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整整一个白天,陈琨都处在焦躁暴怒的边缘。但是没人愿意触他这个霉头,所以都躲得远远的,令他无处发泄。

    父亲和妹妹的莫名消失,本就让他心烦意乱。他就像是准备好反扑的狮子,却忽然发现失去了目标。而且他也隐隐约约觉得,老爹和妹妹出去肯定是做重要的大事去了,不然老爹不可能拖着病躯出去。

    所以他急于从赵玄机口中问出点什么,哪知道却被赵玄机无尽羞辱了一番,甚至还折损了冯百年这员大将,这件事让陈琨的心境乱上加乱。

    哦,对了,冯百年……陈琨总算是想到了冯百年的存在,顺便拨了个电话过去。

    此时的冯百年已经在医院经过了救治,其实本没有太要命,或者说心理创伤比**伤害更严重。当然胳膊和脚趾的伤害肯定要几个月才能痊愈,而小腹丹田上那记猛击也可能会对身体形成一定的病根儿,这些都得以后观察再说。

    而自己受伤之后,陈琨一拍屁股走人,整整一个上午也没来医院探视,这让冯百年更加心寒。这都过了正午才接到电话,任谁都听得出陈琨带着些敷衍的意思。

    简单寒暄了几下,陈琨就要挂了电话。他这人天生薄凉,对谁都不可能真正关心。

    但此时冯百年却叹息道:“大公子,我是不可能继续在天和泰做下去了,丢不起这张老脸。”

    “冯主任你别这么说,天和泰处在多事之秋,用得着你们这些老人儿的地方多着呢。”陈琨显然又是在说敷衍话。

    “呵,都被人当众打成这样,还怎么在天和泰混。”冯百年苦笑,“不过我也就算了,毕竟年龄到这份儿上,权当是提前退休,但是琨总你呢?”

    “我?能怎么样?”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冯百年冷笑,“你以为真的还有可能扳回局面吗?真以为能从陈琳手里,夺回总裁之位?”

    陈琨心中一紧,表面上却没露过分的马脚:“也没指望夺回什么,只是要找我爸评评理,想得到个公道罢了。”

    鬼才信你。

    冯百年心中也不屑,冷笑说:“那好吧,既然大公子有这么开阔的心胸,那我还能说什么。刚刚得到一个关于老总裁的消息,现在看来也不用说什么了。还望大公子好好做自己的副总裁,辅佐妹妹把天和泰做强做大。”

    什么?陈琨眼睛一瞪。冯百年后面那句话里面带有很强烈的信息味道,应该是知道老爹带着妹妹去了哪里,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当陈琨再问的时候,冯百年却把电话挂上了。

    “这条老狗!”陈琨咒骂了一句。现在再打电话过去显然已经有点没面子,而且冯百年也未必会接。想了想,只能赶紧下楼买了点东西,连午餐都没吃,也不顾当地“过正午不探视病人”的习俗,匆匆赶到了市创伤医院。

    两人一见面,陈琨也没觉得尴尬,反正两人都是不顾脸皮的人。冯百年心中暗骂陈琨的无情刻薄,陈琨则暗骂冯百年装模作样,但表面上俩人却又笑面相对。

    “冯主任,你说我爸的消息,是什么意思?”还是陈琨先忍不住,寒暄没有几句就开问。

    冯百年笑了,笑得极其难看,因为腮帮子都肿成了两坨。“有点消息,就是老总裁现在状态很不错,和陈琳在一起很开心。”

    擦,老子不是问你身体状况的!陈琨于是挤出笑容:“他们在哪里,作什么呢?”

    冯百年又笑了:“看来,大公子也没有电话上那么从容淡然嘛。”

    “冯主任你就别取笑我了,不管怎么做,我总要找到我爸才行,这是前提。”嘴上这么说,心里陈琨却恨不能一刀劈死这个混蛋。

    冯百年笑着艰难的点了点头,道:“那就直说——刚刚得到的消息,老总裁带着陈琳去了邻省的中州市。”

    “去那里干什么?”陈琨好奇。

    冯百年冷笑:“因为那里是‘燕云会’的总部所在地!”

    陈琨竟然不知道燕云会的消息,而冯百年其实也是刚从魏云亭那里得知了些皮毛。但是皮毛就够了,足以把陈琨忽悠得云里雾里、莫测高深。

    “这么厉害的组织?而我爸和陈琳,竟然是去这里交接职权了?”

    冯百年点了点头:“可以说,获得燕云会的认可比获得法律认可更重要,因为这关乎公司是否能经营下去。当然这也就给你留下了一线生机,那就是现在赶紧去中州,找到副会长周家林周先生,让他帮你主持公道。”

    “周家林?那个省内建筑业大佬?”陈琨微微惊讶于周家林竟然还有这个地下灰色身份。

    冯百年点头道:“就是他。别人若是问起你为什么知道燕云会的存在,就说死去的财叔告诉你的就行,反正那老家伙已经死掉了,死无对证。”

    这倒是个办法,因为死去的财叔就是陈泰雄的军师,类似于魏云亭在韦世豪身边的位置,知道燕云会的好多机密。而现在财叔已经死了,怎么背黑锅都无所谓。

    “可……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陈琨竟然还有这份智商。

    冯百年冷笑:“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你爸身边的人,也不至于每个都守口如瓶。当然不便说,我冯百年不是出卖朋友的人。”

    他这是胡扯,故意说得云山雾罩,也不想露出自己和魏云亭勾结的事实。而这么一来,倒是让陈琨觉得老爸身边的势力其实很松软,并非铁板一块。甚至,陈琨还怀疑是不是叶赫或紫竹出卖了老爹的消息,简直是胡思乱想。

    而现在既然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那还等什么?陈琨简单道谢之后,马上驱车奔赴了邻省的省会中州市,务必要在老爸和妹妹完成交接之前赶到。而且冯百年将周家林秘书助理的电话告诉了他,竟然还真的联系上了,这一点也让陈琨对冯百年的能量有了个再认识。

    同时在医院里,当陈琨离开病房之后,冯百年就给魏云亭打了个电话:“呆鸟儿已经向笼子里钻了,收网的事情就看你的了。”

    电话那边传来魏云亭得意的冷笑,随即挂了电话,一个字没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