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97章 两处不完美
    就在赵玄机和陈琳等人在中州接受警方询问的时候,老家云水大德典当行的那间办公室里,魏云亭正静静地盘算着。

    刚才,朋友那边传来了消息,让他得知陈泰雄和陈坤、叶赫全都死于非命。这本是一场胜利,但魏云亭却高兴不起来。

    赵玄机推测得没错,这一切确实都是他谋划出来的,但一开始的预期却是远远高于现在成果的。

    当初他通过燕云会里的关系,得知了陈泰雄带着陈琳正在燕云会总部,于是将这个消息通过冯百年告诉了陈琨。同时转告陈琨的,还有“周家林秘书助理”的电话。所以陈琨很兴奋,而且去中州之前和去中州的路上,和这位助理打了不少电话。

    但是陈琨这头呆鸟根本不知道,接电话的这位根本不是周家林的什么助理,甚至压根儿不认识周家林。这个人,事实上就是身份惊人的“解剖师”莫策!

    结果陈琨傻儿吧唧来到中州之后,还跟莫策见了面,并且表示一起去酒店找老爹和妹妹的麻烦。陈琨觉得,连周家林副会长都派助理出面,要支持他取得天和泰的继承权,老爸总不能不考虑吧。

    于是这呆货浑然不知地带着两个可怕的杀手,径直走向了老爹的酒店房间。而由于是自己亲儿子带来的人,所以就算陈泰雄很恼火儿,但也没太警惕。就像赵玄机说的那样,陈琨虽然不是个玩意儿,但是弑父的念头真的没有。

    就在陈琨和陈泰雄理论的时候,莫策同行的另一个杀手下手了。那人善于下毒,悄悄在大家的茶水里面投入了毒药。由此可见,幸亏陈琳和紫竹去买衣服了,否则谁都无法幸免。

    要是这毒药起效了自然最好,要是叶赫还有反抗能力,就指望莫策出手压制。

    最终结果和猜测的差不多,陈泰雄当场吐黑血死去,而叶赫因为身体素质极强而留有一定反击之力。不过莫策却假装无辜,表示一切都是大公子陈琨让他干的,陈琨可谓是百口莫辩。

    而且陈琨也没机会说话了,中毒之后的叶赫知道自己到了生命尽头,哪还会心慈手软,当即死死掐住了陈琨的脖子,硬生生将陈琨这个傻鸟给掐死了。叶赫觉得这是给自己报仇,也是给老总裁陈泰雄报仇。但他哪里知道,陈琨这小子只是傻罢了,其实死得还算有点冤的。

    当然,就算叶赫不杀了陈琨,莫策也得干掉他。陈琨不能活在世上,否则就会把这个计划供述出去。只有陈琨也死了,而莫策只要不被抓到,一切计划都是完美的——

    陈琨联系杀手,谋害自己的老爸,结果害死了老爸和保镖叶赫,但陈琨自己也被叶赫垂死的反击所杀,只有两个杀手侥幸逃离现场,留下了监控镜头上两个模糊的背影……

    案子到这里,岂不就是结案了吗?警方只要继续追查莫策就是了。而莫策反正本来就被追缉着,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无所谓。再说莫策身为职业杀手本就是吃这碗饭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但是在魏云亭看来,这个原本圆满的计划却存在两个不完美之处——

    第一,他原本是要将陈泰雄、陈琳和陈琨一网打尽,只可惜陈琳没死!

    本以为杀了这些人之后,到时候再唆使冯百年在天和泰闹事儿,同时再暗中扶持不成器的陈珏去对付冯百年。这样只要三两年下来,天和泰必然搞得七零八落,大德在云水市也就扫除了最大的对手。

    可是陈琳没死,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而在魏云亭的眼里,其实陈琳比陈泰雄更该死,因为陈泰雄本就没几天好活了。而陈琳是天和泰的合法继承者,也是有能力、有操守的一个,她活着,再加上一帮朋友的扶持,想把天和泰扳倒可就难了。

    第二,就是案情矛头竟然没有指向燕云会。

    原本魏云亭想着留下一点线索,让案情若隐若现指向燕云会,让燕云会的那位秘书长卷入谋杀之中。到时候燕云会必然大怒,责怪天和泰方面办事不力牵连到了总部,于是就会趁机打压天和泰吧?

    哪知道叶赫的反击导致莫策未能从容留下线索,而事后陈琳和紫竹竟然也没扯出燕云会来,甚至从未向警方提起“燕云会”这三个字。要是她们在方寸大乱的时候,向警方说燕云会是重大嫌疑,那么燕云会事后的报复会更加猛烈。

    可是陈琳和紫竹只字未提燕云会。现如今,说不定燕云会高层都在暗暗感慨陈琳做事仗义、识大体顾大局吧?而且为了让自己的秘书长不继续卷入太深,燕云会或者也会协助侦破案件。

    “按道理说不对啊,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年轻的女保镖,骤然遇到那种剧烈的变故,竟然能保持这么稳的心境,有点了不起啊……”魏云亭一边拿着热毛巾敷脸,一边躺在椅子上思索。

    直到弟子林靖中告诉他,根据中州那边传来的消息,据说是赵玄机在全权处理陈泰雄的后事,魏云亭轻轻拿开了毛巾,睁开了那双老眼。

    “我说呢,原来是这小子在居中指挥着,难怪……年纪轻轻的,却真是个让人有点头疼的小对手。”

    “师父?您……什么意思?”林靖中有点好奇。

    魏云亭缓缓起身,将手里的毛巾一把丢进了水盆里,溅起了一汪温水。“没什么意思,一点意思都没有!”

    确实,真TM没意思。

    师父的语气竟然有点冲,比较意外。师父向来比较有肚量,轻易不会动了气,林靖中很清楚这一点。

    没办法,魏云亭确实一口气不顺。自从遇到赵玄机这个对手之后,虽然他每次都能把事情给周旋妥当,但每次都占不到什么便宜。

    徐宁迫不得已逃走了,景雷他们栽了,现在千辛万苦联系了“解剖师”却还是没达到理想效果……虽然对方也存在损失,可大德这边的损失更大。因为,毕竟每一桩敏感都是隐患,只有迫不得已才会使出这种暴烈的招数。

    而在寻常势力争斗之中,这种暴烈到极致的招数一旦使出来,原本都该一局定乾坤,当场分胜负。

    可是和赵玄机交手以来,魏云亭已经不得不使出这种招数好几次了,但每一次都陷入了令人纠结的缠战,没一次能干净利索的获胜。

    而且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种事儿做多了早晚会出问题的,魏云亭的心情能不差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