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14章 鹰刀和一枝花
    鹰刀不但来了,甚至直接把手伸向了大德的库房!

    其实藏匿宝刀和一干宝物的库房,只有大德最核心的一些人才知道。鹰刀下手这么准,显然踩点非常到位。

    “獠牙夫妻根本不是鹰刀的对手,幸好文韬出现才镇住了局面。”韦世豪说,“鹰刀手臂负伤离开,但黄芽儿受伤更重。右臂大筋被挑断,就算以现在的医术来救治,大半年里也不能动手了,甚至可能造成右手永远不能发重力。”

    魏云亭大惊。他听说过鹰刀的厉害,却不想能够厉害成这样。獠牙夫妻和李文韬是大德的最强战力,压轴的存在。这样的强者三人联手竟然还被鹰刀逃走,甚至重伤一人。

    “当然文韬实力也有些下滑,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既便如此,至少证明鹰刀胜过当初全盛时期的文韬。”韦世豪忧心忡忡,“而且传闻被坐实,燕云会传来较为可靠的消息,一枝花钱灵君这几天确实在云水出现了。一个鹰刀就让咱们损兵折将,再加上声名实力都可匹敌鹰刀的一枝花,咱们必须提高小心了。”

    所以说,没能力的人怀揣重宝简直就是找死。大德还算不错了,至少能扛得住鹰刀的偷袭。若是换做一般势力,只怕会被鹰刀暴虐一番之后掠宝而去。

    魏云亭脸色凝重,单是知道的这两个大贼就够头疼了,万一再有潜藏暗处的咋办。

    而且鹰刀能把地点什么的摸得这么准,显然早就已经盯上了大德,甚至有可能早就来到云水潜伏,一直在秘密打探。

    形势不容乐观啊,魏云亭感觉手头的人力调配有点紧张。“周家林说要派的那个高手,怎么还没来。”

    “在路上了。”韦世豪很不高兴,“要是这人按时来了,黄芽儿也不至于受伤成废人。磨磨蹭蹭,我怀疑周家林就是故意的。”

    魏云亭和韦世豪心思相通,点头道:“他或许也想知道,我们这边究竟有多强的实力。甚至他派来的那个高手说不定已经在云水,只是在暗中观察我们,并未轻易出手。只要鹰刀之流没有劫走宝物,他就一直不出手,看着我们耗尽底牌去拼杀。当然也等于往让我们的人当炮灰,避免他的人被第一时间袭击。”

    韦世豪冷笑:“这条老狗,这些年便宜也算是占了不少了。要是这次再不能把理事席位给我弄下来,别怪我改弦更张。”

    ……

    而没过两天,慕容小树也忙了起来,同样是因为这些神秘高手。

    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十一点,小树这才回到住的地方,电话拨打给赵玄机。

    “开门啊,我再吃点夜宵……什么,我的晚餐都没留,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啦,我加班工作到这时候,饿死本宝宝吗。那你下面给我吃……臭流氓不要脸,不是‘下面’,是‘下泡面’!要两个鸡蛋哦……”

    赵玄机于是给她开了门,为了不影响沈柔和多多的休息而小心翼翼。没做泡面,三下五除二好歹炒了个蒜苗鸡蛋,又切了两根五香肠,外加一盘油炸花生米。小树大喜,拿出一瓶白酒非要和赵玄机加班喝两杯。

    赵玄机答应陪两杯:“咋到这么晚,遇到大案子了?”

    小树满嘴香肠边嚼边点头:“是啊,昨天夜里……也算是今天凌晨吧,一个手段高强的女人钻到一个离异少妇的被窝里意图不轨。这个采花贼,简直让我们女同志们集体蒙羞呀。”

    “女同志?你也是女‘同志’?”

    “去死!我说的是正常的同志,真污……我可是价值取向完全正常的。”小树白了她一眼,继续说道,“结果今天早晨那个被侵犯的少妇就到我们派出所报警了,说是遭到了一个年轻漂亮女人的侵犯。由于是女人被侵犯的案子,一些细节涉嫌女性**,所以恰恰是我接待的这个少妇。”

    赵玄机哑然失笑:“女人被女人……其实也没损失啥吧,既然是离婚少妇,怎么说也是‘过来人’了。”

    小树顿时瞪眼:“那找个壮汉在你身上蹂躏半天,你乐意不?”

    赵玄机浑身冷汗,汗毛都几乎炸了起来:“别开这种玩笑,真腻歪。”

    “同理,那个少妇也觉得堵心啊,这才来报警的。”小树哼哧着说。

    赵玄机厚道地笑了笑:“那你问了没有,侵犯过程是咋开展的?作案工具都没有啊,很好奇。”

    “你正经点好不好,臭流氓!”小树狠狠鄙视道,“这件事很重要的。因为我基本上可以断定,作案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一枝花,是一枝花呀!嘿嘿,要是抓住了她,我又立大功了。”

    赵玄机其实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八成是一枝花钱灵君干的。这大盗级的小娘子相当另类,喜欢男装恋慕女色,打扮成个公子哥去轻薄美女少妇,名声简直炸了天。

    正所谓盗亦有道,她选择下手的目标往往都是三十岁以下,有过婚姻经历的离异女人,又或者小寡妇什么的。她的大道理是这些女人都已经破了瓜啦,心理上也更加成熟,形不成多大伤害。

    甚至她还得意地表示,有好几个小少妇被她硬生生掰弯,形成了长期的苟且关系……不忍直视。

    而每次作案之后,都会闷霍霍地留下记号,可谓是艺高人胆大的典范。她的说辞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冤枉了别的姐妹,同时也算是给被宠幸的少妇留下一点念想儿。

    但问题是,警方会冤枉别人吗?她几乎就是天底下的独一份儿,也没别人这么干。

    赵玄机点头:“咋,在那少妇枕头边,看到那支金花了?”

    慕容小树顿时哼哧道:“看来你果然很熟悉,连她的风格都知道。”

    “拜托,稍微混过两天的,都知道她这熊毛病好不好。”

    钱灵君手工精湛,总能做出好多精致的古风饰品,惟妙惟肖技艺高深。每次作案之后,留下的记号就是一支亲手做的纯金发簪步摇,花瓣造型多为玫瑰或牡丹,所以才混出了个“一枝花”的名头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