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15章 还真撞上了死耗子
    至于说一枝花为何如此嚣张,说到底还是钻了法律的空子。现在法律根本没定义女人对女人这么干算是“强女干”罪,就算抓到之后,也只能通过侮辱罪、伤害罪之类的罪名来判罚。而一枝花下手温柔有节制,伤害是不会造成的,怜香惜玉的本事独步当今。

    前阵子不是还有个男人对男人做了这事儿,性质按说更加严重,结果就因为无法可依,只判处了十几天。

    这种事儿就算严重,顶多判个猥亵罪也就了不得了。当然,前提你还得抓得住她才行。

    所以如此嚣张啊。

    上午接到那个少妇的报案,慕容小树当即调查了好久,又是调取监控又是提取指纹什么的,结果也没啥重大发现。不过倒是大体可以肯定,一枝花应该就住在案发地方圆一公里的范围之内。于是今天晚上又排查蹲点了好久,却也没有什么发现。

    “方圆一公里!”赵玄机苦笑,“那是一片未改造的老街区,街道纵横交错,够你们找一阵子的了。”

    小树有点头疼地说:“可关键在于,就算三两个警察遇到了一枝花,也肯定抓不住这个江洋大盗呀。而要是十个八个警察算是一组,唉唉,把整个区分局的刑警都用上也不够啊。”

    再说了,这案子说实在的……不算是大案。社会噱头倒是有,但确实不算太恶劣,所以警方也不可能为了这样一个怪怪的案子,就把所有警力都投入进去,毕竟平时警方的日常任务就够重了。再加上大德举办品刀宴导致不少重要人物秘密潜伏过来,警方同样要非常小心,也不可能只关注一枝花。

    说到这里,小树的眼睛忽然一亮:“可是你行呀!咱俩一南一北带着几个警察搜寻,遇到之后你至少能跟一枝花周旋吧。”

    “冷静!”赵玄机双手合十告饶,“女施主,我可不是警察,没义务帮你去抓贼。”

    “维护治安人人有责,你这人怎能揣着本事置之事外。就这么说定了,今天凌晨三点跟我出去行动。”

    “三点!不去,睡得正香正甜的时候。”

    “大哥,帮帮忙啦。”

    “又没啥好处……”

    “亲你一个行不?”

    “真的?”

    “臭流氓,想得美,哈哈哈哈!说定了啊,赶紧睡吧,凌晨三点我准时敲门。咦,你不会故意装睡着不给我开门吧,不行不行,我得睡在这里。”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到赵玄机的房间里,反手关上了门。

    赵玄机在外面有点发愣,心道那我睡哪儿?看了看干净整洁的客厅,他有点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候,主卧的门却打开了。一身光滑睡衣的沈柔抱着毯子褥子走了出来,从赵玄机身边走过,一股天然的女儿香。

    “小树也真是的,好歹把你毯子丢出来啊。”沈柔一边说着,一边在沙发前将褥子和毯子铺好,柔美的身影让赵玄机看得有点微微发呆。“早点睡吧,那么早出门儿……出去时候注意安全。”

    感情她把刚才的对话都听到了。

    其实沈柔也不想让赵玄机掺和这种抓贼的事情,但她更知道自己管不着。有些人的生存状态注定了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不能改变他,那就只能选择适应。

    “谢谢柔姐。”

    “瞎说什么呢,快睡吧。”

    看着这道柔美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后,赵玄机心里头有点小小的冲动,但随即被自己压制了下去。摇头苦笑,倒头就睡。

    ……

    结果到了凌晨两点半,慕容小树就一身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了客厅里,就差换上门口儿的小皮鞋了。

    漂亮的脚丫儿从拖鞋里抽出来,对着赵玄机的腰轻轻推了推:“喂,起床啦懒猫。”

    赵玄机一翻身,将这只脚丫子拍打了下去,滑腻细致的很。

    看了看时间,自己定的闹钟还没响,说好的是三点钟啊。赵玄机一肚子起床气,恨冲冲地穿上衣服,小树则兴奋地有点手舞足蹈。“希望运气不错能抓住这个小娘贼,嘿嘿。”

    “这么兴奋干嘛?连你们局里面都没当成个大案子。”

    “你懂啥!”小树翻着白眼说,“局里面没意识到重要性,那是我故意没汇报仔细。要是都意识到这是全国警方全力追拿的要犯,那万一被别人抓住了,功劳就不是我的了。”

    赵玄机头皮发麻,心道你也是要功劳不要小命,啥事儿都这么冲锋在先,何必啊。

    两人结伴而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那片老城区,找到了在这里蹲点布防的几名警察和协警,当然还有两个便衣警察在街道上来回逛游。派出所里没几个人,能用的几乎都被小树给调来了,甚至包括另一位副所长。

    “小树所长啊,你可算来了,该我回去歇会儿了。”这位副所长有点抱怨,“咱们这一点头绪没有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几乎没任何效率啊,希望太渺茫。再说局里面也没当成太大回事儿,咱们搞得也太兴师动众了。”

    小树没理会:“你回去吧,我再瞅瞅。”

    那位点了点头,但又好奇地看了看赵玄机:“这位是谁?”

    “我抓丁拉夫来的一个倒霉蛋,专业保镖,免费给我出力扛活儿的。”

    “兄弟你运气可真不好,哈哈!”那位副所长乐滋滋的交了班,带着另一个警察离开了。

    不过这位副所长说得也对,这么大海捞针般地搜寻确实希望渺茫,无异于瞎猫要抓死耗子。赵玄机早就提出了这个,但小树却一意孤行。这位女王大人一旦下定了决心,那可是相当的坚韧不拔。

    “咱俩兵分两路,每人带着两个联防队员。”

    赵玄机撇了撇嘴同意,但觉得这事儿挺玄乎。“不,四个都让你带着吧,你一个女孩子家的需要更多保护。北路交给我,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我应该能拖延到你赶过来。”

    “果然是金牌搭档,有志气!”小树随即乐颠颠地带走了所有的联防队员,还真不客气。

    萧瑟的夜风中,赵玄机漫步在清凉的街道上。结果没过半个小时,不远处竟然真的发出了打斗声!

    我勒个去,小树是活神仙吗,竟然搞得这么准!赵玄机眼睛一眯,单手扳住一个墙头,灵猫一样攀爬了上去,又顺势冲到一个旧式宅子的屋脊上。

    站在这个制高点上,他远远看到打斗声爆发的地方,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离合交错,身形轻盈灵动,动作干净利落。

    “还真撞上了死耗子,而且是俩!”赵玄机眼睛一眯微微笑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