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们这是什么作风,简直不拿教官当爷们儿!”赵玄机走出来正色道。当然心里头暗暗发麻,那十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站在门口像是参观,这场景实在惊人。

    甚至让赵玄机为之后怕的是,当时两个女学员正准备爬上隔断偷看呢。要不是随后跟来的女教官喊停,那可真吓人……

    这个名叫吴晨月的女教官苦笑:“拦不住。咱们训练基地的老规矩,任何男教官或男学员新来这里,都有被女学员集体参观一次的权利。谁叫你瞎大方,让她们觉得你非常平易近人。”

    我是平易近人啊,但不能这个“近”法儿。幸亏哥们儿刚才没拉粑粑,真被你们瞧见了那还了得。

    赵玄机:“那么女学员或女教官来了,我能参观吗?”

    “流氓!副总教官真流氓啊!”

    “简直太没羞没臊了,哈哈!”

    “可以参观啊,欢迎欢迎,反正我们不是新学员。”

    这群妞儿果然可以。

    赵玄机硬着头皮走出厕所,后面跟着一帮花枝招展的女子,他本只是希望从这些女子身上打开突破口,让自己尽快融入到基地队伍之中。哪知道这些妞儿真热情,有点收不住情绪。

    而在不远处,那些男学员也正有点不知所措。男人的立场观一般较重,站错队往往会很倒霉,所以不便轻易表态。

    但是大家却也觉得,这位新来的副总教官是个人物。不但上头和琳总是死党,而且有自己的本事,同时又很容易相处,所以和这种新领导僵持着肯定不是最佳选择。

    赵玄机很清楚大家的心理,来到大家面前之后笑道:

    “咱们先声明一件事,那就是不要纠结!大家都是为天和泰公司打工的,不是某个人的私家军,所以也别觉得跟着谁、不跟着谁。你们是打工的,我和冯主任也是,职务不同但身份一样。”

    说起来很平易近人,但却一下子拉开了和冯百年的距离,要知道冯百年的主人翁意识可太强了,一直把天和泰当成自家产业,也把那些保镖学员当成自己的私人学员。究竟哪种关系更让人舒坦,不言而喻。

    “所以,以后大家只要各安其职就好。我教我的东西,你们训练你们的,不用在意我和冯主任怎样怎样。那是我俩之间的事情,你们不要强迫自己站队划阵营,累。”

    一群人顿时轻松了下来。而且能把阴谋性质的语言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也是少见,大家觉得赵玄机这人真不错,什么都摆在明处,而且不让大家为难。

    “大家本来的训练课程就比较松散,自由支配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你们可以随时和我切磋,或者三五人的小课,或者几十人的大课都可以。但你们也随时可以去听冯主任的课,无所谓,我欢迎,毕竟博采众家之长才能进步更快。”

    这下大家更轻松了,连听课都是自由的。要不然某些人聚集在冯百年这里,某些人聚集在赵玄机身边,就算不刻意划分阵营,这阵营也自动分出来了不是。

    “其实最重要的,是全体学员们的团结。大家将来出去执行任务,随时可能将后背交给你身边任何一位同事,因此咱们都是近乎战友般的关系,划分什么阵营那是自毁长城。”

    顿时大家都受到了鼓动,吴晨月首先带头鼓掌,随后全场掌声雷动。可以说,赵玄机的局面就在这一阵掌声之中迅速打开了。

    “这也算是一堂思想理论课吧,而且我认为‘团结教育’也是最重要的一门课程。再加上刚才的实战教学,今天上午就不教别的了。咱们下面的时间相互认识一下,女士优先自我介绍……”

    一个个盘膝坐下,交头接耳其乐融融。

    而当初没有跟赵玄机对抗的三个精英学员最是暗幸,心道幸亏没和这位招副总教官冲撞。刘俊凯那种下场先不说,至少得罪这样一个良心教官显然没意义。

    ……

    而在主办公楼九楼那间副总裁办公室里,陈琳双*叠放在桌面上,倚在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之中,兴致勃勃地观看电脑屏幕。

    按说这种姿态太不雅,可是那丝袜大长腿交叠平放,却又展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奇特诱惑力,彰显出一抹高冷又不失狂野的气息。

    在她身后,一左一右分别是叶赫和紫竹,同样仔细观看电脑屏幕。至于画面内容,赫然是训练场馆里的情景!

    大家都不知道,甚至陈琳的哥哥都不知道,她在训练场馆的主场馆里安装了监控窃听设备,画面声音俱全。做保镖行业,搞出这些窃听监控手段其实不难。

    当然,卫生间更衣室什么的肯定不会监控,涉及**。陈琳只是要保证随时看到大家的训练情况、刻苦程度,由此让自己对每个学员有一个更加确切的判断。

    当赵玄机进入场馆,叶赫和紫竹就被陈琳喊来一同观看,想看看赵玄机这家伙究竟有多少斤两,是不是值那三十万的底薪。

    哪知道刚一进去,竟然就看到一场全武行。事情起因很明确,显然怪冯百年没事找事,陈琳当时就很恼怒,甚至准备亲自去一趟,假装撞见了然后制止。可是叶赫说不用,因为他知道赵玄机能应付,而且想再次看看赵玄机的出手,以便更准确的判断。

    随后赵玄机一个人干翻四个,动作潇洒自如好似行云流水,陈琳算是开了眼界了,连呼“买得值”。

    而到后来赵玄机为学员们上那场“思想理论课”的时候,陈琳就沉默了,事实上叶赫和紫竹也沉默了。

    良久,陈琳收下双腿缓缓坐直,签字笔头轻轻敲击桌面,最终摇头叹道:“是啊,团结教育……对于我们保镖行业这种高危行业而言,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连一个刚刚上班一天的教官都知道这些,可我们兄妹之间却还争来争去……”

    叶赫和紫竹都没说话,现场沉默地难受。

    最终陈琳轻轻吐了口气,道:“算了,先不说这些。不管怎么说,赵玄机这个副总教官是聘对了,只可惜这混蛋只答应做一年。”

    就在她微微感慨的时候,忽然敲门声响起。不等她同意进来,这门就被推开了。整个天和泰公司里面,有资格这么干的只有陈泰雄和陈琨,而会这么干的就只有陈琨一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