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伴随着一声“魏二爷救我”,整场混战戛然而止,赵玄机也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逃跑”历程。

    此时的他正拿着一把切烤全羊的锯刀,站在魏二爷身边对外防备。但是大家都知道,只要这刀真的扎下来,最容易“误伤”到的肯定是魏云亭。

    而虽然赵玄机一直在“逃”,但所有人都看得出这家伙逃得太有章法了,简直是以逃的名义一路横扫。但你拿不到他的任何把柄,他就是被人追得到处逃亡呢。包括现在也不是劫持魏云亭,而只是希望魏云亭能“救”他,至于手中的锯刀也只是本能的防卫武器。

    “魏二爷,赶紧让乔大眼勒令他的狗腿子住手啊!”赵玄机貌似紧张,“再追下去我就只能翻窗户跳河啦,会出人命的!乔大眼是你喊了的朋友,他得给你这个面子吧?”

    魏云亭还能说啥?假如还不停下的话,那把锯刀……刚才谭云鹤他们能误伤了乔大眼和邓虎,回头就能误伤了他魏云亭。到时候赵玄机还没有丝毫过错,表面上完全是乔大眼的手下伤了魏云亭,你们两家去掰扯。

    魏云亭只能赶紧喊停:“都停手!大眼,还不让你这些人停下!干嘛呢这是,都是我请来的客人,吃顿饭怎么就打起来了。”

    其实不等乔大眼说话,谭云鹤他们就已经停手了。只是四人心里憋屈得要死,一身力气没能使出来,偶尔使出来两次还打在了自己人身上。而且这次任务做成了这样,显然大损他们的威名。

    混他们这一行的,名气就意味着价值。听闻你曾是金卡保镖,那么你每次出手的酬金会达到多少;而听闻你连续失手了几次,失手率有多少,酬金自然相应降低。

    场面暂时平静下来,韦嘉已经扯好了衣服,只有乔大眼、邓虎和钱夕惕在那里痛苦地哼哼唧唧。赵玄机满脸关心的神色,摇头叹息:“都别闲着,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啊,估计伤得不轻啊。”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谁打电话?大家都专心看大德和这些人的表演呢,万一打断了节奏谁负责?毕竟不知道魏二爷现在啥想法。

    这倒是更进一步暴露了谭云鹤等人的真实身份——你们老大被你们自己打成了这样,你们竟然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

    还是要听魏云亭的安排,这四人才赶紧将三个伤员抬出去,只不过出门之后就交给乔大眼和邓虎他们真正的手下了。

    “云水一线”里,赵玄机似乎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头的汗,事实上一点冷汗都没有。不过咳嗽是真的,似乎剧烈运动之后的过劳。“魏二爷,你这些朋友的脾气都太火爆了,这样不好,以后我可不敢跟他们坐一个桌子吃饭了。”

    魏云亭心里头恨不能活剥了他,但嘴上又没办法这么说,只能脸色铁青地说:“好在你没事,倒是他们几个伤兵满营了。”

    “运气、运气……”赵玄机非常谦虚。

    而现在,大多数人已经对赵玄机有了新的看法。战斗力毋庸置疑,至少躲闪的本事炉火纯青,但更让人佩服的是战斗时候的这份心智。始终拿捏着火候儿,让对手吃了闷亏都无话可说。

    这时候赵玄机再次说告辞,就真的没人拦路了。或许出门之后,谭云鹤等人可能还会找麻烦吧?所以众人看到赵玄机下楼,以陈琳为首都纷纷走下来。

    果然,酒楼门口谭云鹤四人都等着呢。看到赵玄机出门,四人马上冲了上来。这里的环境就非常宽敞了,非常适合多人群殴一个。

    面对四个显然经过专业训练的高手,赵玄机也知道有点玄了,搞不好真可能要栽!

    外人都不知道的是,赵玄机现在身体状态非常差!要不是这样,岂会一直咳嗽不停?对付寻常事件毫无问题,但现在的状态对付四个专业的王牌打手,太悬了。

    “看来有点托大了,当初没想到大德能一下子召集这么多的高手。”赵玄机心想着,“这种阵容的组合,就算放在一个省的范围内也算是非常强悍了吧。小小的云水,卧虎藏龙啊。”

    想到这里,赵玄机甚至生出一个念头——真不行就返回酒楼,再次挟持了魏云亭这老龟孙。当然理由也充分:你召来的朋友跟我过不去,那你得负责到底。真不行就游过背后的小安河,就是狼狈了点。

    可就在这个时候,赵玄机背后忽然走来一个女人,竟然是陈琳追了上来。而当她来到赵玄机身边的时候,谭云鹤等人也没继续迫近,毕竟摸不准这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但是谭云鹤他们知道,陈琳也是不能误伤的,否则会引发天和泰的疯狂反扑。虽然天和泰的规模和实力不如他们当初就职的那家保镖公司,但毕竟也是一方霸主。

    况且陈琳身边也有一个女保镖跟着,显然也是身手不错的那种。保镖公司里抽选一两个保护自家老总的,自然不能拿不出手。而且不远处,陈琳那辆奔驰S600里面还有一位驾驶员。通常情况下,这种人物的驾驶员也都身兼贴身保镖的职责。

    两个拿得出手的,再加上赵玄机,而且还有误伤陈琳的风险……这些考虑让谭云鹤等人不得不犹豫。而且背后的景雷甚至微微抬头看向二楼,云水一线窗户里露出了魏云亭的身影,似乎暗示他先不要动,看陈琳这小娘们儿究竟要做什么。

    这时候陈琳来到赵玄机右边,双手抄在风衣兜里目视前方,并未看赵玄机。

    “现在,你似乎有点小麻烦。”

    “还行,不算太麻烦。”赵玄机不冷不热。

    陈琳却冷笑一声,看了看她右侧的一个高个儿冷峻女人,道:“紫竹是我的贴身高手,眼力不会差。她说看你刚才的表现虽然惊人的强悍,但终究不是对方四个人的对手。”

    赵玄机点着头看了看那个高个儿女人,得,这个叫紫竹的女保镖似乎比陈琳还冷,哼了一声就扭过头去。

    赵玄机笑了笑:“那陈小姐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来看我出丑的?”

    “当然。”陈琳毫不介意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