赔礼道歉了。”

    “你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心意到就好了,礼物就收回去吧。”

    孙全州有些不满的说道,甚至伸出手把礼物推了回去。

    他的位置有些特殊,也知道崔莹和钱士辉此行的目的,也不拆穿。

    但是有些贵重的礼物确实不能收,这是忌讳。

    “孙先生,你误会了,这可不是什么贵重的宝贝,这是我爷爷写的一副字而已,知道孙先生对字画有研究,所以我就献丑送给孙先生了。”

    孙全州略微有些疑惑,如果真是对方爷爷写的,那收下倒是无妨。

    他接过字帖,慢慢打开,仔细的观摩着。

    当整副字帖全部打开,他目光顿时一缩,有些诧异:“这字不一般啊,出自大家之手啊!这是临摹怀素的《自叙帖》吧,这草书,狂放秀逸,神韵十足,如果我没猜错,你爷爷在书法上的造诣很高啊,对了,你爷爷叫什么?”

    怀素是华夏着名书法家,以“狂草”名世,史称“草圣”。自幼出家为僧,经禅之暇,爱好书法。与张旭齐名,合称“颠张狂素”。

    能临摹如此靠近的,华夏根本没有几人。

    青年得意的看了眼崔莹,随后假装谦虚道:“小钱的爷爷叫钱书君。”

    听到钱书君,孙全州大惊,旋即把这副字小心翼翼的收好,感叹道:“钱老可是华夏书法界的大家啊,我曾经一直想要钱老的作品,却无缘分,没想到今天却能亲自见证,这字我收下了,帮我谢过钱老。”

    钱士辉很清楚,如果给孙全州钱,他是断然不会要,但是孙全州恰恰是个惜字如命的人,以爷爷的造诣,自然忍不住就收下了。

    “孙先生谬赞了。”

    钱士辉拱拱手旋即看向了崔莹淡淡道:“咦,崔总,手里拿着的莫非也是字画?难道崔总的爷爷也是一位书法大家。”

    此话一出,崔莹脸色微微一变。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