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上来就挑战教官,而且四个人联手,这也叫挑战?”

    冯百年狞笑:“怎么了,不敢应战了?没本事就滚!”

    这是不讲理。就算是寻常的师父,能打得过四个年富力壮的徒弟吗?

    赵玄机摇了摇头:“那么,这地方能随意挑战教官?一个接一个的车轮战,就算三丰真人再世也挡不住对吧。”

    冯百年笑道:“就这一轮,你能熬过去就算你本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玄机冷笑,“我的意思是,挑战教官权威是要付出代价的!挑战失败的话,呵呵,你得滚出天和泰!”

    在学校里,你能随便挑战自己的老师吗?在工厂里,学徒能随便挑战自己的带工师傅吗?连点尊师重道的观念都没有,那还成何体统,所以赵玄机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说完赵玄机冷视这四人,结果四个人明显出现了一点退缩情绪。他们只是天和泰的保镖,而不是冯百年的私人部下。要是为了巴结冯百年而出头,万一栽了的话,可就丢了饭碗了。

    值吗?

    虽然四人打一个的胜算大得很,但总部高薪聘请的副主任、副总教官也肯定不是吃素的吧。任何战斗都可能出现意外,而这个意外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赵玄机冷笑:“希望你们记得自己的身份,认清楚自己是给谁打工、拿谁的薪水!而不是谁豢养的鹰犬,更不要傻儿吧唧被别人当枪使!”

    那四个保镖更畏缩了,冯百年则恼了:“怕什么!四打一还输的话,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四个人顿时左右为难。

    而赵玄机则大手一挥:“冯主任,强扭的瓜不甜,你何必为难他们几个?你们四个,我现在以副总教官的名义命令你们退回去。”

    冯百年一瞪眼,那四人刚刚抬脚就不敢往回退了,看来冯百年在这里积威甚重。

    赵玄机冷笑说:“我的意思是,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的机会。你们四个退回去,重新开始选拔愿意拍冯主任马屁的。欢迎踊跃报名,免得让人家真正愿意拍马屁的人没了机会。同样还是选择四个人,一个都不少。”

    赵玄机这一招绝对狠!

    第一,他知道冯百年选择的四个家伙,肯定是这几十个保镖里面最能打的,而且是最善于配合的。作为总教官,冯百年肯定最熟悉每一个保镖的特征。但重新洗牌再选择四个的话,能力水平可就参差不齐了。

    第二,在赵玄机高压态势下还敢站出来的,那可真是甘心拍冯百年马屁的铁杆,也是冯百年的死党。要是趁机将四个这样的家伙清理出去,冯百年等于被剪除了羽翼爪牙,以后作恶能力会降低很多。

    第三,一旦这四人之中某些人退回去,就算是得罪了冯百年。那么以后在冯百年和赵玄机的争斗之中,不得不投奔赵玄机这边。赵玄机正愁在这里没有根底,要是一来了就能拉拢几个小弟,也算是意外所得。

    赵玄机瞬间想到这些,可见这家伙的思维不一般。而作为出了名的二货,冯百年除了能想到第一点,却很难一瞬间想到第二点和第三点。

    而从长远来看,第二点和第三点其实才更重要。

    赵玄机这话说得完全在理,而且同样还是同意一个人同时打四个,你们还能怎么说?

    那四个保镖更犹豫了,这时候赵玄机语气平和一下,挥了挥手:“回去回去,都回队列里,重新选择四个真心愿意跟我打的。被强按着脑袋跟我比试,我也不忍心对你们下狠手,这样打起来也没意思。偏偏那些强行要出头的还没了机会,也会抱怨你们几个。”

    四人之中的三个借坡打滚儿,退后两步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反正副总教官是这么说的,而且副总教官还是琳总亲自空降下来的,我们服从公司的安排也不算过分。

    冯百年当场气得吹胡子瞪眼,但总不便于强行拉那三个人出来。于是怒喝一声:“没骨气的玩意儿!还有谁,出来三个!”

    一边说着,一边对坚持留下来的那个家伙报以赞许的目光,似乎这才是经得起考验的铁杆儿战士。

    而作为天和泰训练基地一直以来的总教官,冯百年的铁杆还是有不少的。顿时站出来十来个人,这个比例可不算小。虽然现场五六十人,但要知道绝大多数都是中间派。真正能有十几个摇旗呐喊跟着拼命的,这就很了不得。

    冯百年点了点头,从中挑选了三个得意的货色。但赵玄机也暗暗记住了这些人的面貌,心道这些都是将来的刺头儿,肯定会跟冯百年抱团儿给赵玄机过不去。

    一下子就明确了阵营划分,只能说冯百年也够二了,将自己底牌在十分钟内就暴露了出来。

    如今再度凑齐了四个人,刚才选择留下的那位自然成了带头的。他叫刘俊凯,天和泰比较知名的一位保镖,近身格斗能力很不错。现在他既然选择了对抗,那就意味着将赵玄机得罪到底,没有回旋余地,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死磕。

    “赵玄机,我们输了就一定得离开天和泰?”

    “你说呢?”赵玄机冷笑,“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要是一点代价没有,你以为教官是幼儿园阿姨,陪着你们整天过家家呢?你们当中有几个,整天没事儿挑战冯百年的?”

    “好!”刘俊凯说道,“那你要是输了呢?”

    “谁输了谁滚,这是当然。”赵玄机已经看出来,单是从精气神上来看,这四个人的组合就比刚才那那四个弱了不少。“但是,冯主任你呢?”

    什么意思?冯百年又一瞪眼。他正为赵玄机敢于迎战而窃喜,没想到赵玄机又问到了他的头上。

    赵玄机笑道:“你怂恿学员挑战我这个副总教官,你良心不会痛吗?一来有失老员工的体面,二来也有损咱们同事班子的团结,这样不好。”

    “你TM到底啥意思?说!”冯百年不是个会兜圈子的人。

    “我意思是,既然能戳事儿那就得有点代价,算是增加一点彩头儿。”赵玄机笑道,“赌咱们每人半年的底薪,怎么样?”

    赌博是不对,但赵玄机这是耍赖。我要是赢了,自然是我赚你十五万;我要是输了,嘎嘎,我不是滚蛋了吗?底薪为零,给你一半又如何!

    也就是说,我要是输了的话,也得恶心你一下。

    冯二货正在气头上也没觉得啥不对,当场咬牙道:“好!就怕你没赚钱这个命!”

    成交!赵玄机打了个响指。

    他这是连连坑人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