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各路人马各怀心思的状态下,期待已久的品刀宴终于拉开了帷幕。地点,云水市万禧?金河岸酒店。

    酒店的停车场上豪车云集,毕竟有志于购买宝物的都不差一辆豪车的钱。其中很多注定只是充当一次过客,又或者缅怀一下当初的副会长、这些宝物的原主人奇天宇夫妇。

    而有更多的人纯属就是凑热闹,将品刀宴当做了一个重要的交际机会。在这里,你能遇到三省一市乃至更宽泛区域内的不少经济大鳄,说不定一番交谈就能谈出不少的商机。

    只不过动静有点过大,真把警方当瞎子呢?

    赵玄机甚至都觉得有点好奇,心道倒卖大批重要文物竟然还能如此堂而皇之,就差到报纸电视上打广告了,韦世豪简直有点目无王法般的嚣张跋扈。就算韦世豪这么大大咧咧,按说魏云亭也应该提醒他不要这么高调。

    只能说,他们肯定做好了足够的防护措施。赵玄机断定,就算警方冲进去抓捕,也很难抓到真正贩卖文物的把柄。又或者这些文物已经可以确定身份,确实属于可以在民间流转交易的那种。

    ……

    会场布置得金碧辉煌,以前经常在省市级报纸电视上见到的财经工贸大佬们纷纷出来刷脸,将会议的规格搞得极其高端。而当这些人的名单逐步加长到一定程度,云水市警方也开始有点犯怵了!

    甚至连市里面的领导都放出话来:不要轻举妄动!里面有好多重要的工商财经界朋友,很多都是咱们市招商引资的对象,平时请都请不来,要是你们端着枪带着手铐闯进去,云水丢人就丢到全国了!

    要知道,这些人来这里的名义当然不是什么品刀宴,那只是私下的称呼。他们对外的说法,是三省一市工商精英联谊会。

    一大群大财主啊,甚至有好多已经在云水投资建厂了。警方进去一窝端了,行吗?

    而且这些大佬们是省油的灯吗?能混到这一步,哪个的人脉关系不是盘根错节四通八达?你今天抓了一大批,明天恐怕连省领导都会打电话过来,骂云水方面有权太任性吧。

    可以说,这些商界大鳄们的身份,本就已经形成了第一道保护网,使得警方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当赵玄机进去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道韦世豪和魏云亭毕竟是老狐狸,精心筹备之下应该不会出现低级的疏漏。

    不过这可急坏了慕容小树同志,毕竟她可是罪恶的克星啊。所以她虽然身在特别行动队,但私下里自己也不肯闲着,暂不提。

    此时赵玄机陪着陈琳,赵五则忝居其列跟着开了眼界。一个个大佬在眼前晃悠着,使得赵五莫名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也是这个层面的大人物。

    而像原本大家一起混的那些,诸如邓虎、郝老六这些人,倒是也接到了大德方面的请柬,可来了之后完全就是陪衬。这些人在各自县区里面看似风生水起,但此时却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能把自己寒碜得抬不起头来。因为来的人个个身份极高,拿出来一个就是韦世豪这个级数的。

    所以郝老六这样的社会人儿此刻都老老实实,一边感慨自己混得不好,一边在最角落的桌子边缩着。当然更有眼勤手快的直接充当服务员,帮助大德方面忙前忙后,简直成了店小二。

    不过呢,郝老六觉得自己还算不亏。不管怎么说,至少自己也算是“上了台面”,终于和各区的大哥们同列了。想到这一年来先是栽了刘楞子,后是跌了赵五,郝老六觉得自己的运气简直有点爆棚。放在正常时候,熬下去一个大哥有时候要穷尽一生之力吧。

    所以在这桌上一旦他开了口,大家也都若隐若现地仿佛恭喜他,算是给他一个面子。当然,也都在为赵五惋惜,假如赵五识时务的话,哪轮得到郝老六坐在这里。

    可就在大家这么感慨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忽然眼睛一瞪,愣愣道:“琳姐……陈琳来了,他身边怎么带着赵五呢?”

    由于大家阵营划分明确了,连“琳姐”都不敢公开喊,免得被大德方面怀疑他和陈琳交往过密。

    所有人都转眼看过去,确实看到陈琳旁边带着赵玄机和赵五。要知道天和泰是个大块头,按说陈琳带个副总、带个保镖什么的都不算意外。如今把赵五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让众人略微意外。

    更重要的是,人家赵五现在算是贵宾的身份,所以堂而皇之地坐在了前排桌子上。没办法,就算韦世豪也无法将陈琳安排在后面,毕竟人家陈琳是按照燕云会会员的身份入场的。

    一群社会人儿都感觉到了差距,心道要是跟着琳姐混,其实待遇还挺不错,至少琳姐能拿正眼看人。而不像现在这样,一桌子人全都缩在大厅角落。

    但是没人敢说。

    结果不一会儿,赵五竟然端着个酒杯过来了,要和老朋友们敬个酒。这货真是没事儿找事,故意气人的吧?

    “哈哈哈,兄弟们都在啊,来,我敬大家两杯。咋啦这是,端起来啊!我就说句干净直接的——不管大德和琳姐是咋处的,咱们兄弟之间没仇没怨吧,酒都不喝了?”

    一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随后陆陆续续倒是有几个人举起杯子,算是给了赵五一个面子。但赵五却留意到,郝老六至始至终都没动静,甚至低着头回避赵五的目光。

    兄弟情分,到这里也就算是走到头儿了。

    但当赵五离开之后,这一桌子人少不得又得多一份感慨:人家琳姐都不介意赵五来跟大家喝酒,可咱们呢?连打个招呼都仿佛犯了罪般偷偷摸摸,这感觉多别扭。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管制太严格其实也让人逆反。

    更何况当初大德接连遭遇赵玄机的打击,本就已经让人心有些浮动。如今虽然被强势压制着依旧依附在大德羽翼之下,但其实一个个的心思都在动摇。

    大德的驾驭,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稳固。

    而大家也通过陈琳的气色、以及天和泰迅速稳定的形势看出,天和泰这边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

    人无前后眼,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