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50章 被摧残的金三儿
    看到冯百年终于态度松动,小白趁势说:“我们慕容所长和赵玄机关系不错,俩人都住一起呢,所以她已经协调了赵玄机。只要你能出面证明魏云亭,那他以后不追究你通风报信的事情,陈琳也不追究你把电话号码给陈琨的事。”

    那次大货车滚落圆木事件,说到底只是虚惊一场,赵玄机可以不追究;

    至于把电话给陈琨,其实也只是害了陈琨罢了,因为魏云亭想要谋杀陈泰雄和叶赫的话,就算不假托陈琨的名号,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更何况冯百年确实像是无心之失。

    如今冯百年不但得到了这份保证,而且慕容小树还可以尽量给他争取立功表现,让他的罪名更轻。而且陈琳还能给他保持各种养老待遇什么的,每个月给他一点基本养老补助。为了将真正的杀父凶手魏云亭绳之以法,陈琳做出的让步够大了。

    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再加上魏云亭那边出现了大厦将倾的征兆,冯百年的心理防线终于垮塌。最终,冯百年总算承认——

    当初大货车谋害赵玄机和叶赫的那件事,确实是他提前给魏云亭通风报信,但当时他不知道魏云亭要弄死赵玄机,只以为是要给赵玄机一点教训。

    后面半句鬼知道真假,但前面半句跟重要,至少证明魏云亭是未遂杀人案的幕后主使。

    同时冯百年还承认,那天大公子陈琨来这个病房里一趟,他把魏云亭给的那个电话号码转交给陈琨。但他真不知道那个号码是打给杀手“解剖师”的,因为魏云亭说那是周家林助理的电话。所以事后听说这件事,冯百年自己也非常担心。

    这又证实魏云亭参与了另一桩命案,而且这桩命案更加恶劣,雇凶杀人、连伤三命。

    虽然仅凭冯百年的一面之词很难成为定罪的证据,但这已经是重大进展。而且牵扯到这么复杂重大的案件,魏云亭也就真的别想出来了,慢慢待审得了。

    而冯百年交代了这些事之后,竟一下子轻松了好多,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床上。

    这些天来一直被谋杀事件搞得心神不定,更何况慕容小树和小白这两个警察整天“陪护”,让他的精神已经紧绷到濒临崩溃的边缘。这下总算说了出来,一了百了。

    ……

    就在小白成功撬开冯百年的嘴巴之后,赵玄机这边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金三儿已经被他带到了一个较为私人的场所,避免在拘留所里面造成不良影响。

    只是和小白的办法完全相反,他使用的是彻底的暴力手段。反正当李文韬小弟金三儿被人从小黑屋里拉出来的时候,基本上整个人都是废的,生无可恋。

    那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摧残吧,因为从金三儿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家伙似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你究竟对他干啥啦?”慕容小树很好奇,甚至对这种人渣产生了一种同情心。要知道金三儿一开始可张狂了,刚抓住的时候甚至把一群警察骂得狗血喷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不吝,仿佛是块无人能治的滚刀肉。

    但是这一刻,这家伙竟然颓废得像个被一整个联队的鬼子兵糟蹋了的小媳妇。

    赵玄机笑了笑:“说了怕你恶心,你就别问了。对了,不是让你八点再来吗,这么早干嘛,才六点半。”

    小树当然更好奇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小黑屋里跑出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应该是个大街上要饭的,浑身又脏又臭,鼻涕耷拉到上嘴唇。上面是一身破烂黑袄,下面是一根脏绳子系着的破棉裤,棉花絮子都露出来的那种。头发更是蓬乱如草,也不知道上面沾了多少乱七八糟的秽物。

    但是这个家伙却很开心,甚至可谓是兴奋。手里一边系着脏兮兮的腰带绳子,一边咧着大嘴傻开心,手里还紧紧攥着五百块钱。看到赵玄机在外面,于是这家伙兴冲冲跑过来点头哈腰。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下次要是还有这种又舒服又挣钱的活儿,一定再喊我们几个啊。老板您放心,只要需要,街头儿上找几十个兄弟都不成问题啊!”

    慕容小树目瞪口呆,甚至有种捂鼻子的冲动,但毕竟碍于对别人的尊重而忍住了,可是那股酸臭味真厉害啊。

    而更让小树目瞪口呆的是,小黑屋里紧接着走出来了四个人,一个个都和前面这个差不多,简直是丐帮聚会啊!

    五个人,一共拿了五百块钱兴冲冲地离开了,而且对赵玄机千恩万谢。

    当五个乞丐离开这里之后,甚至耳力惊人的慕容小树还隐约听到一个家伙乐滋滋地低声说——

    “真TM爽啊!虽然是个男的,但……爽多了,还能挣钱……”

    小树觉得世界观有点崩,瞪大眼睛看着赵玄机:“喂,你……你究竟对金三儿做了啥?”

    “没做啥啊,就是拷问前的准备活动。”

    “我晕,‘准备活动’就已经准备了一夜?!”

    “哪能啊,其实找这些乞丐就花费了我大半夜的时间。真正的‘准备时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而且大半夜的不容易买到开塞露,转了两道街才在一个24小时药铺买到的。”

    小树有点头皮发麻:“你买开塞露干嘛,那不是治疗便秘的润滑剂吗,你……?”

    “别多问,其实我也觉得恶心。”

    呕……小树真的想吐,太吓人了,那画面简直不堪想象。“臭流氓,下次不准你私下审问了……混蛋,你这哪叫审问啊,简直就是祸害。”

    “对付金三儿这种人渣,你哪来那么多的同情心?再说我让你八点再来,你非得提前,要不然啥恶心事儿也撞不见的。算了算了,以后再有这种事儿啊,说啥也不让你知道了,你也别问。”

    小树是真的无语了,只知道这家伙太邪恶了。

    而一会儿到了旁边房间里,眼神死气沉沉的金三儿木讷地看着赵玄机和小树。倒是有点仇恨的火焰,只是一闪即逝,估计连复仇的心情都没了,人格和自信遭受了彻底的摧残。

    这一刻,他是问啥就说啥。别说出卖魏云亭了,就算出卖他亲爹都不会犹豫。最首先的一点,他终于承认当初崩了南城刘楞子的那记土炮,就是他干的,而且是魏云亭指使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