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62章 丝袜!又是丝袜!
    根据整体的计划,让多多向赵玄机求救之后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之间,赵玄机就应该“被车祸”。这个世间比较容易判断,因为赵玄机接到电话之后肯定不会迟疑哪怕一分钟,路上也肯定以极快的速度飞驰。

    在此期间,景雷必须胁迫着沈柔离开这个地下车库。因为就算赵玄机不能赶来,也得防备着报警之后被警察包围。

    只不过这时候沈柔就不怎么配合了,貌似吓得颤颤悠悠,连启动汽车都好似做不来。气得一旁的谭云鹤直骂,最后让沈柔换到副驾驶的位置,而他亲自开车。

    车驶离了车库,雨夜之中开向了郊区。尽可能避过了几个监控镜头,但是无所谓了,顶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流动之中警方也不可能追的上。等到那边赵玄机和叶赫出了车祸,这边景雷和谭云鹤就丢下人和车离开就行。

    事后警方也可能怀疑其中有阴谋,但大货车司机只要咬死了什么都不知道,警方也就没辙。而且叶赫在路上肯定超速,这也会成为“车祸”的另一个原因,可以说双方都有责任。

    时间慢慢在推移,叶赫在那条省道上几乎要把车开得飞起来,演绎了一幕活生生的速度与激情。

    而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就是那个加油站,而那辆死亡货车也刚刚开走了不到十分钟。依照叶赫现在的速度,不出五分钟肯定就能追上那辆大货车。

    那就是死期。

    ……

    与此同时,景雷和谭云鹤就等着那边传来得手的消息了。两人把车开到了接近郊区的位置,而且是和白石镇对角调向,远得很。

    车停在了路边,里面的沈柔和多多都吓得不行。但是关键时刻,沈柔还是要担负起保护多多的责任。她要求自己到后排去,因为孩子都吓得发抖了。

    谭云鹤嫌他事儿多,不过景雷倒是没反对。不差这几分钟,而且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女孩能做啥?另外景雷还把车门的儿童锁给锁上了,从里面没办法打开,只能在外面开门。至于景雷自己,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下多多总算有了依靠,一下子扑到沈柔怀里,小脑袋压根儿不敢露出来。

    景雷此时扭过头,微微扯了扯脸上的黑丝袜,压低声音说:“沈小姐,你没必要知道我们是谁,而你和赵玄机也无非是萍水相逢,不要掺和这些事情,以后过你平平静静的小日子就是了。事后警方不问最好,一旦问起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自然可保后半生的平安,明白?”

    其实沈柔大体已经猜到,这事儿跟大德有关,但却没有任何证据。她是一个很晶莹剔透的女子,有时候天生的聪慧会被那份善良包裹得显得有点傻,但是实际上很多事都能看明白。

    比如现在,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多多只是诱饵,别人的真正目标是赵玄机——虽然还不知道人家的杀手锏是什么。

    “你们……会对玄机做什么?”

    “闲事不管会死啊!”谭云鹤不高兴地冷哼,晃了晃手中的刀吓唬沈柔。

    沈柔咂了咂嘴巴,将怀里的多多抱得紧紧的。哎,这孩子这么小没了爸妈,还一次次遭受这种惊吓,真是可怜的……沈柔到这时候还有心情可怜孩子,事实上在两个悍匪面前,她和多多的处境是一样的。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景雷尚未等来那边的电话,却等来了背后一辆摩托车。

    这是一辆很简单的摩托,开车的还穿着两截装的雨衣,因为雨裤便于骑行。

    这辆摩托车停在了沈柔这辆车旁边,顿时让景雷和谭云鹤紧张起来。谭云鹤透过驾驶座旁车窗落下的那条缝,仔细看着外面,同时手中握紧了那把短刀。

    不过看起来是虚惊一场,因为那雨衣人停下摩托之后根本没熄火儿,走近之后对着车窗发出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大哥我是玩儿骑行的,夜里下雨迷路了,请问这条路能到省城不?”

    原来是那种单人单骑的女驴友……谭云鹤懒得搭理,而景雷则低声道:“直走就行。”

    “哦,谢了。”雨衣人说着就转身,谭云鹤和景雷也稍微放心。

    但就在这时候,雨衣人忽然一把扯开了谭云鹤左边的这扇车门。事发如此突然,以至于谭云鹤右手里的刀都来不及刺向左边。

    蓄意而来的雨衣人的宽大袖子里,却露出了一把*。和普通*不同,这把刺三面凹槽都很深,由此导致三个棱也都很锋利。当然,放血的效果非常好。

    噗!一刺准确刺入谭云鹤的躯干,速度快得惊人。

    其实雨衣人要刺的是肚子,刺中了也不会死,能抢救回来。但谭云鹤由于过分激动、反应过度,身体本能一缩,导致这柄尖刺刺得向上了一些,竟然……直中心脏!

    虽然只是擦到了心脏的边缘,但还是没得救。

    雨衣人似乎也为自己这小小的失手而有点错愕,也或许穿着着碍事的雨衣实在太不方便。而就在这一个错愕之间,景雷已经从副驾驶那边开门冲出去,飞快得逃走!

    因为他能感觉出,对方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哪怕身手不如赵玄机,但至少不比他景雷差。更让人恐怖的是,这雨衣人出手实在狠辣果断,那一刺堪称森寒惊艳。这是个老手儿,别指望能够侥幸获胜。

    雨衣人本要去追景雷,哪知道景雷竟直接跳到路边的沟壑里。扑腾几下游过去之后,就是一大片农林。

    而且谭云鹤虽然受到重创,但却还试图疯狂反扑,手中的刀反刺过来,迫使雨衣人不得不退后。

    但又不能退太远,不如谭云鹤开车逃了咋办?雨衣人毕竟不确定谭云鹤究竟伤得是否致命。

    于是雨衣人将谭云鹤一把扯下车,钢刺再度刺在了谭云鹤的右臂上,于是谭云鹤的短刀当啷落地。紧接着,断了气儿。

    “死了……?”雨衣人微微有点错愕,确信自己刚才确实攮中了对方的心脏。就在这一段时间里,景雷已经逃进了农林里,再追并不容易。

    雨衣人顿了顿,顺手拉开了车后门,沈柔有点狼狈地抱着孩子走了出来。正要感谢,哪知道雨衣人却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声:“开车回去,现场不要管。警方要是问是谁干的,就说是‘丝袜大侠’。”

    微微转身,雨衣帽檐下露出一个丝袜套着的脸。

    又是丝袜!

    我勒个去,全世界都跟你们一样,丝袜就要脱销啊……而且看来脸上戴丝袜的不都是坏人。

    只不过天太黑,又是雨夜,而且对方只露出一点点面孔,所以沈柔啥都看不到。

    “丝袜大侠”开着摩托扬尘而去,玄谜莫测。沿着来时的方向,直奔市中心而去。

    沈柔努力瞪眼看了下,却发现那摩托车连车牌都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