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任非凡离开了叶家,本想开车去咖啡店,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叶家附近居然刚好有一辆出租车停着。

    既然这么巧,那就坐出租车去吧,省的麻烦。

    话说,现在以自己的身价,也该让找个司机了。

    到时候可以让圣门安排一个人出来做自己的司机。

    那个肉身的异能者倒是可以考虑。

    等下咒者的事情解决,自己再去一趟圣门,不知道那群人服用了731部队的药剂之后,变得怎么样了。

    “师傅,去北青街的95度咖啡店。”

    任非凡上了出租车上,直接道。

    “好嘞!”

    出租车司机直接发动车子一骑绝尘。

    不知道为什么,任非凡感觉到司机有一丝不对劲。

    他视线从后视镜微微扫了一眼司机,发现对方不是修炼者,也没多想。

    “估计最近有些碰见的人太多了,有些疑心病。”

    任非凡无奈的摇摇头,双指揉了揉太阳穴嘀咕道。

    窗外的风景飞速流逝着,但是许久之后,任非凡彻底肯定不对劲了,这条路并不是去北青街的路!反而越来越偏僻,似乎是往郊区去的。

    他眼眸微眯着的看着那个师傅:

    “师傅,你走错了吧!”

    “没呢,现在那条主路,车子太多,道路堵的厉害,所以我打算抄小路去,快一点,小兄弟你放心。”

    司机爽朗一笑,回答道。

    但是眼神总是若有若无撇着后视镜看着青年的一举一动。

    任非凡也不予理会,他已经确定这辆车这个司机有问题了,但是既然对方要送自己去某个地方,那就去吧。

    既然明摆着是陷阱,闯上一次又何妨!

    不把那群人解决,势必以后会用更可怕的手段。

    把威胁扼杀在摇篮里,是任非凡一直的原则。

    没过多久,那辆车便消失在主城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

    出租车最终开到一家城外废弃修理厂停了下来。

    四周荒无人烟,倒是解决事情和后患的绝佳场所。

    任非凡眼眸平静,看着坐在驾驶位的男子笑了笑,转瞬沉吟道:“这次又是谁派你来的?对方出了多少钱?”

    这一句话顿时让那位师傅愈要开门的手定格在半空中,他全然没有想到这个青年居然早就识破了这一切。

    但是为何还如此云淡风轻?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完全可能有去无回吗?

    莫非他有什么依仗?

    “小兄弟,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好心奉劝你一句,最好待会老实点,可能那群人不会对你怎么样。”

    他的声音透露着一丝阴寒和冷意,就好像早就断定了任非凡的生死一般。

    犹如草芥。

    “你就这么断定我会留下来,而不是那些人?”

    任非凡微微一笑,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并没有再理会那位出租车师傅。

    普通人而已,不足为虑。

    想必正主马上就出现了。

    车门打开的瞬间,任非凡便发现外面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境界并不算非常高,可以忽略。

    让任非凡感觉到危险的是一个正靠在墙边叼着狗尾巴草的青年,任非凡却无法看穿此人的修为。

    要么没有一丝修为,要么修为深不可测。

    应该天级境之上。

    自然是后者,但是任非凡也不畏惧。他有着越级杀敌的能力,底牌众多,根本不用怕。

    “来了?”靠墙青年,邪魅的笑了笑,并没有抬头看任非凡,只是自顾自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眼眸很是自信。

    任非凡也没有说话,双眸如星的盯着少年,世俗界哪那么多高手?

    曾经的自己以为半步天级就是世俗的巅峰了,现在他的实力越强就接触到的面就越广,他陡然发现,半步天级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我杀人之前,喜欢自报来路,我叫丁宏,来自隐门。任门主最近在闭关,派我来会会你,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告诉我你的成长会威胁到他,我当时猜测你的境界会有些可怕,但是现在看来,任门主也是多想了。”

    “区区一个半步天级的垃圾怎么威胁的到我们赤门的门主。”

    丁宏突然间睁开双眸,眼神很是懒散,倒是在别人看来有点宅男的感觉。

    “你说的可是任非诚?”任非凡手指攥紧,问道。

    “任门主的名讳可是你可以直呼的!”丁宏冷声道。

    任非凡从丁宏的话语中又了解到一个重要的信息,看来任非诚在隐门中的地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的多。

    不光是无极道人的弟子,更开拓了自己的势力。

    赤门?有意思

    呵呵,他倒是想知道圣门和赤门遇见又会如何。

    现在的圣门自然是不敌,但是只要给圣门一些时间,任非凡相信,一定会把任非诚的势力踩在脚下!

    任非凡上前了几步,倒是全然不像一个处于下风的人,淡淡道:“你是赤门的人?既然是任非诚的势力,那就是我的敌人了,我也不介意重创!”

    “蝼蚁,你还想重创?呵呵,你根本不懂什么才是力量!”

    丁宏的声音冷到了骨髓,就好像已经决定了任非凡的生死。

    下一秒,丁宏便如同鬼魅一般瞬间来到了任非凡的面前,那双冷峻的眼眸犹如毒蛇直直的盯着少年,仿佛下一秒就是杀机滔天。

    任非凡没有丝毫慌乱,嘴角勾勒一道笑容:“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丁宏也是没想到,任非凡竟然会如此痛快,他很清楚,这种人要么有极其强大的自信,要么就是做最后的挣扎。

    他挥了挥手,示意让周围几人退开点,这次任门主难得安排任务给自己,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完成。

    他的实力在赤门处于下游,但是放到世俗就够看了的很,任门主安排他,无非就是觉得自己的实力绰绰有余而已。

    他不能让任门主失望,所以提着此人的头颅回去是最好的!

    一战即发!

    丁宏诡异的从后背抽出一把软剑,也不敢掉以轻心,淡淡轻声道:“小子,亮出你的武器吧。”

    任非凡摇了摇头,一脸平淡:“现在,你还不值得我亮出我的剑。”

    话语之中有着一丝高傲在里面,但是事实上任非凡确实是这么觉得的。

    丁宏就算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他不再理会任非凡的摇头,手里的剑带起数道剑意,每一道剑意都夹杂着剑芒在其中,这些剑意和剑芒交接在一起犹如一朵璀璨的烟花一般向任非凡覆盖而来。

    “那你就给我死吧!”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