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9章 被动出手
    钱夕惕和韦嘉都知道,这次只怕是把祸端惹大了。

    原本只想着对外扩散一下影响,说大德被人扫了脸面而已,事情不大不小、或大或小、可大可小。没想到谣言能让事态的严重程度翻倍,以至于一不小心就没了下台阶。

    加上韦嘉被拱这件事成了普遍认可的“事实”,那么钱夕惕的形象也会大大受损,结婚之后在单位和朋友圈里肯定更加抬不起头来。

    甚至就算你现在将赵玄机杀了,也改变不了未婚妻被小舅子拱了的事实,真蛋疼。不,现在赵玄机真要是遭遇了什么“意外事故”而没了,反倒更印证了韦嘉被拱这件事,更洗不清了。

    真可谓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钱夕惕真有些后悔。

    钱夕惕则阴沉着脸,又带着些急切:“二叔,那……怎么办啊?”

    魏云亭哪怕瞧不起钱夕惕,也犯不着跟两个晚辈置气,跌份儿。有些事点到为止,你钱夕惕知道不能在我面前玩儿二五眼就行了,以后也老实点就成。

    而且魏云亭也想让钱夕惕放点血,让这小子肉疼一回。年轻人耍小聪明栽倒了自然就要付出一点代价,否则不知道锅是铁打的,也不会记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的真味。

    “还能怎么办?现在是打又打不得,告又告不得,越抹越黑。”

    韦嘉急了:“难道还让外人到处说我被强女干了?王八蛋,说我强了人家也行啊,这脸丢大了!”

    瞧,就这德行……魏云亭简直有点心绞痛,心道大哥咋就养了这么一个烂闺女。

    魏云亭叹了口气:“其实把你们两个叫过来,就是叮嘱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两个‘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多过问什么,安安分分准备你们的婚礼就是了,明白了吗?”

    韦嘉和钱夕惕对视一眼,知道这老妖怪要下黑手了。虽然事态搞得有点大,名誉有些受影响,但迫使老家伙出手对付赵玄机,钱夕惕觉得还是值得的,就凭自己身上被抽那么多鞭!

    至于说能否对付赵玄机,钱夕惕压根儿就不怀疑。自己小舅子毕竟是个年轻人,怎么跟叱咤风云几十年的老妖怪比能量?大德就是云水的地头龙,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这些年来压根儿就没输过。

    就在钱夕惕已经暗暗庆贺之时,魏云亭又冷不丁说了句:“还有,年轻人要有好的心态,要学会拿得起放得下。”

    呃?什么意思?钱夕惕似懂非懂,还以为让他看开点,不要在意韦嘉被强拱的流言?反正不明不白的。而魏云亭又以喝茶看书的装逼方式送客了,钱夕惕便和韦嘉匆匆离开。

    当这两位活宝离开之后,魏云亭拨通了一个电话,大哥韦世豪的。“看得出肯定是这小子干的好事,小聪明耽误大事。”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道微微发怒的声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是啊,”魏云亭轻叹,“尚未搞清楚赵玄机的底细,形势就逼着咱们不得不出手,仓促。”

    韦世豪嗯了一声:“当然,多半可能还是咱们多虑。这年头拉大旗作虎皮的喷子也不少,咱们两个老江湖别被一个小忽悠给镇住了,那才叫笑话。”

    魏云亭:“希望是这样。如今是你竞争理事席位的时候,而且那场大会也要开了,不能横生枝节。徐宁回来了,他做事一向稳妥。”

    韦世豪似乎对这个“徐宁”比较放心,至于具体的安排就不需要他亲自过问了。

    魏云亭又道:“对了,这件事二话流子撒风出去是源头,但之所以传播得这么快,是因为那几个刺头儿故意兴风作浪,惟恐天下不乱。”

    韦世豪冷笑:“一群试图火中取栗的蠢货,不知天高地厚。趁乱对咱们伸手的,回头一个个爪子都砍掉。”

    通话结束,魏云亭又喊来了一个中等身材、一脸阴鸷的汉子。此人看上去很阴沉,动作也很敏捷。

    徐宁,大德典当行里面经常处理棘手事务的“专业人士”。

    魏云亭喝了口茶水,道:“资料都看清楚了?”

    徐宁话不多:“看了,然后烧了。”

    魏云亭满意地点了点头:“今天是赵小贞头七,赵玄机应该在那老宅子里,摆个香烛烧个冥钱儿什么的也是正常。要是不小心香烛冥钱失了火……你懂?”

    徐宁闷闷地点了点头:“就算他察觉到失火想要逃出院子,我也会堵住门把他扔回火堆里。”

    是个明白人。

    而要是钱夕惕在这里,就会明白魏云亭最后为啥对他说那句话,要他“拿得起放得下”了——这老狠货竟然要烧了那套老宅子!

    虽然当初他贱价抵押给了大德,但他即将是大德的驸马爷啊,所以韦世豪当初就说过了,抵押无非是走个程序,回头还是给他和韦嘉处理。这倒好,老家伙要一把火烧掉。

    ……

    而在这个老宅里面,此时三大一小四个人正围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子上吃饭。

    慕容小树说请客就请客,只不过是买了熟食带过来,又叫了几个外卖。

    原本想在外面吃,只是赵玄机说今天是头七,风俗说逝者的魂魄会在今天回家看最后一眼,所以他不能让姐姐回家的时候看不到他。明知是迷信说法儿,但逝者亲属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如此,那也把多多带上,顺便让母亲看看女儿。

    赵玄机买了两瓶酒,一瓶用来给灵位上供——虽然赵小贞生前不喝酒。只不过当他把供桌拾掇完,一回头却看到慕容小树已经打开了另一瓶,一个人喝下去了三两多。

    白酒!

    “有问题吗?”慕容小树那对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仿佛很奇怪赵玄机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赵玄机揉了揉脑门儿:“没问题,不过酒可能买少了。”

    慕容小树无辜地点了点头:“你买酒的时候没说摆祭品也要用一瓶,我以为咱俩每人一瓶呢……”

    女酒神啊。

    随后赵玄机就见识了慕容小树的酒量,而慕容小树同样见识了赵玄机的酒量。

    因为看到慕容小树也能喝酒,赵玄机干脆又在门口杂货店要了两瓶,同样是高度白。

    “不能喝多了,一会儿我们仨还得回去呢。”慕容小树几乎将那一瓶都灌下去的时候,还好意思这么说。

    赵玄机点了点头:“要多喝也陪不起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酒量也差,你见谅。”

    “见啥谅呀,能喝多少喝多少,尽量也要适度。来,干了这杯。”

    一旁沈柔看得眼睛发直,呆呆地搓着自己手中仅有的一瓶易拉罐啤酒,感觉有点小尴尬。“慕容所长,你别真喝多了啊,不过一会儿咱们还得带着多多回去呢。”

    “放心吧……”慕容小树摇了摇头,“另外以后别喊那么正式,喊我小树就行,都是朋友。”

    毕竟喝了这么多了,慕容小树对赵玄机和沈柔也已经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虽然人心隔肚皮,但是大体上好人坏人能有个基本判断吧。特别是沈柔,一看就是个活菩萨般的老好人,这一点错不了。

    倒是赵玄机这家伙,神神秘秘地让慕容小树有点摸不很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