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48章 直捣黄龙
    慕容小树毫不客气地轰走了其他警察,人家那个提供牛肉的竟然连口酒都没喝上。也亏得她是个美女,换别人这么办事儿非得挨揍不可。

    “哎,今天收获蛮大啊。”小树得意地笑道,“咱们原计划看来可以改一改了,加快节奏!”

    赵玄机点了点头,他也已经考虑过这一点。

    根据他们俩原来的计划,其实想扳倒魏云亭还是有难度的。

    因为小树找到的证据其实很有限,而且没有魏云亭杀人越货的事件,只是当初杨汉兴坠楼的一点点问题。

    原来小树这些天一直调查杨汉兴坠楼事件,而且终于说通了杨汉兴的妹妹,让她证实当初大德给了她不少封口费,让她不再上诉。而杨汉兴妹妹甚至交代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初大德方面给她封口费的时候,警方一位警官竟然也帮着撮合这件事!

    很显然,这个警官在帮着大德平事儿,也肯定是大德的利益攸关方。而这个警官,就是市公安局的办公室副主任汪鲁强。

    结果小树又绕圈子调查汪鲁强,查到了他一些不法之事,并请局长配合调查。没想到局长这么给面子,也可能早就对作风不正的汪鲁强看不顺眼,还真的调查出不少问题。

    给了汪鲁强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汪鲁强终于承认当初魏云亭为了弥平杨汉兴坠楼事件,给了他五万块的好处费。当然,这五万块钱现在也被汪鲁强上交到局纪委了。

    这是贿赂公职人员的行为,哪怕算是单位行贿而且数额不是非常大,但毕竟受贿者是司法人员,性质比较恶劣。真正追究的话,是能追查下去的。

    这五万块钱是大德典当行那个涉案经理樊大明亲手送的,也就是弄坏杨汉兴手表、后来又送钱夕惕土特产的那位。也就是说,行贿事件原本个魏云亭没直接关系。

    但是钱夕惕却能作证,当初是魏云亭指使安排樊大明这么做的。虽然钱夕惕这货潜藏在外地,但却和小树保持联系。当初魏云亭和林靖中竟然要搞死钱夕惕,这让钱夕惕在脊背发寒的同时,也恨透了大德。假如有机会干翻魏云亭他们,钱夕惕这条恶狗不会嘴下留情。

    小树其实去抓魏云亭也就是凭着这个,但这事儿显然不是太大。

    所以根据当初小树和赵玄机制定的计划,就是凭着这一点由头儿抓手,先当众把魏云亭给抓了。事情要做得非常轰动,影响力越大越好。

    这么一来,就能产生巨大的震动效应,而外界肯定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多大的事儿。

    这时候,有些人会疑神疑鬼坐卧不宁——比如冯百年这种二货!

    冯百年会怎么想?他会觉得大德可能完了,魏云亭东窗事发了……这时候冯百年的心理防线可能会非常脆弱,也便于打开突破口。

    那么,冯百年极有可能交代出谋杀陈泰雄和叶赫的事情。虽然这是孤证,但涉嫌恶性杀人案,就足以一直把魏云亭给耗住了。

    而且当初绑架沈柔和多多,赵玄机和叶赫在路上遭遇滚落的圆木,险些丧生是怎么回事?前面提到过,那时候陈琳就开始怀疑冯百年通风报信。若这件事能从冯百年嘴里得到证实,那么又等于揭开魏云亭主持绑架以及谋杀未遂的大案子。

    不管哪一个被坐实了,魏云亭就无休止地配合调查吧。至少小树抓他是不错的,不用承担啥责任。

    这个计划由浅入深层层推进,可行性还是非常高的,所以就连一把手王局长都同意小树可以这么干。只要求不要太冒失,稳扎稳打就行。

    而王局长在保证替小树保密的同时,也在签发拘留证之类的事件上一路绿灯。所以说小树今天拿着的拘留证可不是伪造的,那可是货真价实、正儿八经的。

    但是现在,由于李文韬带人大闹一场,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也得到了意外的巨大收获——因为小树他们抓到了五个俘虏!

    这五个人都犯过案子,但其中四个的问题都不算太大。但是,那个拿着火铳的叫做“三儿”(也叫金三儿)的却大有问题!

    要知道,火铳这东西并不多见,一出现就引起了小树和其他警察的高度关注。而大家也都知道,这玩意儿去年曾在本市做过案子——南城刘楞子被人在背后黑了一记土炮,就是这玩意儿!

    可以说,小树当时就兴奋坏了。后来“金三儿”醒了之后虽然不可能承认,但警方通过当时留下的现场证物比对,再加上火铳使用的钢珠子等东西进行对比,确定刘楞子就是被这个金三儿给轰的!

    这是杀人未遂,结果把人打成了植物人,罪名可太重了。

    “只要这个金三儿承认是魏云亭安排指使的,那么这一桩罪名就让老家伙老死在监狱里了。”小树攥紧小拳头挥舞了一下,“这等于是直捣黄龙,比咱们当初的那种绕圈子计划直接多了,更加高效。”

    赵玄机笑了笑:“问题就是金三儿死活不承认是魏云亭指使的,其他四个嫌犯也都不交代。”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五个家伙都是李文韬豢养的死党,甚至可称死士,意志相当坚决。

    小树抽了抽小鼻子说:“那啥,当初的徐宁不也像个死党一样吗?可最终还是招了。”

    赵玄机哈哈一乐:“看来,警察同志也同意我再次刑讯逼供了?这可是违反规定的。”

    “去你的,少来。”小树哼哧道,“这可关乎重大命案呀,要是打掉了这颗巨大的毒瘤,那是云水几百万老百姓之福。为了群众的福祉考虑,大事从权,本所长批准你这么干啦!”

    赵玄机订正:“副所长。”

    “去死……”小树白了他一眼,随即又乐滋滋地做梦儿,“等这次要是掀翻了大德,立下盖世功劳,我这个‘副’字应该就没啦,哈哈哈哈。”

    竟然还有点官迷呢。

    而赵玄机又笑着找茬说:“另外,这也不是你们派出所啊,这是拘留所,人家的地盘儿。让我一个普通市民在这里刑讯嫌犯,人家同意吗。”

    “放心逼供就是啦,拘留所这边会假装看不见的。”小树拍着鼓囊囊的良心说。

    赵玄机笑了笑:“好大的脸面啊,都这么给你面子。小树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那里’下派过来的,哥早就怀疑你了。”

    “不是。”小树诚恳地摇头,眼睛瞪得无辜。

    “你脑袋摇这么及时干嘛,我连哪里都没说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