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玄机有点心急上火,抱住沈柔就是一通热吻。沈柔没有抗拒,肆意放纵自己已经压抑了好多年的情绪。男人那双大手将她揉搓得神志恍惚,偏偏自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但是,当赵玄机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的时候,她忽然清醒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不行。”

    “啊?”赵玄机愣住了。不是要来发福利的吗,怎么又不给啦?

    他确信自己认准了这个善良、漂亮、善解人意且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女人,会用自己仅有的一生对她负责。这一点想必沈柔也能感受到他的心,怎么现在又犹豫了吗?

    沈柔的喉咙有点干,缓缓坐起来,轻轻抓住了他的手。“我是想对你说,准备把我自己留着,留到你万一需要用‘那种办法’治疗的时候。”

    “混蛋小树害死人啊!”赵玄机头都大了,“这都啥社会了,你怎么还那么保守,哪来那种办法。别信她,回头我再想别的办法。”

    “我不。”沈柔的态度很坚决,“万一可以呢?假如真的可以,到时候你要不要再找另外一个没有这种经历的女孩帮你呢?反正我觉得我挺自私的,我受不了你那么做,但那时候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吧,那时候你让我咋办啊。”

    “哪来什么万一啊,我觉得那就是招摇撞骗的土方子。”

    “真的吗?”沈柔直直地看着他的双眼,一眨不眨,“你能对我负责的说,这种办法真的不行吗?不要等咱们都已经越过了那一步,回头却发现这种办法竟然可以。到那时候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那样是对我和多多不负责呀。”

    赵玄机有点蛋疼了。

    事实上赵玄机作为一个实力高深的练家子,比沈柔更清楚那种办法的可行性究竟怎样。确实,很大可能是忽悠,但也绝对存在成功的可能。

    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奇人异士各擅胜场,总有一些匪夷所思之事出现。比如能起死回生的孙苦禅,比如可以一指定生死的秦星士,他们都有些旁人所不及的本事,甚至有些东西都无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什么经脉啊气劲啊,至少现代医学解剖是发现不了这些的。

    再说这所谓的双修法,其实传闻更多。既然自古以来有这么多的传闻故事,就极有可能存在。

    看到赵玄机显然有点心虚了,沈柔就意识到自己的猜测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作为一个成年懂事的女人,就算没有经历过那种事,也能感受到男人此时的沮丧。

    于是她抓紧了男人的手,另一只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轻拂拭安慰:“反正我就给你留着,咱们不着急好不好?这办法能行自然是最好,要是确定不行……你确定方法不行的当天,就给你。”

    声音低柔,几不可闻。

    感受着柔软小手在自己身上的拂拭,赵玄机深深吸了口气,在沈柔脑门儿上轻轻一吻。“好,我这两天就联系龙玲珑,探探她的口风,看看这办法究竟行不行!哎,希望她说不行啊,那就可以直接……”

    沈柔轻轻捶了他一拳:“别说不吉利的,办法能行了才好,那样以后的日子才长着呢。还有,不是说龙玲珑是个那样的女人吗?甚至还给了你金卡,你可千万不许答应她哦,不许被她诱惑!”

    “别那么小瞧人好不好。”赵玄机乐了乐,忽然坏坏地笑道,“咱们可以不那个,但我睡这里好不好?”

    沈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因为生怕两人遏制不住心底的野火。“万一多多醒了,看见了多不好!你还是当爸的呢,要不要面子了,小心被孩子笑话。”

    “放心吧,孩子晚上又不醒。而且平时我也锁门睡,多多就算醒了也不知道我在那间房啊。”赵玄机兴冲冲地钻进了被窝,心里乐得像是开了花儿。再说他半夜就会起来做事,不会被孩子发现的。

    沈柔咬着下唇看着,微红着脸蛋儿关上了大灯,也跐溜钻进了被窝里。卧室里只有一盏小小的夜灯,昏暗的光线朦朦胧胧气息暧昧。

    虽然不能做事,但两人毕竟开始同寝了。

    ……

    凌晨两点,说实话赵玄机真心不想起床,这回真正明白了为啥别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

    沈柔觉得有点怕,担心出去执行这种任务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赵玄机告诉她,自己只是在外面接应小树,而小树才是作案主力呢。放心好了,小树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妞儿。

    出门之后发现小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还乜斜着眼睛坏坏地问赵玄机,是不是去了沈柔的房间。

    赵玄机当然否认,但是小树却蹙起小鼻子狠狠嗅了嗅,非说赵玄机身上有女孩子的香味。

    “你到底是去执行任务,还是来调查我啊!”赵玄机懒得搭理她,但其实是心虚。

    “这不是怂恿你赶紧成了好事儿嘛,我这好心肠的吕洞宾被你咬死算了。”

    “还好意思说!”赵玄机提起这个就来气,“就是你提出了什么乱糟糟的双修功法,搞得柔姐不让……你说你没来由说这个干嘛,我上辈子欠你什么啦。”

    小树忍不住大乐起来,看来你已经尝试要霸王硬上弓了,只是被人家给拒绝了啊,哈哈哈。

    “再笑!信不信我揍你屁股!”

    “你敢!别得罪我哈我跟你说,要不然我去告诉柔姐,说牵手接吻也可能影响你的治疗。”

    亲姑奶奶,您人老人家就高抬贵手吧,太狠了。于是赵玄机不敢再言语了,专心致志地开着摩托。

    是的,摩托车做事轻便,想当初小白就是雨夜之中骑着这辆摩托冒充丝袜大侠,救下的沈柔和多多。

    小树在他后面坐着,乐得浑身发颤。忽然恶作剧般贴上来,不再抓住车尾,反而抱住了赵玄机的腰。“老铁,你说咱俩这样子被柔姐看到了,她吃醋不?看我自拍一下哈,一会儿发给她……我最喜欢看柔姐生气的娇俏模样了。”

    头盔里面,赵玄机一脸铁青。

    ……

    半夜里路宽人稀,不一会儿就到了郊区曾一津住的那座别墅外,距离大约还有三四百米就停下了。将摩托停在路边隐蔽处,两人快速冲向了那栋别墅。时间把握得非常准,到墙外的时候恰恰接近凌晨三点。

    一路奔行,两人就像是两条黑暗中的灵猫,一前一后配合得天衣无缝,连奔行的节奏都极其一致,简直是完美搭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