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61章 连续坑杀的毒计
    当晚赵玄机在天和泰加个班,帮一群新来的学员补习一下,好让他们追上前面那些学员的学习进度,如此一来大家就能一起上课了,学员们的时间能更充分利用。

    不得不说,赵玄机从不恃才傲物,不会因为自己有本事就摆架子。既然拿了人家的薪水,不管薪水高低至少是你自己答应的,那就得好好干活儿。对于这一点,陈琳同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课程也快要结束了。外面淅沥沥下着小雨,赵玄机已经准备搭公司谁的便车回去。可是就在这时候,忽然沈柔的电话打了过来,但说话的却是多多,声音紧张情绪激动——

    “舅舅,我和沈阿姨在地下车库,被……被坏人抓住了,用刀给……”

    这么紧急的电话戛然而止。

    饶是平时很冷静,此时赵玄机的脑袋也轰然大了。无论沈柔还是多多,都万万不能出事!

    而且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竟然也能被人给盯上,对方简直不要脸了,完全不顾道义!

    赵玄机当即交代了一声,行色匆匆离开了教室。来不及多说,而且关键时刻也只能借用一下公司的车。比较巧的是,陈琳这个工作狂此时也在加班,所以干脆让叶赫开车带着他回去。

    可是远水不解近渴,毕竟是在白石镇上啊,距离市中心还很远,就怕是来不及!

    而在他俩离开了天和泰之后,却没人留意一个人悄悄向外打了个电话——冯百年!

    冯百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眼看着叶赫那辆黑色奔驰带着赵玄机风驰电掣的离开,将电话打给了魏云亭——

    “魏二哥,这小子出去了,用的是陈琳那辆奔驰S600,倒是方便你们辨认。不过叶赫也陪着一起,你们留意着点。”

    “叶赫亲自陪行?陈琳还真舍得,看来他们关系真不错。”魏云亭电话上冷笑,“放心吧,差不了事。”

    冯百年冷笑:“这样也好,一下顺便把叶赫也解决了。”

    ……

    一路上叶赫也没了往日的顽浮笑容,脸色冰冷凝重。“祸不及妻女,何况沈小姐跟你只是普通朋友,多多更才是个六岁的娃娃。能干出这种事儿来,简直没脸没皮!”

    赵玄机的脸色更加阴沉,并马上跟慕容小树打电话,可蛋疼的是小树竟然也在派出所里加班。事实上,派出所加班才是常态。虽然小树也会马上赶过去,可是市区里面路况拥挤,不一定能比赵玄机先到。

    叶赫冷哼一声,车子再度提速。这里只是一条没有路灯普通的省道,天色浓黑如墨,淅沥沥的小雨阻挡了视线也打滑了路面,叶赫愣是开出了接近一百公里的时速!

    赵玄机虽然心中急切,但还是不得不认可叶赫的车技。眼看着一辆辆车被他超越,有时候惊险地躲过迎面而来的车辆(道路中间没隔离带),每一次都能让人把心提到嗓子眼儿。

    当然,被超越或绕过的那些驾驶员,肯定一身冷汗地骂叶赫不是东西吧。这么开车在路上是很招恨的,但这不是因为要救人吗,没办法。

    但他俩不知道的是,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加油站里,一辆大货车也已经刚刚加满油,拖着庞大的身躯上路了。这辆大车拉的是一根根圆木,满满当当。这种大货车就是马路杀手,最容易酿出恶*通事故。

    但这回“杀手”的名号不是白给的,因为他们做的真的是“杀手”的行当!

    在大车车尾的圆木上,其实静静趴着两个身穿黑雨衣的家伙。在这种阴沉的雨夜里,就算盯着看都不会看到他们的存在。

    而他们手中,抓着的是一根打了活结的绳子头儿。只要扯开了绳子,就能顺利将三根好几米长的大木头推下车。

    比如看到赵玄机和叶赫来了,趁着对方如此高的车速,忽然将三根圆木推下车阻挡了本不宽敞的公路……

    会死人的!

    就算奔驰车里面打开了安全气囊什么的,但伤残也是少不了的。一个缺胳膊少腿的赵玄机或叶赫,还有什么能力折腾?

    而这两个披着雨衣的家伙,赫然就是在安河盛酒楼里,和赵玄机打斗过的那两位,开车的是他们新喊来的一个从未露面的同伙儿。至于在清荷小区里面追踪威胁沈柔的,则是谭云鹤和景雷。

    说到底这就是一个连续坑杀的毒计。先选择一个湿滑的雨夜,又以沈柔和多多的安全来打乱赵玄机的心,让赵玄机不得不匆促上路、拼命赶时间,再在路上遭遇车祸……只是没想到叶赫也亲自陪同,而对于魏云亭或冯百年而言就是意外惊喜了。

    一旦车祸出现,警方或许会介入调查,但开车的那人是个生面孔,直接说是意外得了。大木头不慎滚落,导致后车出现事故,我能咋办?顶多就是赔偿呗,背后的金主又不差这点赔偿的钱。

    当然,曾和赵玄机打过架的那两个穿雨衣的,肯定不会再露面了。他们推下木头之后就会离开云水,从此天高路远再不相逢。

    针对赵玄机的阴谋,在这个雨夜里悄无声息地上演着。赵玄机自己也不知道,一条死亡的绳索已经套在他的脖颈上,随时可能骤然扯紧。

    可他现在真的来不及考虑这些,只是不停拨打沈柔的电话。可是这时候沈柔的电话也不通了,能急死人。

    ……

    事实上在清荷小区的地下车库里,谭云鹤和景雷玩儿的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们其实也没想着真正拿沈柔怎么样,只要能将她困住,迫使赵玄机惊慌失措地上路就行了。到时候只要赵玄机的车祸爆发,他俩顺势就会离开。

    所以他们戴着大沿帽,帽沿下面其实还裹着一层薄薄的淡黑色丝袜。车库里空空荡荡,就算偶尔有人擦肩而过,也不会留意到他们低着头的面孔。再说他俩也一直躲在暗处不和人碰面,直到沈柔的那辆白色别克缓缓驶入自己的车位。

    这时景雷和谭云鹤才忽然出现,一把拉开了沈柔的后车门。沈柔惊慌失措,本要再度启动汽车,但是背后景雷已经上了后排,并且一只手抓住了多多。

    背后,景雷压低了声音冷笑:“沈小姐别怕,就是个小游戏而已。我们知道这事儿不太地道,所以也尽量不会伤害你和孩子——前提是你不要做无用的挣扎。”

    副驾驶位置上的谭云鹤倒是非常无耻,伸出手就想摸沈柔的脸,还啧啧赞叹女人漂亮。

    结果那爪子刚伸到半空中,就被后面的景雷一巴掌拍了回去:“咱们是来干大活儿的!马勒戈壁的,用这种手段对付女人小孩儿已经够下作了,你还嫌不够脏。”

    “擦,感情咱们是来学雷锋的?得了吧,还以为自己多高尚。”谭云鹤虽然这么说,倒也不再试图对沈柔无礼,毕竟做的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应该知道分寸,不能节外生枝。只用一把短刀抵在沈柔的右腰,令她不敢乱动弹。

    景雷则取出沈柔的手机,让多多给赵玄机打个电话。小孩子懂啥,吓得不行说了几句就被景雷及时挂断,所以赵玄机听到的是半截,而且再拨打的时候就已经关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