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192章 河心下的秘密
    韦世豪到了乌安之后,就在当地一个农户庄院里住了下来。据说老板曾是他的旧相识,招待自然热情。

    在这里的日子倒也悠哉游哉,每天无非是沿着河边散心、钓鱼,要么是在那条大河上渡船。清凉的河风吹拂下,小船里几道凉菜几杯闲酒,说不出的好滋味。

    而几乎每次出行,韦世豪身边都带着毁容后的李文韬、两个保镖,外加那个忙前忙后的店老板。一开始随从的宋盈娴还觉得奇怪,怎么这么给这个店老板面子。后来李文韬一语道破天机:这店老板也是位真正的高手!

    而且与别人不同的是,这店老板的岸上功夫一般,可是水里的功夫却非常厉害。就算是李文韬这样的,在水下哪怕两三个也不是店老板的对手。

    想当年在界河上跑走私,名为全泳的店老板也曾闯下了偌大的名头,号称是乌伦河上的“混江龙”。只是后来遭遇变故而金盆洗手,在这乌伦河边开了家小店度日,像是个看开了的。

    至于和韦世豪的交集,其实就源于当年的边境走私生意。那时候韦世豪和魏云亭几个老兄弟还是青壮年,就在这条界河上讨生活。因为当时海关税率比现在高得多,很多货物转手倒卖出去就是大利。

    甚至,也不乏在其中夹带一些违禁品,那样利润会更大,但违法程度更重,已经不是简单的走私问题。

    那时候韦世豪他们结识了“混江龙”全泳,有过多次合作。这全泳虽然功夫厉害,只是脑筋有点呆,天生只能充当一个高级打手的角色,所以反倒事事都听韦世豪的,就像现在的李文韬这样。

    等到韦世豪告别走私生意,带着挣来的黑钱回老家开始开办大德的时候,全泳没有跟着回去。由于老娘不愿意离开故土,所以他就在这河边扎了摊子,哪怕后来老娘去世,全泳也懒得再挪窝。早年间赚的已经足够活两辈子了,他没那么多的物质野心。

    总之对于韦世豪而言,这条乌伦河其实比千里之外的小安河更加重要。这里曾是他谋生之地,也是崛起之基,当然也洒满了当初的血泪。

    老兄弟六个,其中惨死的两个就是死在了这条大河上。境外走私生意,少不得出现暴力事件,当时老三和老六就横死于此。再后来为此被警方追缉,韦世豪和魏云亭又把老四扔出去当了替死鬼。正是连续三个兄弟的殒命,促成了韦世豪和魏云亭当年的离开。当然,离开时候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再也没人在这条河上记起当年的恩怨。哪怕是当初火拼的那个毛子国走私组织,也被他们本国警方打掉了,早就灰飞烟灭。

    至于后来在这条河上混的走私组织,却是和韦世豪关系不错的,所以他经常在夏季选择到这里来度假。一来是上了年纪容易回忆过往,二来朋友很多、很强,自然安全。

    韦世豪再度回来,当年的老兄弟全泳自然也全程陪同。反正他那小店没多少生意,而且有他老婆和几个小服务员打理着。于是全泳就一直陪着韦世豪散心,排解魏二哥去世所带来的苦闷。

    刚听说魏云亭死去的时候,全泳甚至愤怒地想要去拼命,但是被韦世豪制止了。怎么拼?找谁拼?抓魏云亭的是警方,搜寻其证据的也是警方,你去找警方的麻烦吗?

    所以全泳也只有忍了,全力做好眼下的事情。因为韦世豪对他说了,当初跟奇天宇的那点恩怨已经无法保密,近一年之前就已经风言风语有所泄露。

    所以他和周家林才开了品刀宴,想一劳永逸干掉奇天宇的尾随者,哪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抓到鹰刀、慈悲僧等人,却更加确凿无疑地暴露了信息——自己确实和奇天宇的死有关。

    于是暗杀者开始直接对他和周家林出手,前阵子他就险些被毒杀。

    “这群该死的鼠辈,有本事赶紧出来,让我的鱼叉捅他几个血窟窿!”全泳忿忿不平。等了两天了,但是没任何动静。这里比较偏僻,但凡有人出现的话,会比较明显的暴露。

    韦世豪笑了笑:“我这个引蛇出洞的法子并不怎么高明,对方来了最好,不来就算了,我就当是来度个假。而且他们真要是来,也未必全然是为了夺我的命,更重要的是为了得到奇天宇的‘宝藏’吧。”

    全泳笑了起来:“人为财死,或许真的会引来一群狗东西。来了好,让他们都到这河心里去陪奇天宇长眠好了,哈哈哈!”

    !!!

    奇天宇,竟然死在了这条大河上,尸骨都在河底!

    而事实上,当初奇天宇老婆肚子上最致命的那一叉,也正是全泳的鱼叉所刺。

    此时船上只有韦世豪、全泳和李文韬三人,所以他才敢这么说。因为就算李文韬,也是当年这件事的直接参与者!

    也不知道慕容小树或小白听到这句,会作何感想?特别是小白,因为死去的是他的亲生父母啊。

    ……

    足足一周,这一带都没什么动静,而电话上说云水那边的情况也比较平静。天和泰没有对大德做出进一步的动作,似乎进入了一个相互对峙的和平时期。

    “难道说,奇天宇宝藏的事情对这些家伙没兴致?”李文韬似乎有点郁闷。

    依旧是在河面的小船上,韦世豪远望前方。再往前不到一公里,那就是两国的边境线了,而奇天宇当初也就死在前面不远处。至于所谓的宝藏,那都是坑爹的玩意儿,宝刀和传世珠都取走了,哪还有什么宝藏可言。

    当然也有一些传闻,说是奇天宇知道什么大宝藏什么的,但那都是传闻,而且奇天宇都已经死了,到哪里去问这些消息,至少韦世豪和周家林都没见到所谓的宝藏。

    韦世豪点了点头:“也或许,别人觉得咱们这个陷阱有点明显吧。上次吃了品刀宴的亏,恐怕连鹰刀这种穷凶极恶之辈都不敢轻易掺和进来了。”

    就在这时候,两艘小小的渔船从远处缓缓驶来,看上去非常普通,一前一后像是正常的合作捕鱼者。

    但是本地土著全泳看到这两艘船的时候,却感觉有点不对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