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韦世豪到北方某边境城市出行的计划安排在一周以后,韦嘉陪同。而出于安全考虑,韦世豪肯定带着两个保镖,但更重要的保镖是已经毁容了的李文韬。

    只是李文韬不便轻易露面,所以他会提前一天抵达那个城市。林靖中为此给他做了单独的安排,并提前交代清楚。

    除此之外,韦世豪还带了宋盈娴一起去。在韦世豪的诸多女人里面,宋盈娴的年龄算是稍微偏大些的了,但她比较善于打外场,也适合照顾韦世豪的起居,一般年轻小情妇可没这种眼色。

    而在出行之前,韦世豪千万交代了林靖中,近期内不要与天和泰方面交恶,避免在风口浪尖上让形势进一步激化。

    只是让林靖中稍微意外的是,直到动身之前的那天,韦世豪和韦嘉竟然又因为一件小事而吵闹了起来。这下倒好,韦世豪都已经恨得摔茶杯了,而韦嘉也气得摔门而去,父女俩的关系就此再度恶劣到了冰点。

    韦世豪当场放话,让韦嘉滚的远远的,离他越远越好。这下好了,原本定好要陪他出去呢,现在又泡汤了。

    林靖中当然询问为啥,但韦世豪只说是“小事”。后来通过韦世豪的秘书才知道,原来韦世豪得知了韦嘉和那个健身教练的不正当关系,于是斥责女儿没脸没皮、不守妇道,不知道珍惜目前的婚姻。

    看来韦世豪也已经受不了女儿的疯疯癫癫水性杨花。

    于是第二天的时候,韦世豪、宋盈娴和两个保镖搭乘飞机去度假,韦嘉被丢在了家里。其实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行程,很快。

    ……

    “韦世豪竟然这么轻装简从就出去了,而且还是个边境城市,胆子也真大!”小树的办公室里,打听到消息的小白感觉有点错失良机的遗憾,“姐,就两个普通保镖啊,还带着宋盈娴这个拖油瓶的,好机会!”

    作为奇天宇的儿子,小白其实是最痛恨周家林和韦世豪的,因为已经基本确定,这俩老家伙都参与了当初对奇天宇的打击。虽然韦世豪的作用在当时可能很小,但毕竟是帮凶之一。

    小树似乎有点怒其不争地叹了口气:“小屁孩儿就是小屁孩儿啊,这么轻浮幼稚!你要记住,你现在是一名公安干警,是人民警察!好机会?什么好机会?你想干嘛呀?”

    小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去,姐你脑袋被驴踢了?还是思春过甚把脑袋烧坏了?嫁不出去的老女人真可怕,好像每天都来大姨妈。”

    “去死,剥了你皮!”小树气哈哈说,“当初咱们谋划着夺取鹰刀传世珠,那都是一般的黑吃黑行为,你说犯法也行,不犯法也可,毕竟韦世豪本来也是非法持有这些东西。但是,我可没教你去暗杀什么人,这是绝对不行的。别说是警察,你就算是个普通人,我也不允许你那么干的。”

    “那还报个蛋的仇啊!”

    “报仇要讲策略,不动脑筋的孩子是长不大的啊。”小树得意地笑道,“既然谋划我姨和姨夫的有韦世豪,那么魏云亭作为他的军师自然也有责任。可是现在你看看,魏云亭这不已经栽了吗?而咱们手上干干净净、滴血不沾,这就叫艺术!懂?”

    “你啥艺术啊,无非踩了狗屎运,遇到了玄机大哥这样的神人当帮手。”

    “我踩你!”小树气得白了他一眼,随即又眯起眼睛乐滋滋说,“放心吧,这回他还会帮咱们的。嘿,这家伙真是我的一员福将呀!”

    “要点脸吧,人家啥时候成了你的跟班儿了。”

    “那是你不懂。别看小机机他貌似一本正经的,其实早就被姐姐我的迷人魅力所俘获了,就是嘴上没承认罢了。”

    小白彻底无语。

    而小树又马上回归正题,有点不解地拖着腮说:“不过也是,韦世豪也太不小心了。就两个普通保镖,你一个人都更给他们来了团灭了。最近他参与谋害老姨夫的事情曝光,已经处在危险之中了唉,咋就这么不小心呢?不行,我得问问小机机。”

    说着就打赵玄机的电话,而小白撇嘴咕哝:瞧,遇到事儿还是得找人家。

    听了小树的疑问,赵玄机当即笑道:“很显然这是一个坑啊,我想这老家伙也是借着这个度假的机会,想要搞出一点事情吧。”

    小树眼睛一亮:“你是说,他这是挖坑等着别人跳下去?”

    赵玄机道:“你想,要是你一天到晚沉浸在被谋杀的阴影里,你怕不怕?就算你胆大,至少这种事很恶心。所以不如干脆以身试险,拿着自己当诱饵,让谋算他的人都主动跳出来,一劳永逸。”

    “绝对是这样!”小树点了点头,“其实包括品刀宴的召开,当初不就是这样的初衷吗?老东西这是用习惯了这一招儿,哼哼。小白这个傻蛋竟然还说是好机会呢,瞧吧,要不是姐姐我英明神武识破了对方诡计,这小子就傻儿吧唧跳进火坑了。”

    小白在一旁简直一头黑线,心道咱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啊。当时我说好机会的时候,你是这么劝阻的吗?还说自己识破了韦世豪的轨迹,这是人家玄机大哥识破的好不好。

    赵玄机点头道:“是啊,据说一开始要带着韦嘉,可这次出行却又因为斗嘴什么的让韦嘉留在家里了,呵,为啥?说到底不愿让自己唯一的儿女牵涉其中。既然是诱饵,韦世豪他一个人充当就足够了,犯不着一家子都进来。”

    确实,假如是这样的话,证明韦世豪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宠溺这个唯一的女儿的。

    一旦识破了对方的行动,小树此时便兴奋地压低声音问:“那咱们能浑水个摸鱼啥的不?”

    小白更头大,心道你刚才不是让我别动手吗?

    赵玄机笑了笑:“都已经安排好了,就是上次咱们那番布置。我想,八成可能会在这次发生。”

    小树眼睛一亮:“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呀,果然让我省心。那咱们就静观其变吧,哈哈哈。”

    挂了电话,小树乐滋滋地翘起大长腿,哼唱着听不懂内容的靡靡之音。

    小白叹道:“真搞不懂你这种没心没肺是怎么炼成的,一点好事儿都能乐成这样。对了,你说鹰刀这货这次会出手吗?这家伙已经失踪好久了。”

    自从品刀宴之后,鹰刀至今没出现,连小树都联系不上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