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4章 一群老戏骨
    可以说,陈琳简直就像这桌的女王,高傲巡视着自己的疆土。

    当然,基本的礼貌是有的。对每个人报以一个礼节性但是有点僵化的微笑,便大大方方落座在魏云亭右手边的主宾位置。

    “市公安局刘局长去我那里检查工作,来得晚了点。魏二叔一会儿别罚我酒,我可是把刘局丢在那里来赶您这一场呢。”

    这话够装逼。再怎么说,人家公安局是你们保镖公司的主管单位,局领导去你公司检查工作了,晚上陪一顿便餐总是应该的。哪怕别人检查之后就走了,敢直说把刘局长丢那里,这就不一般。

    当然,也凸显出她对魏云亭这场饭局的重视,够给魏云亭面子。

    或许魏云亭还不至于被这种人脉能量所惊讶,但是一桌子人显然都能掂量出陈琳这话的份量。别的不说,要是刘局长带队去他们那里视察,他们非得像孙子一样伺候得妥妥的。毕竟都是社会人儿,用得着警方的时候太多了。

    但人家琳姐就是这么牛掰,这么敞亮。

    为啥陈琳能坐主宾的位置?刚才这一句话就把一切都说明了。也难怪她年纪轻轻,却被一群社会名流众星拱月般高呼琳姐。

    在很多圈子里,“姐”这个字未必指的是年龄,而是地位。

    至于陈琳的身份,虽然只是天和泰安保咨询公司的副总裁,但问题在于正牌子总裁是她老爸。以大公主的身份出现,自然和职业经理人那种副总的性质截然不同。

    她老爸陈泰雄也是一方高人,现在也基本上淡出了日常,很多事都交由陈琳和她哥哥陈琨来管理。但是“淡出”并非“退出”,老爷子的影响依旧巨大,名号依旧如雷贯耳。大德的韦世豪,天和泰的陈泰雄,并称“云水豪雄”。

    由此也能判断出陈琳在圈子里的位置。

    魏云亭是大德当之无愧的主事人,韦世豪生死兄弟;陈琳是天和泰新当家,也是公司最有力继承人。两人除了辈分差着一辈,实际地位其实半斤八两,所以陈琳对魏云亭说话才这么不亢不卑。

    “琳总能来就是给我面子,哪敢罚你的酒。让你喝多了,回头雄哥还不刺挠我。”魏云亭笑着说,“来今天给你介绍一位朋友,算是个不打不相识的小朋友,赵玄机。”

    初次见面,男士总要主动打个招呼,这是基本的礼节。于是赵玄机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向别人一样喊了声琳姐好,又道了句久仰,虽然说不定两人谁年龄大。

    结果这回有点小小的吃瘪,因为陈琳竟没正眼看他!

    这高冷妞儿只是微微扭过来半边脸,不冷不热。“听说你的名头儿了,这两天人气很高啊。”

    人气?还不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小舅子给姐夫戴绿帽”事件,这人气不要也罢。

    赵玄机觉得有点不舒坦,但也没跟女人一般见识。哥们儿今天是来跟魏云亭平事儿的,跟你陈琳无关。你不爱搭理我,我也懒得巴结你,说不定以后再无交集呢。

    而陈琳却还是继续着话题,直视韦嘉。“嘉嘉,听说你被人欺负了?”

    韦嘉顿时着急了:“我去,没有啊!今天就是说这件事儿的,我真的没被他……”

    陈琳冷笑:“千万别为了顾忌名声而包庇混蛋!我一向最讨厌‘欺负’女人的男人,真被欺负了就对我说。谁敢那么欺负了你,我让他永远失去欺负女人的能力!”

    这话简直就是直接说给赵玄机听的呗!

    而且乍一听,这妞儿简直太维护韦嘉了。一般人一听这个,肯定觉得她和韦嘉是铁姐们儿,而且非常行侠仗义、嫉恶如仇。

    这么一来,陈琳刚才瞧不起赵玄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其实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对强拱犯极其反感的,特别是女人,所以陈琳刚才的表现合情合理。

    但赵玄机觉得不对劲。

    就算不知道天和泰与大德的确切关系,但至少人家大德不是吃素的,真要是想报复,也不需要你天和泰来帮着出头。

    再说,任何圈子里往往一山难容二虎,天和泰与大德之间不可能非常和睦。从魏云亭对陈琳这么尊重,就能看出两者的关系还不至于好到如胶似漆。

    客套,本就是关系不够贴近的外在表现。真要是好到穿一条裤子,哪有什么客套可言。

    相反,陈琳这么干却又起到一个反作用——就算赵玄机和韦嘉澄清事件,很多人也会觉得像陈琳说的那样,这是为了维护韦嘉的名誉而在这里演戏。

    这么一来,就算赵玄机说得再诚恳,还是会有人相信他有可能真的拱了韦嘉。

    “难道这妞儿是故意的?”赵玄机心中暗忖,“这么看来,这个陈琳貌似简单直接,而实际上心机挺重的。不过这名誉就算洗不清,最吃亏是韦嘉也不是我,随你便。”

    魏云亭也似乎感觉到了话风不对,当即摇头道:“琳总果然女中豪杰,爽快。不过韦嘉这件事确实只是误会,要不然她和夕惕以及赵玄机也不会坐在一起了。玄机小老弟,对吧?”

    赵玄机点了点头:“是啊,当时我姐刚去世,钱夕惕就和韦小姐走在了一起,所以心里头不爽跟钱夕惕闹了点别扭,和韦小姐无关。”

    钱夕惕马上唉声叹气:“要说玄机跟我着急,也在情理之中。小贞她走了没多久我就……哎,但这事确实跟嘉嘉无关,鬼知道最后传成了这模样。”

    这演技也可以,虽然没有陈琳那么委婉,但贵在投入。

    只不过还有更投入的!这时候一个长相猥琐、贼眉鼠眼的男人在桌子角落里吭声了,这家伙就是绰号“二话流子”的刘二。虽然他也在圈子里混,但地位什么的低多了,就是个活宝。平时他哪有机会坐在这桌人身边,此时无非是要他来做必要的表演。

    “都怨我!”二话流子啪的一声打在自己脸上,声音清脆响亮,“当时钱科长对我抱怨了两句,说是他被自家小舅子给打了几下。结果我就瞎联想,添油加醋说了出去。大家知道我这一张破嘴没少惹了祸,这回甚至让韦大小姐跟着蒙冤了,我TM真该死。”

    说着又是啪啪两巴掌,便斟满酒对着韦嘉深深鞠躬,脑袋几乎能贴在桌面上,随后一饮而尽。“希望韦大小姐别跟我这浑人一般见识,要怎么罚我都认了。”

    赵玄机心中苦笑,心道今天来了一群老戏骨啊,演技一个个都棒棒哒,却又各怀鬼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