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很显然,钱夕惕回去之后也得不了好脸色,连韦嘉都会抱怨不迭。干的是什么破事儿啊,赔了夫人又折兵。

    只不过他们也怪魏云亭,心道你整天牛逼得跟个大仙儿一样,这一出手咋就栽了呢?他们哪知道这次只是因为遇错了对手。假如对手不是赵玄机,而是一个普通人,只怕是现在大家已经看到了一场“意外的火灾”。

    虽然他们不敢直接对魏云亭说难听的,但魏云亭这种老狐狸一眼就看出他们心中的想法。窝憋,太特妈窝憋了,自己本还像绝世高人一样安排俩年轻后辈如何如何,一转眼却被人家极度鄙视。就算魏云亭在外面的涵养十足,这次也肯定恼得不行。

    但是更让他感到心中不安的,是徐宁给他透露的消息——警方似乎介入了对大德的秘密调查,至少已经将视线盯在了大德的身上!只不过慕容小树似乎比较尊重赵玄机的意见,所以当时没有出面,一直呆在里屋假装不闻不问。

    当时在院子里被控制的时候,赵玄机去里屋几次,徐宁趁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魏云亭。这其实也是魏云亭在谈判中这么干净利索的又一个原因,因为他一时之间摸不透水有多深。而且有警察在里屋躲着,他必须尽快撤离才行。

    幸好谈判中任何关于大德的事情,魏云亭都没有透露一点。这是提前就有的心理准备,就算没有警察在里屋,魏云亭也得防备着赵玄机偷偷录音,所以关键问题都不会留下话柄。

    所以到了车上之后,魏云亭第一时间问的不是谈判的事情,反倒是慕容小树。

    “你确定那女人是警方的人?”

    “错不了,警界名人儿,电视上见过。”徐宁有点忐忑的说。

    而听了这些对话,钱夕惕大体了解情况之后,在副驾驶位置上瞪了眼睛:“就是那个慕容小树?该死,昨天我去派出所报案,她才刚刚跟赵玄机认识啊!他们应该没什么交情。至于说警方是不是针对大德,我觉得不会这么巧合吧?”

    那你不早说,草!魏云亭瞪了他一眼,心里头稍微平静了点。最好是虚惊一场,最好是赵玄机和慕容小树联手摆了一道龙门阵,故意吓唬他,好促使谈判更顺利。

    可是这种事一旦有了影子,那么留在心底就似乎挥之不去,总觉得有些别扭。魏云亭这种老狐狸都是多疑之人,没事儿都能想出事儿来,更何况似乎看到了什么苗头。

    魏云亭微微点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徐宁叹道:“也是……我就说我也是当时被捆着弄晕乎了,现在才清醒了过来。”

    妈蛋,不过现在就算回过味来,说什么都晚了。

    “所以在那院子里你对我一说,我也觉得奇怪。真要是针对咱们大德动手,再怎么着也得惊动半个局的警力,没个市局副局长挂专案组长都算对不起咱们的名号。更不会在行动开始之前,就让一个基层派出所的女警察给我们亮出这种动静,这不是打草惊蛇么。”

    “二叔,那我……”徐宁有点不安地问。

    “回去再说。”魏云亭闭上了眼睛。有些话不能当着钱夕惕说,这货不是东西。

    等车子到了大德之后,钱夕惕自行离开。他要回现在的住处拿身份证户口本等资料,然后和赵玄机、钱多多汇合,根据协议把多多监护权的问题给解决了。

    徐宁则跟着魏云亭进了办公室,此时魏云亭的脸色更阴暗了。

    关了门,就他们两人,魏云亭脸色阴沉地盯着徐宁。“宁子,二叔这辈子没对不起的地方不?”

    徐宁知道为啥,噗通一声跪在了魏云亭的办公桌前。

    “二叔,我对不起你老人家!我这次做事真的没疏忽,但哪知道赵玄机这混蛋太奇怪了,那么快就发现了我,而且那么能打!二叔,这混蛋只一招就把我干趴下了。”

    魏云亭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了一下。他知道徐宁的战斗力,寻常三四个青年混子都不是他对手。云水市能击败徐宁的人虽然不是没有,但能一招将他摆平的还真没见过。

    “二叔您看我这裤子,屁股上现在还漏风。这货用刑太狠了,我屁门子估计一两个月都够呛能好,还说要在我裤裆前面浇汽油,要不然我也不会当软骨头。您看……”

    说着转身给魏云亭看,魏云亭直接皱眉让他转回来,露出个屁门子很威风吗。

    “二叔,咱们遇到的真不是凡人儿,这回是没办法的事情。”徐宁现在脑袋有了回路,清晰了不少,“还有那慕容小树,看起来跟个女二货一样,但我特妈就好奇了,她是怎么把我录下来的。那么晚了不睡觉,我一跳进院子就被她发现了?这不正常。”

    把赵玄机和慕容小树说得很神,也就显得他自己没那么笨了。输给猪,那么你猪都不如;输给神,不丢人。

    当然这些消息也比较重要,魏云亭静静地思索着。

    他反复盘算着赵玄机和慕容小树的性格特征,试图从中发现点什么。

    特别是慕容小树,她的警方身份让魏云亭这种人非常重视。路上就让人搜集了些资料,现在已经看到了慕容小树的一些过往事情。

    虽然市公安局未必对大德有行动,但不能完全排除慕容小树的单独行动。这种二货警妞儿很另类,解救人质、只身抓杀人犯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不排除她闷着脑袋横冲直撞,就给撞出点什么事儿来。

    “算了,咱们爷俩毕竟交情过命十几年,这次你把二叔扯进去,二叔也不跟你计较了。”

    “谢谢二叔体谅。我这就离开云水,就算死也死在外头,绝不给二叔添麻烦。”

    “你是得出去,但原计划到南方躲躲是不行了,不安全。”魏云亭摇头道,“我有种不安的预感,总觉得事情不会很简单了。”

    都严重到这种地步了?不是推测说警方并未对大德有行动吗?徐宁不懂。

    但是这些年来,魏云亭这老狐狸的嗅觉一向灵敏,年轻一辈都很佩服。

    魏云亭凝重地思索了一会儿,道:“我想送你去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警方肯定找不到。那里会有性命危险,但也可能博一个大气运出来。能在那里混出个人摸狗样的话,回头就算大德也得托你的庇护,你愿不愿意冒这个险?”

    “哪里?”徐宁愣了,还有这种地方?

    “我也没见识过,只能请高人帮忙牵线儿。”

    徐宁咬了咬牙:“二叔,我这命是白捡的,还怕什么危险。”

    “那行,事不宜迟你赶紧走,我怕慕容小树会盯上你。她虽然在院子里给赵玄机面子,但出了院子就未必了。”

    赵玄机当时就对徐宁说了,会放他走,但是最终能逃多远就看徐宁自己的造化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