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276章 理事会上的控告
    事实上赵玄机能看出,郑凤翔对于周家林肯定有些成见。也或者就是为了故意鼓励陈琳继续闹下去,给周家林施加更多的压力,这才表露出一定的支持态度。

    很显然,燕云会三大巨头相互之间都不和谐。

    周家林桀骜不驯,不但压制张威,而且取代郑凤翔的野心几乎能看出来,处于攻势;

    张威左右逢源但又两头受气,以隐忍为主,处于守势;

    郑凤翔则居中调解,但一有机会也不介意教训教训周家林,数他的位置最为超然。

    听了赵玄机和陈琳的汇报之后,郑凤翔表示支持他们向理事会合理申诉,但也要注意会内的团结。赵玄机心道双方都死了多少人了,还团结个屁,但表面上却表示“郑先生说的是”。

    送走了赵玄机和陈琳,石兆杰有些疑问:“郑先生,您觉得他们说的这些内容,能把周先生给掀翻了?”

    郑凤翔笑着摇了摇头:“难。真凭实据没多少,周家林也不是软柿子。不过年轻人嘛,气盛心高一些也是正常,不撞几次南墙是不会成熟的。”

    石兆杰笑了笑:“说的也是。上次玉涛公子在他们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表面上说什么警方人员干的,但咱们都清楚是怎么回事,至少打人那个女辅警(钱灵君),和赵玄机关系非常不错。哼,让他触点霉头也不错。”

    郑凤翔摇了摇头:“别扯上那个,那是无所谓的小事。主要是陈琳和赵玄机有点不识时务,和张威走得过于亲密了点,所以不如借着这件事让他们受受挫,也长长见识。另一边,周家林也狂傲太久了,是该被敲打敲打了。”

    他还是本着居中高坐的姿态,试图同时压制两方。

    ……

    到了下午,这场小规模、但又影响重大的理事会召开了。在这里,赵玄机和陈琳也见识到了燕云会内部的气派,以及等级分明。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会议厅,呈长方形,里面三排桌子呈“Π”字形。正对面那一排短的只有三个座位,而且连桌子都好像法庭里法官坐的那种大桌。很显然,居中是郑凤翔,两侧分别是周家林和张威。

    两边是两排平分的小桌,每排八个座位。十五名理事分居两侧,多出来的一个座位排在右侧最末,上面用桌签写了一个“申诉席”。

    赵玄机能认得出,上次补选进来的理事,恰恰就坐在最后面。也就是说就算在普通理事当中,也是按照资历来划分座次的。当然,投票时候的票权倒是相同的。

    很显然,陈琳来了之后只能坐在最末的“申诉席”,而她身边还有一张单独的小椅子,那是给赵玄机坐的,面前连张桌子都没有,因为他连会员都不是。

    真是个讲究的地方。

    这时候,坐在左排第一的秘书长石兆杰发话了。除了这件事的简明概要,还特别声明了一件事——假如证明你陈琳是诬告的话,燕云会将会对你予以严重处罚,毕竟要是每个人都能随意控告会长副会长,那就没了规矩。

    而处罚的要求也非常可怖——将你所拥有产业即天和泰三分之一的股份,上交给燕云会!

    告一次失败了,直接拿掉你三分之一的财富。不,其实陈琳在天和泰并没有全部股权,她只是最大的股东。要是从她手中取出那么多,近乎折半了。

    而且要是燕云会参与控股的话,以后天和泰的发展将会被燕云会牢牢把持。要是周家林再不停干预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说实在的陈琳还真的有点怯,觉得这一下子就把自己逼上了悬崖边儿。但是事已至此,要是当着整个理事会再退缩,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随后当着众人的面,陈琳将申诉材料诵读了一遍,控诉周家林那四大罪状。期间周家林两次气急败坏地开骂打断,却被郑凤翔压下去。不管人家说的对错,先让人说话,这是基本的。

    叙述完毕,周家林开始了逐条怒喷。而这些被反击的地方,也正是郑凤翔和石兆杰同时不看好陈琳的原因。因为他们都看出,陈琳这些控告虽然很刺激,但是缺乏强有力的事实依据。

    于是,周家林也是这么逐条反驳的——

    第一,“毒郎中”郎月行承认是我周家林将他介绍给了韦世豪,也有毒郎中的录音,没错,我当时也不知道毒郎中的真实身份,还以为是个普通能干的朋友。顺便介绍给别的朋友,怎么了?你们就没有通过一个朋友认识别的朋友?你们难道不认识几个犯罪的朋友?我就不能认识?

    第二,曾一津和赵玄机的恩怨纯属私人恩怨,跟我周家林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赵玄机曾和曾一津交恶,这是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曾一津自己雇凶杀人,能怪得了我?要是你陈琳公司里有人犯了罪,难道你这个当老板的也得跟着服刑吗?

    第三,关于在云水市商业城开发的事情,我们事先并不知道那开元建工是你陈琳的产业。因为根据我们燕云会的规定,不经燕云会总部批准,会员之间不准相互吞并!开元建工既然吞并了大德建筑,所以我们本能没想到你陈琳竟然是开元建工的大股东。结果出现了所谓的“恶性竞争”能怪谁?谁让你吞并之前不向燕云会汇报了,谁让你们违反规定私下并购了?活该。

    第四,说曾一津勾结桂延澍,谋杀了韦世豪,还是参照第二条——那是曾一津的个人行为,跟我一点屁关系没有,有本事你去问曾一津本人!

    一条条说得清清楚楚,似乎有理有据。其实不少理事心里头明白,陈琳说的就算不全对,至少应该有不少的事实。但是你自己搞得不严谨,被周家林全力反扑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咱们理事会对证据的要求虽然不会像法庭那样严格呆板,但至少你得让人完全信服才行。

    所以此时陈琳的形势有点被动,而周家林一方相当得意。郑凤翔和张威则仿佛两尊石像,静静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