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鬼才去踢场子呢,你当我是莽撞汉……赵玄机嘴上却说:“小树,麻烦你去照顾一下柔姐和多多的情绪。特别是多多,孩子小别吓坏了。”

    慕容小树眼睛眨了几下,忽然眯了起来:“不是故意把我支开吧?”

    呀喝,还挺聪明呢。赵玄机揉了揉眉头:“说什么呢,多多这两天情绪不稳定,要是再被这鬼哭狼嚎吓到了,我怕她产生心理阴影。”

    慕容小树总觉得有点不放心,但还是哼哧着进了屋。

    赵玄机则马上把脸贴到徐宁的身边,道:“知道刚才那妞儿是谁吗?警方的模范干警,专破大案要案的慕容小树,听说过吧。”

    “啊?”徐宁竟然身体微微一颤,看得出慕容小树在云水还真有些名气。当然,更重要的是做违法勾当的人更关注警方的动态。一个年轻女警察又是解救人质、又是抓流窜杀人犯,这名声在徐宁他们圈子里早就传遍了。

    赵玄机冷笑:“别说是你,整个大德都被警方盯上了,她只是派来执行任务的,要不然你以为会这么巧出现在这里?”

    徐宁有点懵了。如日中天的大德竟然被警方盯上了?因为啥?但是也正常,要是警方想动大德的话,肯定是最高层首先布局,徐宁这样的级数不了解情况也很正常。

    “你……说这些干什么?”

    赵玄机冷笑:“给你指条活路!我不知道你以前有什么案底,但我看你作案这么娴熟,而且杀人放火面不改色,就知道以前肯定犯过大事!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呵呵……要是不把以前的事情扯出来,你放 放火未遂只关四五年就行了;但要是扯出你以前的案子,你觉得得怎么判?”

    赵玄机纯属推测,但其实准确率很高。

    徐宁的眼神之中闪烁出不安和犹豫的火花,肯定在紧张考虑。

    赵玄机补充说:“出了大事别指望韦世豪或魏云亭帮着捞你,说不定他们巴不得你死了灭口。再说覆巢之下无完卵,他们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别人。”

    徐宁一头冷汗,咬了咬牙道:“可我凭什么信你会帮我?”

    “因为你没得选。”赵玄机这话威武霸气,令徐宁倍感沮丧。他也不想想自己的处境,都已经被人吊打了,哪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徐宁的喘息急促了些:“不,我不能落入警方手里,哪怕判个四五年都不行!”

    这是被虐昏了头,才会说出这么没有深浅的话。因为这话被赵玄机这样的老辣人一听,就确定了这家伙身上肯定有重大的案底儿。因为关押之后很容易被扯出别的案子,警方顺藤摸瓜就能弄死他。

    赵玄机心中冷笑,暗道你小子果然是个累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行,只要你配合我,事成之后我自然放了你。但是能不能逃过警方的追捕,那是你的本事,跟我就没关系了。”

    “要我做什么?”

    “一会儿把魏云亭他们喊来,我要跟他们理论理论,混世界就要讲道理不是吗。”

    随后徐宁就得到了较好的待遇,虽然还是被捆着,至少不再吊起来,而是捆在了树上。裤子也提上了,甚至赵玄机拿根烟塞在了他嘴里。

    不一会儿慕容小树出来了,说好容易把多多哄睡了,而且说是舅舅在帮助警察阿姨抓小偷。小偷两个字的逼格显然低了很多,不至于吓到孩子。

    “你怎么把他放下来了?都谈啥啦。”慕容小树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拿他跟魏云亭做点交易。”

    “什么?”慕容小树的眉毛几乎都要竖了起来,“这可是杀人放火的重案,你竟然拿着他做交易,原则呢?简直无法无天!”

    赵玄机叹息一声,把她拉到了旁边的房间里,低声道:“把他扔到监狱里倒是爽快,可我能得到什么?你能让我把这房子帮多多要回来吗,你能让我得到多多的监护权吗?你要是愿意拿着多多一辈子的幸福去换你的什么立功记录,我不拦着,请便。”

    说着,赵玄机把慕容小树留在这里的录像电话递过去,意思是你要是向跟你们局里面汇报的话,请吧。

    而他最后那句话非常狠,让慕容小树有点下不来台。他知道慕容小树就算有千般疑点万般毛病,但她是个热心的好人,不会看着多多被人渣老爸欺负。

    “说那么难听干什么,真是的。”慕容小树抓过手机走到了外面,狠狠地瞪了徐宁一眼,躲进多多睡的房间里去了。

    随后赵玄机拿来沈柔的电话,根据徐宁的交代拨通了魏云亭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看来魏云亭在犹豫该不该接。老家伙肯定在等着徐宁的消息,哪知道这半夜三更的来了个陌生电话,显然让他有点摸不着底。

    最终还是接通了。

    “哪位?”

    “魏经理是吧,是我,赵玄机。”

    顿时魏云亭的脑袋几乎都要炸了!

    我勒个去,不是让徐宁去烧赵玄机了吗?很显然失手了,甚至可能被赵玄机抓了活的!

    “赵玄机?好像听谁说过这个名字……哦哦,昨天打我们大德员工的那位对吧?这大半夜的打电话是怎么了,想处理问题公事公办就好,天明可以到我办公室。”老狐狸装得还挺淡定。

    赵玄机冷笑:“还是你来我这里处理一下吧,和徐宁咱们三个见面好好谈一谈。事情的轻重缓急你比我清楚,电话上说太明白了也‘不吉利’对不对?”

    魏云亭沉默了许久,内心情绪显然是很复杂的。终于缓了口气,道:“你要谈什么,怎么谈?”

    “都说魏二爷是大德的智囊,我想你也应该能猜得出个大体,还是那句话,电话说说多了不吉利,来了就知道了。”赵玄机说,“在你猜测的基础上,我只多提出一点点小要求,就是把钱夕惕那给我带过来。”

    魏云亭阴沉地嗯了一声:“早晨七点吧,另外徐宁他怎么样了?”

    “还好,在这里罚站呢。”

    魏云亭云里雾里,不知道所谓罚站是个什么站法儿,只能硬着头皮嗯了两声,表示一会儿准时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