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透视极品医圣 > 第1037章 圣医门的第五件灵器!
    任非凡面色淡然的扫了一眼裘长老,对冷清秋吩咐道:“此人就由你处置好了!”

    裘长老注定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喽喽,虽然此人多次对付自己,为人更是阴险狡诈,但是任非凡相信冷清秋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冷清秋见掌门给了自己重任,重重的点点头,道:“是,掌门!”

    说完她那冰冷的眸子扫了一眼裘长老,直接吩咐周围的守庄人道:“将裘长老带下去,割掉此人的舌头,然后动以斩刑!此事立刻执行!”

    “是,庄主!”

    几个守庄人伸出手,欲要一把扣在了裘长老的肩膀之上,却被对方躲开了。

    冷清秋的话,直接把那裘长老吓得整个人直哆嗦。

    这种痛苦的刑罚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扑通!”

    他整个人跪了下来,额头不断在冷清秋的面前碰撞着地面。

    很快,他的额头就渗出了鲜血,更是不断往外贸流,眼睛都被鲜血盖住了,有些狰狞,显然是伤的很重!

    “庄主,小人知错,请庄主再原谅小人一次!小人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冷清秋轻哼一声,撇过头去:“你得罪的是我吗,裘我有什么用!”

    此话一出,裘长老瞬间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向着任非凡而去,更是跪在任非凡面前,想要一把抱住任非凡的大腿。

    却被任非凡躲开了。

    “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请大人放过我这小人一条狗命,我上有老下……”

    裘长老见任非凡还是无动于衷,更是伸出手开始扇自己巴掌!

    “啪啪啪!”清脆的声音响彻云霄!

    任非凡都有些烦了,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抹光亮,直接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裘长老听到这句话,仿佛看见了什么生机一般,道:“大人请说,我保证事无巨细都告诉大人……”

    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任非凡点点头,问道:“那天我在你的炼器房中,发现第三枚锻造炉中有一柄断剑,我想问你这剑是从何处而来!”

    “断剑?”裘长老先是一怔,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了,问道,“大人说的岂是那把落尘降龙剑?”

    听到这剑准确的名字,任非凡眸子出现了一丝喜色。

    果然,那剑是落尘降龙剑的另外一部分!

    “那剑你是何处所得,为何要炼制?”任非凡继续问道,他总觉得里面的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裘长老欲言又止。

    “你如果敢有什么隐瞒,我直接让守庄人大刑伺候!”冷清秋突然补充道。

    裘长老眸子一缩,知道自己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了,只能道:“启禀大人,此剑曾是我曾祖父裘剑峰所铸,曾祖父是一位七品炼器师,我从家书中的得知此剑与龙族有关,藏有大秘密。

    所以一心想要将此剑修复,但是我花了几十年,也只不过找到半截而已,我本想根据这半截用其它材料复原,不求百分百一样,只求复原,但是却发现此剑有着极强的排斥性!需要复原,根本不可能。”

    冷清秋一怔,诧异道:“你的曾祖父居然是裘剑峰?”

    “正是!”

    “掌门,这裘剑峰可是华夏历史上鼎鼎有名的铸剑师,许多古老灵剑都是出自此人之手。”

    任非凡这才恍然大悟,目光落在了地上的裘长老身上,道:“如果我将另外一半落尘降龙剑提供给你,你可否将此剑铸成?”

    裘长老瞪大眼眸,想要从任非凡身上看出玩笑意味,但是却发现任非凡必任何人都认真。

    “大人,此话当真?我不得不提醒你,另一半,我可是找遍了整个华夏都没有消息啊。”

    “你只需要回答我,能不能铸成!”

    “能!”

    裘长老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清秋,此人暂时不用杀,收押下去,我还有用。”

    “是,庄主!”

    随后裘长老便被守庄人带了下去,这一回,他格外的安静,至少他清楚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但是他玩玩没有想到另外一半落尘降龙剑怎么会到任非凡的手上去。

    这把剑虽然剑灵残缺,没了什么作用,但是想要得到他必须是有缘人才对。

    之后,冷清秋直接将所有铸剑广场的人散开了,此次大比的结果依然是任非凡胜。

    做完这一切,冷清秋对任非凡道:“掌门,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好!”

    冷清秋带着任非凡去了一个密室,层层机关。

    就连无欲道人也被安排在一边休息,没有带入。

    只因为此次聊天关乎圣医门。

    到了密室最里面,冷清秋直接摘下一副面纱,露出了美丽的容颜。

    如瀑布般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柳眉的弧度恰到好处,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掌门,我脸色有花吗?”冷清秋问道。

    任非凡笑了笑,收回目光,说道:“你也别叫我掌门了,按道理说,我入门晚,应该叫你一声师姐才对,我们这次也算不打不相识。”

    冷清秋捂住嘴巴笑了笑,随后才认真道:“好一个不打不相识,不过你被师傅选中了,我自然要叫你掌门,对了,师傅老人家还好吗?”

    任非凡眉头一皱,不知如何回答,毕竟他只和师傅的一道意念交流过而已,但是根据师傅话语的意思,应该还活着,但是却不能以真身见人。

    他只能道:“师傅云游去了……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那师傅不在,圣医门又该怎么办……难道将永远成为传说了吗?”

    “圣医门的大梁,现在由我扛起。对了,按照师傅的交代,现在我必须凑齐的六样灵器,师傅告诉我藏剑山庄有一样灵器,师姐知道吗?”

    冷清秋点点头,意念一动,手心出现一把长长的弓箭。

    弓身全是赤红之色,好似一轮弯月,上面零星的镶嵌着几颗宝石,简单古朴,尊贵却又不显奢华。银色弓弦经过时间的洗礼,却丝毫不见松弛,依旧紧绷在弓身上,既优雅又庄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