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204章 蛊惑韦嘉
    韦世豪这张条子的出现,引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弟子都自动聚集在卢宪民的麾下,对林靖中报以了极度的敌视。其实大家以前就有点瞧不顺眼,觉得师父偌大的一份产业,怎就落入了林靖中这个小白脸的手里。但碍于林靖中毕竟是韦世豪的女婿、魏云亭的独苗弟子,所以也不便说什么。

    现在韦世豪一旦亲自写出来,麻烦就大了。

    卢宪民马上要求再次和韦世豪细谈,问清楚情况。医院方面不敢阻拦了,就连慕容小树他们的压力都非常大,继续阻拦显得不近人情。只能以涉嫌严重犯罪为理由,强行禁止任何人入内,连林靖中和韦嘉都被限制了。

    而且慕容小树给出的理由也很堂堂正正——

    你们瞧瞧,韦世豪本来就涉嫌严重犯罪了,本不应该和外界存在联系。警方就是同情你们,这才允许他和外界稍微沟通一下,结果他一旦透露出一点消息,就下令要杀死林靖中。不管林靖中是好是坏,但教唆别人杀人肯定是犯法对不对?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度发生,警方严令禁止任何人和韦世豪见面。

    卢宪民他们就算再恼,也不能强行打破警方的封锁吧,只能是干着急。而一腔子的怒火,也只能发泄在林靖中的身上。

    林靖中则傻眼了,只能赶紧依附在警方周围寻求保护。要不然,恐怕早就被韦世豪的弟子们给围攻了。韦世豪虽然号称八百弟子,有的没来、有的来了之后回去了,但现在还是有上百人在这里呢。

    所以林靖中始终和警方在一起,保证身边随时有一个警察。就像现在,当卢宪民等人再次来找他的时候,他正个小白、钱灵君在一块儿,躲在韦世豪的病房前。

    “靖中,你就不给大家一个解释?”卢宪民站在病房门口,满脸寒意,“就这么躲在警察身后,你究竟有多心虚?”

    顿时背后一群师兄弟吆五喝六,说林靖中越是心虚就越有问题。

    林靖中深深吸了口气:“你们这是寻求解释的样子吗?一群人恨不能撕了我。”

    卢宪民冷笑:“你要是心里没鬼,还怕我们撕了你吗。”

    “废话不说了,咱们就说老爹这张字条。没错,我以前酒后说过,只要老爸一走,我就和嘉嘉姐离婚之类的昏头话。估计老爹现在精神恍惚、精力衰弱,将这些事当成真的了吧,所以才要杀我。真是开玩笑,就算把我一脚踢出门,也犯不着杀了我对不对?而且,我也没真的要和嘉嘉姐离婚啊。”

    其实他是受到了当初钱夕惕的启发,因为钱夕惕那时候就说过,等韦世豪一死就和韦嘉离婚。多跟前辈学,长知识。

    这种说法虽然有点勉强,但还算能自圆其说。

    卢宪民摇头:“那师父为什么又要将嘉嘉的继承权剥夺,却全都转交给我?”

    “我的大师兄啊,这更证明老爹他神智糊涂了啊!”林靖中哭丧着脸说,“放着自家女儿不给,却……大师兄你确实是咱们的榜样,也值得老爹信赖,就算遗产给你一部分也不算什么。但一分钱都不给嘉嘉姐,你觉得这正常吗?这更证明老爹精神有点错乱啊。”

    而且,要是韦世豪怀疑我林靖中谋夺财产,那么前面已经下令杀我了啊。把我都干掉了,难道还担心我通过韦嘉而谋夺大德的资产吗,犯得着一分钱不给韦嘉吗?

    他说的这些更有道理了,前提是隐瞒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韦嘉不是韦世豪的女儿。

    对于韦世豪这种怪诞的安排方式,卢宪民等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不管咋说,这事儿太蹊跷,我必须见师父一面,而且必须当着至少三五个师弟的面。”

    林靖中苦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小白和钱灵君:“师兄,是我拦着您吗?至始至终我没说一句话啊,我也没这个阻拦的资格。”

    但警方毫不通融。

    最终卢宪民提出了一个貌似可行的办法——我们也不进病房,但请警方让我师父再写一张纸条出来,内容让你们警方审核,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慕容小树赶了过来,“上次我帮魏云亭传了次话,乖乖,老家伙没几天就死了。别嘴硬说和传话没关系,有没有你们自己内心最清楚,那次就把姐姐我险些气死。反正休想,再不准犯罪嫌疑人跟外人以任何方式联络。”

    蛋疼,卢宪民等诸多弟子大大的蛋疼。

    林靖中心里则千恩万谢,心道关键时刻还得信赖人民警察啊。

    但是,卢宪民虽然拿他暂时没办法,但不代表大家就信任了他。只要韦世豪一天不发话,他们对林靖中的不信任也就与日俱增。

    为此,连韦嘉也恼了,非要和林靖中好好掰扯掰扯。让卢宪民等人先走,她自己带着林靖中到了旁边的小屋里,钱灵君在门口守着。

    “你TM告诉我,里面究竟是什么鬼?你是不是参与谋害了我爸!哼,从他第一次被气晕过去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他当时看我的时候没事儿,看到你之后,马上就情绪剧烈波动了!”

    “我没有!”林靖中咬了咬牙,心道这时候必须来剂猛药了。他凑到韦嘉的耳边,气得韦嘉嫌他腻歪而要推开。

    林靖中低声说:“我气的?真正险些气死他的是你!你竟然是O型血,你知道意味着啥不?”

    什么意思?韦嘉也愣了。而当林靖中把真相告诉她之后,她也懵圈了。三十多年来的父女,顷刻间就不算数了?她完全接受不了。

    “连你这么没心没肺的都接受不了,他能接受的了?”林靖中说,“你还只是父女关系没了,而他呢,他还牵扯到你妈当年出轨、他被戴绿?帽的问题!而且,孩子看待父女感情,显然没有父亲看得更重,所以他才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妈才出轨!”

    “我TM就没爹没妈,出个鸟的轨!”

    “草!”韦嘉气得浑身发。

    林靖中低声说,“恨屋及屋,他现在恨死了你,自然附带着也恨我。他恨不能杀了我,然后也剥夺你的继承权,现在明白为什么了吗傻妞儿?”

    “所以你才一直否认?”

    “废话!这事儿要是对卢宪民他们承认了,得,你继承不到一分钱,我不也跟着赔大了?毕竟要继承也是咱俩一起啊!而且被卢宪民得到大部分股权之后,我从师父那里继承的小股能有用处?早晚被他们挤兑死。妈个蛋的,到时候咱俩就惨大了,你跟着我到大街上要饭去?”

    韦嘉脸色也发白了,心道这事儿可够严重的。不管以后怎么办,现在至少要和林靖中保持统一战线。

    只能说林靖中这小子也够诡的,真话假话编织一起一套一套的,把韦嘉蛊惑得云里雾里不分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