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98章 有种走了别回来
    和魏云亭同样不怎么开心的,还有燕云会的那位秘书长石兆杰。

    其实原本陈泰雄将自家产业传承给哪个孩子,对石兆杰来说没任何意义,而且他也懒得关心。只可惜副会长周家林先生提前给他打了招呼,说是不要让陈泰雄顺利地把位子传给陈琳。

    另外不得不承认,云水大德那边也送来了一些“土特产”,聊表敬意的同时,也希望秘书长能够多照应一下大德和韦世豪,同时多多少少给天和泰施加一点阻力。

    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小小的云水存在两个会员的争锋,当然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石兆杰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石兆杰一边收了好处,一边做了个顺水人情,给陈泰雄和陈琳制造了点小麻烦。无伤大雅呗,顶多视为一些官僚习气,而且最终说不定还能敲一敲陈泰雄的竹杠,多弄点私人好处什么的。

    要知道,他们这种级数的人一旦送好处,那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小数字也不放在这些人的眼里。别的不说,为了得到这个理事的席位,韦世豪就已经给石兆杰暗中赠送了大德百分之一的干股。若是能再敲一敲天和泰,那也是不错的结果。

    哪知道事情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天黑之后石兆杰就接到了陈泰雄死亡的消息,真把他给吓了一跳。我勒个去的,这事儿搞得有点大啊,咋收场?

    先给他打电话的是紫竹,这也是赵玄机教给紫竹这么做的。如此一来,陈琳和石兆杰就能对上口供,说是陈泰雄来走亲访友会见石兆杰这个老朋友。

    当然,石兆杰巴不得陈琳不要向警方提及他的名字,但紫竹可不管这个。你想推脱得一干二净?休想!要不是你白天里横三阻四的,现在我们已经办完事回云水了,也说不定不会死了。

    而且不向警方提及你,那我们咋说?难道说大老远来中州等着被人暗杀来了?鬼信啊。

    所以说陈琳这一方能提前打个招呼,让双方口供保持一致,石兆杰已经只能表示感谢了。同时石兆杰心里也有两个想法——

    第一,人家陈琳虽然年轻,但是做事还算是仗义、也够老道,至少没供出燕云会来,这就使得事情还能周旋,没把路堵死。

    第二,大德那边真特妈不是东西!要是猜不错的话,这事儿八成是大德魏云亭那老混球儿干的吧?至少可能性极大。妈蛋你在云水不做这事儿,跑到我们中州来做,摆明了要祸水东引?你引到谁身上不好,偏偏首先引到了老子身上,你姥姥的……

    感慨没多久,石兆杰就被警方给“请”到了公安局,具体询问。

    石兆杰很配合,表示自己和陈泰雄是老朋友,也曾有些业务上的联系,这次陈泰雄就是来探亲访友的,只是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警方倒是没理由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但也希望他能随叫随到,随时配合调查。毕竟这次凶杀案的影响实在太大、太恶劣,堂而皇之地在闹市区五星级酒店里杀人,而且一案三命,这事儿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上级领导也亲自批示要求限期破案。

    另外警方觉得石兆杰不会逃走,也是因为他本身也是社会成功人士,拥有偌大一片产业。身为燕云会的理事兼秘书长,他的产业规模显然大于韦世豪和陈泰雄。由此可知,他想一走了之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离开了公安局,他还得去酒店一趟,探望一下陈琳和陈珏。他都说陈泰雄是自己老朋友了,朋友死了当然要去看看死者家属,不然你当警方都不懂人情世故?

    来了之后就是长吁短叹,一脸愁容仿佛遇害的是他自己一样。

    “两位贤侄,事已至此也只能节哀了。你爸在这里的朋友(其实代指燕云会)会尽量帮忙料理后事,而有什么需要的话,只管对我说。”

    陈琳看着他就烦,毕竟人是容易迁怒的,总觉得要不是他白天里阻拦,晚上这件事就很难发生。

    “天和泰那边会处理后事,而且还得和警方协同。”陈琳说,“但我想知道的是,我和我爸来到中州这件事,事先没对任何人说,凶手怎么就知道了我们的位置呢?”

    石兆杰有点蛋疼……事实上当然是他联系了周家林,而周家林跟谁说了呢?刚才来的路上他和周家林通话,周家林也表示震惊,并且隐约提到只跟韦世豪提起过这件事。

    但嘴上不能承认,只能叹道:“人多嘴杂吧。虽然你们父女俩直接去总会找我,但办公区域耳目众多,保不齐会有人认出泰雄兄。要知道你爸可不是一般人,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望,交游广阔。”

    一旁赵玄机冷笑:“就算有人见到老总裁和陈琳去了总会,那么连入住酒店都知道,这就有点不寻常了。据陈琳说,这个消息只通报给了石秘书长。”

    酒店信息更是来办理入住之后,只通过电话告诉了石兆杰,意思是便于随时联系,其他人真的都不知道。

    石兆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你什么意思,怀疑我?你们身边这么多人,甚至包括泰雄兄和他的保镖,究竟有没人打电话泄露了消息,你们能确定吗?我倒想知道,你是何方大能?怎么知道总会的事情?”

    “我是天和泰的总教官。”

    “一个打工仔,也能在我面前叫嚣了?也不照照镜子!”石兆杰怒道,“我喊一声泰雄兄,那是尊重他的人品。但就算他在世,你看看他敢不敢在我面前蹭鼻子上脸!连他的一个职员也出言不逊,翻了天了!”

    赵玄机并不气恼,不屑地笑道:“官派还真不小。”

    “反了反了!”石兆杰气得手指颤抖,指着赵玄机和陈琳说,“那好,既然你们这么有本事,那这事儿就自己办,别来找我!”

    赵玄机冷笑:“你可以走,不送。”

    石兆杰有点发愣,他只是吓唬吓唬这些年轻人,本以为陈琳骤然失去父亲肯定会六神无主,需要他这种叔伯辈来帮助处理事情。没想到赵玄机竟然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直接送客。

    话说出来了,不走有点不好意西。可当他刚刚假装愤怒的转身,尚未走到门口,赵玄机就冷笑说:“有种走了就别回来,哪怕郑雀儿让你来,你也秉持骨气别来就行。”

    郑雀儿……好奇怪的名字,陈琳等人都有点发愣。

    但石兆杰却陡然停住脚步,厉然转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