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赵玄机并无偷窥的恶趣味,所以录制结束之后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而刚刚进门,小白就在单位里打来的电话,问行动究竟怎么样。

    “当然很成功。”

    “哥啊,回头传给我一份儿呗。”

    “呵呵,少儿不宜!”赵玄机哈哈笑了笑。

    “哎,那我以后再得到什么消息,就不告诉你了。”

    “你小子欠揍是吧,回头我向你姐告状。”

    小白哈哈一乐:“哥你不是那种打小报告的人儿……对了,刚才张佳颖从那里走了之后,电话联系了曾一津,俩人又凑一块儿睡觉去了。”

    在童恩怀面前装得好似清纯玉女,一转眼就干这种事儿,假如童恩怀知道之后,不晓得会不会泪流满面。

    “哥,我可以免费帮你录点东西,你得答应把刚才你录的东西给我看,咱俩交换。”

    赵玄机哭笑不得。

    结束了通话,赵玄机打开笔记本,将录制的视频保存下来,而只在手机上保留几个重要的小片段。就在这时候,沈柔进来给他送杯热茶,也想顺便问问究竟怎么应对开发的事情。哪知道一进门就看到了那火爆的画面,把沈柔搞了个大红脸。

    “真是的,看什么不好,尽看这个……”

    赵玄机笑了笑,伸手拉住了沈柔的手腕儿:“我有顶级名牌儿高档奢侈品,才懒得看这些劣质地摊儿货呢。”

    沈柔笑着推了他一把。

    “不过他们这画面太惹火了,我已经受不住了,真的受不住……”赵玄机笑着抱起沈柔放在了床上,吓得沈柔非要去关门,因为多多就睡在隔壁呢。

    关了门,沈柔这才羞兮兮的配合起来。虽然最终的底线坚持不破,但其他方面真的很放得开。

    男人轻轻攀爬上去,在渴望之中探索。最终松弛下来,徜徉在温柔乡里,脑袋依旧埋在她暖玉般的胸膛上。

    “忽然想起了个小笑话儿。”

    “什么?”沈柔还有点轻微的喘息,胸口微微起伏。

    赵玄机笑道:“有个女人问一男的,说你的乳名叫什么?”

    “那男的就问,啥是乳名啊?”

    “女的说,就是你还吃奶的时候,人家喊你啥?”

    “男的想了想,说那我的乳名可能叫‘死鬼’。”

    沈柔忍不住噗哧了出来,轻轻将男人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压得更紧了些。红唇微启,齿缝里挤出了一句“那就当你的死鬼吧”!

    ……

    第二天早晨八点,赵玄机就收到了小白录制的“节目”。打开一看,虽然没有什么火爆的画面,但却拍摄到张佳颖从曾一津的住处走了出来。天才微微亮呢,一看她就是在曾一津那里过的夜。

    这画面用处不是决定性的,但对于赵玄机要做的事情会有些帮助。

    小白则死乞白赖地要求赵玄机发昨晚照片,不能欺骗青少年。赵玄机无奈,将修剪过的两小段发了过去,小白如获至宝,估计今天上午不可能安心上班了。

    赵玄机则带着这些黑材料,直奔综合指挥部,只不过直到上午十点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童恩怀。估计是昨天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和体力,睡过了头。

    看到赵玄机又来,童恩怀已经有点不耐烦。而且昨天已经妥妥的答应了曾一津,绝不在开元建工变更事宜上松弛一分一毫,所以现在更不想搭理赵玄机。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找相关科室去谈吗?大事小事都来找我,我别的重要工作安排都不要做了!”

    “可这件事可能更重要。”赵玄机笑着,根本没理会他的目光,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童恩怀有点疑惑不解,作为办公室的主人反倒跟在后面进来。结果,赵玄机却又说了句“把门关上”。

    这尼玛是谁的地盘儿!童恩怀感到了很大的恶意,怒目而视。“你有病是吧?赶紧出去,不要耽误我的工作!而且我明确告诉你,变更之类的事情想都不要想,没门儿!”

    赵玄机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冷笑:“既然没门儿,你让我找什么相关科室干嘛,玩儿我呢?”

    童恩怀没回答,自顾自地坐在自己的大办公椅上,简单收拾着一些文件。但是显然不怎么在乎赵玄机的话,随便你怎么说。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我TM就是玩儿你,你能怎么着吧!

    赵玄机叹了口气:“我最后再告诉你一遍——去把门儿关上,没听见?”

    “你给我出去!装神弄鬼,什么玩意儿!”童恩怀已经忍不住了,开始爆粗口儿。

    赵玄机没再说话,而是打开手机播放出了一小段视频。远远的看不清是什么,但放出的声音却隐约能听到,竟然是昨天张佳颖和童恩怀抱在一起亲嘴儿调笑的声音!

    童恩怀的脸都绿了,浑身一颤站了起来:“你……你干嘛,这是什么……!”

    赵玄机没搭理他,而是将画面转向了办公室门口儿,同时将视频音量放大。正冲着门啊,只要有人路过就肯定能听到!

    童恩怀几乎要吓疯了,慌忙不迭地冲向门口,砰的一声将门关上。背部倚在门板上大喘着气,冷汗都从额头上渗了出来。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你……你关掉!关掉!赵先生,玄机大哥是吧,请先把视频关掉,咱们有话好好说……”

    看来你对赵玄机的身份很了解呗。

    赵玄机笑着关了视频,于是童恩怀眼珠子就死死盯着那部手机,似乎想要夺过来一把摔碎。这玩意儿,关乎他的政治生命啊!

    赵玄机显然识破了他的意图,干脆将手机往沙发前面的茶几上一丢,自己倚在了沙发里面:“想夺走?来试试!告诉你两件事儿,第一,不复制备份就来这里的肯定是傻逼,而我不是;第二,就你这种货色在我手里面夺东西?我一只手能打你十个。”

    说着,赵玄机将茶几上一只签字笔拿到手中。单手,只见手指微微发力,坚硬的签字笔应声而断。

    就凭这手劲儿,打童恩怀这种四体不勤、大腹便便的官员真的能打十个,而且是谦虚的说法儿。

    童恩怀瞬间没了夺手机的冲动,只能任凭赵玄机揉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