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后那个黑袍老者更是一脚踏在了覃少的胸口之上,并且冷声道:“小子,我劝你还是说实话好,此人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他!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任非凡半点,他可是我们宗主的座上宾。”

    这种鬼话,覃少自然是不相信,他早就猜出了这些人身份。

    要么是魔宗之人,要么就是来自锁魂门。

    这些人找任非凡会有好事?

    邪门歪道除了杀人就是夺宝,他在万煞镇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摸偷了!

    所以覃少始终闭口不言,宁可被打成重伤,也不会脱口一句话。

    一来二去,那些魔宗的人急了。

    这任非凡的下落可是关乎到无数的修炼资源和长老之位。

    如果被别人先找到,就麻烦了!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岂能放弃!

    下一秒,那个黑袍老者更是做出了让覃少震惊的举动。

    只听见“扑通!”一声,那个魔宗之人居然直接跪在了覃少的面前。

    “大哥,我就算求你,我真的要知道任非凡的下落!求求你告诉我吧,我对天道发誓,我绝不伤害任非凡半分!大哥,不对,你是我亲爹啊!”

    这一刻覃少有些懵了。

    看着眼前跪下到黑袍老者,他下意识掐了自己一下,想要确定是不是在做梦!

    尼玛,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什么实力,更是魔宗之人,居然给自己下跪?脑残不成?

    可笑的是对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任非凡的下落。

    这到底开什么国际玩笑?

    关键,这魔宗之人还对天道起誓。

    天道起誓,在隐门绝对是无比严重的誓言,一般的修炼者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这么说。

    难道这些人真找任非凡有什么事?

    覃少在这一刻有些犹豫了,他脑海中不断计算着得失!

    那个魔宗老者见对方犹豫,知道有戏,下一秒,手指掐决,直接逼出一道精血。

    精血悬浮在了覃少的身前,那个魔宗老者继续道:“如果你还不相信,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去,而且我把本命精血贡献给你,到时候如果我对任非凡动手,你就把我的精血焚灭,这总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覃少看着眼前的精血,相信了大半!

    精血对于一个修炼者的重要程度无可厚非。

    他思考了数秒,还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那个魔宗老者看到覃少点头,恨不得扑上去来对方一个巨大的拥抱。

    “再带你去找任非凡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找他什么事?”覃少将精血紧紧的握在手心,问道。

    那个魔宗长老犹豫了几秒,认真道:“任非凡的身份极其重要,连我们魔宗宗主都对其畏惧,所以特意让我们把他请到魔宗去!至于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

    覃少有点一头雾水,但是也知道这个魔宗老者不是真正的话事人,想要从他身上问出东西也不太可能。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魔宗对任非凡只有善意,没有恶意。

    而任非凡现在正处于水生火热之中,有魔宗的帮忙或许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昨晚的时候,他好像还听到任非凡他们在讨论什么魔宗长老的事情。

    说不定眼前的情况真需要借助魔宗之力!

    很快覃少就带着几个魔宗之人向着白雾之地而去。

    ……

    与此同时,雷族长正饶有趣味的看着任非凡和几位长老的战斗。

    不知为何,明明几秒钟就能解决的战斗,硬是被他们拖了十几分钟。

    关键自己这边的长老丝毫不敢下重手!

    这就是王殿身份带来的权威之力!

    雷族长思绪不断旋转,他必须尽快搞清楚任非凡的身份。

    此人能生出那王殿独有的屏障之力,确实有王殿宇血脉。

    这一点,无疑。

    但是根据之前的调查,这小子不是在世俗长大吗?而且还在世俗建立了一个宗门,似乎叫圣门。

    王殿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子弟去世俗这种地方修炼?

    而且建立宗门?

    不对,这家伙叫任非凡,当时资料上显示来自京城任家。

    京城任家?王殿?世俗?这些东西有什么关联呢?

    对了!

    雷族长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充斥惊恐!

    这小子的身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个被困在锁妖塔下女人的儿子!

    据说当年王殿第一美女王嫣和世俗之人恋爱,更在世俗诞下一子!

    此事在隐门搞的满城风雨!

    王殿第一美女王嫣更是莫名变成了什么妖怪,最后好像还是王成祥出手镇压的!

    就镇压在王殿的法宝锁妖塔下。

    后来王殿还派出了人强行镇压这个消息,流言才慢慢停止。

    现在看来,王嫣的儿子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了。

    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野种,王殿根本不会承认,无须畏惧!

    雷族长理清一切,脸上更是出现了喜色!哈哈大笑道:“雷家长老听令,全部出手诛杀这个家伙,他根本不是王殿的人。”

    那几个雷家长老一怔,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雷族长,此人如若不是王殿的人,那屏障又该怎么解释?”

    雷族长呵呵一笑,伸出手指着任非凡道:“任非凡,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锁妖塔下的妖女生下的杂种吧,哈哈!那个妖女自身都难保了,怎么可能保你,更何况,你的身份根本不会被王殿承认!你就是个杂种!”

    任非凡一动不动,身躯僵硬。

    他知道,他的身份已经被雷族长猜到了。

    但是妖女,杂种这两个词却字字诛心!

    这一刻,任非的眸子变得冰冷之极,他的身上更是涌出了无数的血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你会死。”任非凡淡淡道。

    雷家族长冷哼一声:“任非凡你这个小杂种,你娘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你……”

    下一秒,一道狂风怒卷,任非凡的周身滚滚黑气涌动!

    黑气扩散,把一切都笼罩在其中,白雾之上的太阳也被黑气遮住,转而变成了一轮血月。

    丛林中的无数冲鸟飞绝,仿佛感觉到什么恐惧之意。

    (本章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