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281章 微微酸过
    公开提出反对意见的这位,显然是周家林的铁杆。

    他叫洪炳文,也是齐阳省的企业家,主要从事食品制造,在三省一市范围内算是最大的食品业巨头,在国内同领域中也是数得上号的佼佼者。

    当初是周家林将他提携到了理事会之中,一直以来也备受周家林的庇护,所以刚才就已经对陈琳和赵玄机非常不顺眼。如今看到陈琳竟然有可能补选到理事会里,他更要反对。

    “陈琳年纪太轻,连会员资格都才几个月,凭什么补选到理事会当中?!”洪炳文振振有词,“还有,她的实力和理事身份匹配吗?”

    赵玄机笑道:“会员资格哪怕一天,也可以选入理事会之中,因为咱们的章程里面,对当选理事的时间资历并无限制,对不对。至于说实力,老兄你指的是哪方面?”

    所有人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特别是洪炳文。因为赵玄机这句话很有侵略感,针对性非常强。毕竟当初一人单挑甄定海等三大高手,就是赵玄机一个人干出来的!

    所以从那一战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将赵玄机视为三省一市的第一大师。这样的人甘心做陈琳的军师,再加上最近陈琳拍翻魏云亭、韦世豪以及掀翻周家林这些事,你敢说陈琳在这方面的实力不够吗?

    就算是会长郑凤翔,敢轻易说这句话吗?

    所以洪炳文干咳一声,道:“至少她经济实力太弱。天和泰才多少资产?其实当初要不是周先生特意提携,天和泰连成为燕云会会员的资格都达不到。”

    当初天和泰以及大德其实都达不到条件,经济底子当时就是薄弱了点。就像赵玄机那时候所谈的,只是因为这两家公司的经营性质特殊,这才被周家林强行提携到燕云会里面。按道理说,当时他们的经济实力确实勉强了点。

    赵玄机道:“入会时候确实底子差了点,但入会这些年后,天和泰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在普通会员之中只高不低,这一点不会有异议吧。”

    进入燕云会之后,受到了燕云会的特殊保护和扶持,发展当然很快。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方式,对于新会员的发展确实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不仅天和泰,大德也从中受益匪浅。

    “那也就是个普通会员的实力。”洪炳文还是嘴硬。

    赵玄机:“那么天和泰要是再加上一个大德呢?”

    众皆哗然。

    周家林刚才就攻讦说陈琳并吞大德,而没有经过燕云会理事会的同意,这本来就是把柄之一。现在赵玄机公然这么说,等于承认了!

    有些事遮掩着一张纸,大家看破不说破。可你自己把纸揭开,那就有点不妙了。

    洪炳文大笑,对着郑凤翔说:“会长你听,这可是他自己承认的!”

    赵玄机冷笑:“我承认什么了?”

    洪炳文:“你承认私自吞并其他会员的资产!”

    赵玄机:“注意你的用词,下次记得准确一点。告诉你,吞并大德的是沈柔的开元集团,只不过沈柔会同意将开元与天和泰合并,成为天和泰控股企业,不行吗?”

    沈柔是谁?一群人有点楞。

    “沈柔是我未婚妻,这么说行了吧?”赵玄机道,“章程没有禁止军师不准并购会员的产业吧?更何况也不是我并购,而是我的未婚妻。我俩都没结婚呢,所以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她不能购买大德的股份?”

    这倒是不违反规定,只是大家一听就知道,这事儿从中主持的肯定就是赵玄机。

    只不过大家的关注度也够奇怪的,秘书长石兆杰直接禁不住问:“你未婚妻?你和陈琳小姐难道不是……?”

    你俩不是一对儿吗?在燕云会内,大家都误以为他俩才是没结婚的小两口呢。

    陈琳眉头微微一皱,心道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乱说什么。赵玄机笑了笑否认,说他就是陈琳聘用的军师,关系清清楚楚。

    可是不知怎么的,当赵玄机明确否定两人那种关系可能的时候,陈琳却又有点小小的感触。

    说不出的感觉……从赵玄机说沈柔是他未婚妻那一刻,她就莫名其妙有点不舒服;而到了现在,她更是有种前所未有的微微酸楚。

    她确实没有经历过这种滋味。

    虽然现在这个时代非常开放,但陈琳却是一个眼界极高的女子,几乎所有男人都难入她的法眼——其实她冰冷高傲的性格也吓住了很多男人。除了郑玉涛那种二世祖,一般年轻男子谁敢轻易触碰,都怕被冻伤。

    所以她连正式的恋爱都不曾经历过,偶尔几次被人婉转地表达追慕之情,最终也都会被她婉言谢绝。

    而这种冰山美女的“婉言”,其实也是很伤人的。

    所以说,她基本上没有过像模像样的恋爱经历,更不可能被男人给踢开。现在倒好,她竟忽然产生了被男人拒绝的错觉。

    为什么会这样?赵玄机并没拒绝什么,因为两人也从未确定什么关系。只能说,是她心底深处出现了单恋的情绪,只是自己一直都不肯承认罢了。

    如今赵玄机一旦真正公开了和沈柔的关系,又说和陈琳的关系清清白白,陈琳反倒有点不淡定了。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平时总在你眼前晃悠,你一点也不觉得特殊,也不觉得珍贵。可是某天忽然消失了,你会觉得打心眼儿里少了什么。

    就好像一个孩子,买的玩具可能丢角落里一年不玩一次。可是当某天这玩具没了,或许他会哭起来。

    陈琳不是孩子,情绪当然不可能这么冲动。

    她只是微微酸过,但又说不得。

    所以后面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赵玄机在跟洪炳文舌战,她也没来及细听。当交锋结束之后,还是赵玄机喊她离开会场。当然,赵玄机在交锋之中获胜,正式确定将陈琳列为理事候选人。

    ……

    上了车,回酒店的路上,陈琳带着微微的笑意问:“你还真的跟柔柔确定恋爱关系了?”

    “嗯,不过在我身体病症有了结果之前,我们不会真正谈及婚嫁。万一我死得早,不想耽误了她后半辈子。”

    “想太多了不好,容易耽误事。换做我,该娶的娶、该嫁的嫁。就算你将来死得早,还怕柔柔这条件找不到下家?真是的。”

    这才叫快言快语,但听得出有点小情绪。赵玄机厚道地笑了笑,心里头却觉得女人真是奇怪生物,情绪总是这么莫名其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