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27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魏云亭琢磨了一阵,道:“这样吧,刚才第一条你不也说了,房子也可以折价给我们?那就在400的基础上加50,450万一口价,所有赔偿一把清,房子我们大德也留下了。”

    加了五十万,但是要留下房子。

    虽然赵玄机也想着把这个伤心地转手出去,但是五十万的价格明显低于周边市场价。

    “市场评估至少八十万,一旦开发或许能补偿百万,你加五十有点少了。”

    魏云亭摇头:“开发也不知道多少年的事情了,至于周边价格,好,我承认确实低于市场价。但小老弟你既然计算这么仔细,那我也掰扯一下。我家员工——那是我侄子,被你踹的至今躺在医院,连我家韦嘉一个女孩子家也被鞭打,我们大德也是混世界的,这些不值二三十万的价儿吗?”

    一个是韦世豪的女儿,一个是我魏云亭的侄子,我们的两个后辈被揍了,其中女的还是被光屁股拉出来揍,你说值多少钱?你要说连二三十万都不值,那行,我马上砸给你二十万,把你外甥女揍一顿怎么样?

    这么一来,大德通过房子能再捞回几十万,等于赔偿给赵玄机只有三百七八十万。考虑到钱夕惕已经转移了人家一百好几十万,所以这个价格基本合理了。

    赵玄机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好,魏二爷痛快,我也不磨叽。一会儿银行上了班,一手转账一手放人。”

    没问题。

    这时候问题又来了,赵玄机暂时连身份都没弄好,更别提什么银行账号。他到正屋里找到沈柔:“柔姐,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一会儿让大德把钱先转你账上存着。”

    “哦,咦,你没银行卡吗?”

    “我这人银行信用不咋样,账户都被封了。要是钱存进去,马上就会被银行冻结的。”

    啊?你干啥坑蒙拐骗的事儿啦,竟然都到这地步。

    倒是里屋的慕容小树支着耳朵听,随即偷偷撇了撇嘴,显然不信赵玄机的满口跑火车。

    九点多钟,魏云亭接到一个电话,对赵玄机说账已经转了,请注意查收。当然,也要求马上放人。

    也恰在这时候,沈柔也接到了收款短信,把赵玄机喊到了正屋里。“收到了,45万,你索赔了这么多呀?向来都是大德咬别人,真没想到还有人能从大德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你真棒!”

    赵玄机一愣:“45万?没搞错?”

    沈柔也愣了,其实她没仔细看,也没留意自己的余额数字。听了之后低头又看了一下,个、十、百、千……我晕,450万!不是45万!

    “450……”沈柔的脑袋几乎有点懵了,“你竟然从大德手里弄来450万!都说大德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可你却专门吃狼啊!”

    赵玄机“谦虚”说:“也不是,其实我把这房子折算进去了。一来房子过户什么的太麻烦,耽误事;二来这里是伤心地,多多住这里也不好,我想给她换个地方,好尽快适应新的生活。”

    沈柔还是头大,就算你折算八十万的房子,也等于硬生生从大德嘴里挖出来370万。

    一直以来都是大德孬别人,哪有让它放血的时候,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完全不可思议。

    当然沈柔也忽然觉得,赵玄机这家伙似乎有点深不可测了。虽然他察觉的比慕容小树晚一些,但现在说啥也不会傻乎乎地认为赵玄机是个善良小白兔了。

    而且现在她也终于承认,当初说每年给赵小贞汇款几十万是真事儿了——这家伙太能挣钱了!先不管这钱是怎么“挣”来的。

    “这么多钱,你都放我账户里也太……回头你赶紧转走啊。”沈柔本想说也太大大咧咧了,但考虑到这是人家对自己的充分信任呢,所以心里头一阵热乎。

    有的人整天跟你朋友相处,关键时候一万块都借不出来;有的则像是赵玄机这样,认识了才刚刚一天,就放心大胆的把数百万存你账户上。这也说明赵玄机真拿沈柔当朋友,完全信得过。

    “哼,我说怎么不让我们警方参与,原来你是要黑吃黑呀!”里屋的慕容小树发话了。

    赵玄机:“小祖宗,这也叫黑吃黑吗?一来是把我姐的钱要回来,二来是替我姐的死讨回一些公道,这叫合理赔偿。”

    慕容小树还想说,沈柔也想好奇发问,但是外面的魏云亭已经有点等不及。钱都给你们汇到账了,该放人了。

    赵玄机来到院子外表示收到了钱,答应放人。“但是咱们的第二和第三条还没执行。第二条关于多多抚养权,我会和钱夕惕一起走相关程序,但第三条马上就能办了。”

    说着他看向了钱夕惕,道:“到我姐灵前磕三个响头,听不见响儿不算数。”

    “什么?”钱夕惕懵逼了,再次感受到了莫大屈辱。“凭什么?!”

    赵玄机狞笑着贴近了他,让沈柔手机播放出昨天在医院里录制下的那段视频。“就凭这个,我连杀你的心都有,让你磕头是便宜了你,畜生!”

    钱夕惕也没想到赵玄机做事这么仔细,竟然把这种录像都给找来,当然也更知自己理亏。

    但他还是不甘心,满是屈辱地转身看向了魏云亭。那知道老家伙坐在椅子上低头看手机,看毛啊,其实只是表态不会干预这件事罢了,任凭赵玄机收拾钱夕惕。

    钱夕惕只能怂了,浑身颤抖着走到赵小贞的灵位牌前,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或许负气时候的磕头真比较用力,所以三次磕头还真都听见了声响。

    而从这三个响头之后,他和赵小贞再无任何瓜葛,当然也和赵玄机没了瓜葛。一会儿大家还得去民政公安等机构走一圈儿,将钱夕惕对多多的监护权转移给赵玄机,甚至赵玄机还想把多多的名字改为“赵多多”。

    算是跟母亲的姓氏吧,当然也算是跟赵玄机的,以后赵玄机基本上就是孩子父亲的角色了,改了姓氏也更理顺,包括孩子读小学时候也不至于在学校里尴尬。

    这些事本比较琐碎,但魏云亭这个地头龙在各个部门打个招呼,再加上慕容小树身为警方人员予以协助配合,办理的速度会非常快。

    当这件事也完成之后,连多多也很钱夕惕没了关系,大家以后就算是彻底两清了?

    “怎么可能,你啥都不懂!”沈柔又冒充经验人士,“大德向来不吃亏,魏云亭更是头于隐忍的老豺狼,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柔的判断是不错的,大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魏云亭回去的路上就已经脸色死气沉沉,而据说韦世豪更是摔了那把跟随自己十几年的紫砂壶。

    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关键是丢人。

    而赵玄机也忽然双目爆射出精芒,冷笑:“难道我就会善罢甘休了?我姐因钱夕惕而死,不是抽几鞭子、赔点钱就能了断的。”

    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目前只是暂时达到了一个利益平衡点,但这个平衡太脆弱了,随时可能倾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