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家林此时的形象更加凶悍,如饿狼般盯着坐在最末席的陈琳。

    不过众人也都觉得,这位陈琳确实不简单。现场都是人老成精的货色,而且最年轻的也已经年近四十,陈琳这样一个小姑娘敢在这里怒怼周家林,也称得上是奇女子了。

    而且大家也都联想到,当初陈琳接二连三出手干掉韦世豪的事情。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短短几个月将老枭韦世豪和魏云亭打了个花落人亡两不知,简直堪称地下战役的经典和奇迹——虽然不少部分是别人推测强加的,而有些部分更被传闻所夸大。

    所以此时再看陈琳和赵玄机这对黄金搭档,让人顿生前后浪之慨。

    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看陈琳怎么反击。

    但是让人感到不尽兴的是,陈琳给出的还是毒郎中、杜青峰、桂延澍等人的招供录音。知道是真的又如何?周家林都逐一反驳过了。

    于是现场这些人议论纷纷,有的大声,有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毕竟还是年轻啊,做事不细致。”

    “就算咱们明知曾一津是周副会长安排的又如何?曾一津已经死了,绝缘层断裂,谁也没办法证明。”

    “就这种水准,也配做周副会长的对手。当初传闻赵玄机多威武,陈琳多英奇,今日一见名不副实。”

    “算是年轻的教训吧。”

    “可是这教训也太惨痛了,三成股份交出去,陈琳基本上就要和控制权说拜拜了。只要被咱们总部参股,其余股东全是摆设。”

    说什么的都有,完全对赵玄机和陈琳表示失望。

    而这时候周家林更是得意,双目如毒蛇般盯着陈琳,似乎要在气势上就压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

    但是这时候,陈琳却掏出了一份新的证据。这份证据甚至事先都没对郑凤翔和张威他们说,完全超乎所有人的意外。

    这,竟然是曾一津和周家林的电话录音!

    无法想像,赵玄机和陈琳是怎么搞到这玩意儿了,匪夷所思又让人心生恐惧!

    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确实是周家林的原声,错不了。

    要说一开始的时候,曾一津和周家林在电话上确实没说过有价值的东西。或许周家林确实小心,所以监听几乎没多大效果。

    但是,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杜青峰下毒被赵玄机生擒之后!

    当时曾一津吓坏了,赶紧逃往了省城。而那时候他有点失了方寸,赶紧在电话上向周家林汇报;而周家林得知杀手被生擒,也觉得事情失败得有点难以接受,所以愤怒之中多说了几句,就是下面这简短的对话——

    曾一津:“周先生,不好了,杜青峰他们栽了!被生擒了,诡刺则被灭口了。”

    周家林:“废物,打不到狐狸还惹了一身骚!杜青峰落在警方手里,韦世豪那件事迟早会被拷问出来!”

    曾一津:“谁知道赵玄机那王八蛋这么谨慎啊……不过周先生您放心,杜青峰毕竟只和我联系。”

    周家林:“少TM废话了,赶紧给我滚回安陵(省城)来,从长计议。”

    其实也就这短短几句,其实也秉承了周家林一贯的谨慎风格,毕竟谁也保不住某次恼怒时候在电话上多说两句要紧的话。

    但就是这短短几句,就足以证明两件事——

    第一,杜青峰谋杀韦世豪的事情,周家林绝对知道!而他刚才说毫不知情,将责任全推给曾一津,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第二,下毒刺杀赵玄机,他也是完全知情的!

    韦世豪,这是燕云会的会员;赵玄机,这是燕云会的会员军师。堂堂副会长下黑手谋杀这两人,你让其余会员怎么看待?

    就凭这两点,你就没资格坐在对面那三人高座上!

    周家林的脸色青红不定,如坐针毡般坐立不安。而这时候,身边的郑凤翔和张威还是淡然处之,但两头老狐狸心里肯定已经乐开了花。

    那十几个理事有的抱有同样的心思,而又不约而同的意识到,陈琳和赵玄机这俩人玩儿得可真狠,竟然连这种惊人证据都拿得出。要知道,能随意拿出对方一小段有用的通话记录的话,前提必须是对之实施随时的监听。

    “伪造!你这是伪造的通话!”周家林只能这么说。

    但是下面却嗤声一片,虽然轻微。要知道这里是燕云会的理事会,并不是法院和公安局。法律上确实讲究证据,甚至明知是你的录音,但由于窃听手段不合法也不能采用。

    但是咱们这里不愿一样!咱们这里只要弄清楚是非曲直,搞出真相就行了,才不管你证据来的多么高尚或者卑微。

    此时郑凤翔终于发言了,还带着些惋惜:“周副会长,我想你还是静一静,别这么冲动。刚才那录音可以交给专业机构鉴定一下,但我觉得必要性其实不是……总之大家应该都懂的。”

    周家林拂袖而起:“懂个鸟!老子说是假的,那就是假的!”

    你要是这种态度的话,那咱们就没法交流了,简直不讲道理嘛。

    你不讲道理也无所谓,反正事情的事实大家已经大体清楚了。张威更巴不得周家林倒霉,貌似庄重地把脑袋贴向郑凤翔一侧:“会长,我看已经没什么可争论的了,直接票决吧。”

    直接进入票决程序!

    也就是说,全体理事会马上举行投票,确定原被告双方究竟谁对谁错。而一旦出了结果,燕云会就会强制执行。

    至于说处罚,要是判决陈琳失败的话,那么天和泰三分之一的股权就交给燕云会了,哪怕她再有道理也没用;

    而要是判周家林失败,那么义丰房地产的十分之一的股权也必须交给燕云会!

    不要觉得不公平,因为这就是燕云会内部的等级制度。下级状告上级本就是以小博大,而且上级的产业财富往往数倍、乃至数十倍于下级,所以说同等比例的判罚肯定不合适。比如现在这个对比,义丰集团的十分之一,也远胜过天和泰的三成股份,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