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80章 气氛有点不对劲
    能把生死看得这么淡然,沈柔觉得赵玄机和慕容小树简直都疯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吓我了。”

    赵玄机苦笑:“没吓你啊,放心吧,我至少得把多多抚养大才可能撒手离开。现在就让我死,没门儿。”

    那也不行啊,多多六岁了,成年也就是十来年的事情。赵玄机现在二十啷当岁,难不成三十多岁就不行了?

    但赵玄机显然不在乎这些,反倒很惭愧地表示让沈柔担心了。沈柔心塞塞的,晕晕沉沉离开了卧室,但眼泪忍不住就啪嗒啪嗒流了下来。

    此时卧室里就剩下俩人,小树这才叹道:“总算明白你上次为啥说配不上柔姐了,是怕她当小寡妇吧。”

    “嗯。”赵玄机点了点头,但又摇头,“也不全是。就算我身上没毛病,也不适合跟柔姐在一起。像我、或者说像我们这种人风里来雨里去的,犯不着让人家这样普通人家的女子跟着提心吊胆。其实上次连累她被劫持,我就已经很惭愧了。”

    小树伸出食指摇了摇:“别这么说啊,咱俩可不是一路货色,我是一位人民警察呢,才不跟你同流合污。”

    “我咋就污了,我还不乐意跟你搅合呢。”

    “哈哈哈……咦对了,你真能活十来年吗?就你这病,我咋觉得发力一次就可能震断了心脉呀。”

    赵玄机叹道:“孙苦禅临死之前送给我一小瓶镇元丹,不但固本培元延续我的寿命,而且每次发力之后还能协助我修补伤势。当然治标不治本,迟早还得玩完。老孙头儿说我运气好了一辈子不打斗的话,说不定还有个十几年寿命。要是剧烈打斗太多就不好说了,每一次都会损伤一些阳寿,就算有镇元丹也一样损伤。”

    小树不住叹息:“孙苦禅真不愧是医界第一圣手,连你这种随时可能暴毙的伤势,都能续命十几年。”

    说到这里,小树忽然抽了抽鼻子,瞪大眼睛说:“我勒个去,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那你要是还能再活这么久,能做多少坏事啊……赶紧交代你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做过什么坏事,要在云水有何图谋!”

    赵玄机举手做发誓状:“真要是为非作歹的坏分子儿,哪敢在你这样的超级女侠面前显摆啊,早就躲一边儿去了。放心吧,我在云水就是为了找老姐度过残生的,只不过没想到自己先送走了她。往后的日子,能把多多抚养成人就是了,没别的想法儿。”

    “真的?”小树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狠狠盯着他看。

    赵玄机也盯着她,貌似诚恳地笑了笑。

    但她似乎不是太相信。

    赵玄机也转移话题问:“那你呢,来自什么地方?这一手诊脉的手段也是不差的。”

    “你不告诉我,我凭啥告诉你。”

    那行,咱们就都别提。“好,那就问你一件事,你真不是丝袜大侠?我是诚恳地寻找这位大侠,表达一下感谢。”

    小树撇嘴笑道:“姐姐我的丝袜只会套在大腿上,傻子才套脸上,恶不恶心啊。”

    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大腿扯了扯弹性十足的肉色丝袜,故意摆出媚眼如丝的模样儿。赵玄机刚才就注意到,这妞儿今天穿了这么火辣辣的衣服,看来她知道一旦把钱夕惕的事情告诉赵玄机得不了好脸色,于是施展一下美人计好缓和气氛。

    “那么,你接下来会怎么做?”赵玄机问,“当然我知道钱夕惕的想法,肯定是希望我去报复韦嘉,进而继续死磕大德,而你也希望看到这一幕吧。”

    慕容小树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叹息着摇头:“算了,原本我觉得你这家伙这么厉害,让你跟大德狗咬狗一嘴毛也是蛮好……打个比方呗、瞪眼干嘛……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改变主意?”

    “还不是你的病啊!”小树脸色阴郁,“和大德较量,肯定少不了打打杀杀的。你这身体打一次就早死几个月,我怂恿你这么干,岂不是要害死你。算啦算啦,还是我自己单枪匹马好了。反正杨汉兴坠楼这件事也是个抓手,我再深挖一下。”

    赵玄机点了点头,心道这妞儿虽然想利用自己,但说到底只是想找个并肩作战的伴儿。而一旦发现自己身体不好,又马上改变了主意。就凭这一点,这个朋友就值得交。

    小树随后又再次叮嘱他不要冲动,也别忙着寻找钱夕惕了,横竖钱夕惕就是一堆臭狗屎,你找到他也不能弄死弄残,何必。再说我还得用他给我作证好多事呢,有用。

    赵玄机盯着他看了看:“这话音儿听起来,怎么好像你知道钱夕惕这孙子躲在哪里?”

    “啊?我说了吗?没啊!”小树拿着小手儿在嘴巴前面扇了扇,显然有点失语。

    不过赵玄机也接受了慕容小树的建议,毕竟对钱夕惕这混蛋的报复已经够狠。而要是真想进一步报仇,最好还是按照小树的路子,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安全稳妥。

    赵玄机:“还有,刚才你似乎提到了悍匪一枝花和鹰刀?”

    是啊,小树刚才那些话的信息量好大。

    慕容小树点了点头:“听说这两个家伙最近活动频繁,而且就在咱们这一带附近……等等!你是不是鹰刀呢?”

    赵玄机苦笑:“当然不是。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我怀疑丝袜大侠是不是一枝花呢,不都是女人吗?”

    “得了吧,那种破娘们儿,怎么可能行侠仗义!”

    小树说一枝花是破娘们儿,因为她是一个——采!花!贼!

    这是个女采花贼,但她和别的男采花贼一样,也只盗采女孩子,实在是令人发指。小树把“令人发指”这个词连说了三遍,可见这个二二乎乎的小警花儿相当受不了这种事儿。

    此时小树已经皱起了眉头,摆着手指:“一枝花、鹰刀、丝袜大侠,还有你,加上当初的景雷他们几个……最近的云水似乎很热闹呀,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呢。这是要搞事情吗?看来我这位人民保护神的工作压力很大呀。”

    这姑娘的责任心太强了。

    不过她说着的时候,还故意瞥了瞥赵玄机,似乎怀疑赵玄机也是这些奇怪人物中的一份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