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289章 黑心项目
    时间一天天过去,开元建工承建的商业街也加快了进度,在整片改造片区之中算是进度最快的一个。

    相反,义丰集团的建材装修商业城项目却没再有什么大的动作,不过进度也没落下太多,并且开始提前招商。有内部消息称,义丰集团想要尽快回笼资金,将项目干完之后就马上撤离云水。

    看样子周家林已经不再寄希望于这个工程来打击陈琳和赵玄机,当初曾一津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们处于强势,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而现在情况有了些变化,周家林估计要放弃这种笨办法。

    再说了,就算能把商业触角延伸到云水又如何?熟悉云水的代理人曾一津死了,想要扶持的对象桂延澍被抓了,备选扶持对象卢宪民忽然变得消停了起来……至于扶持别的人,当人家都傻吗?云水一般社会人谁还敢真的跟天和泰较劲。

    要对付赵玄机和陈琳也得用别的办法,这种商业竞争的路子有点慢。

    但毕竟也是接近十个亿的项目,对外更是声称总投资十八亿,不可能说扔就扔。所以现在义丰集团也想着草草收尾,赶紧把钱收到手再说,能收多少算多少。

    根据他们设定的套路,就是推出那种骗死人不偿命的“托管返祖”模式。这种模式在不少地方都已经玩儿俗了,但在云水这种四线小城依旧能坑到不少的投资者。

    所谓托管返祖,比如说义丰商业城里面一平米商业店铺原本8千元每平米,一套一百平的商铺总售价就是八十万。

    而这笔数字对于一般投资者来说,显然有点过高。

    但你可以选择托管给义丰,意思是商业城投入运营之后,前三年的租金都由义丰所有。每年按照总房价百分之十的比例计算租金,三年下来的总租金就达到了总房价的百分之三十。

    如果投资者愿意将这百分之三十的租金让给义丰集团,那么你买房时候可以降价百分之三十,80万的总房款也就变成了56万,投资者的资金压力瞬间减少很多,当然便于扩大销售。

    而且义丰集团还对投资者承诺:运营三年过后,只要投资者愿意,依旧可以继续将房子交给义丰托管,每年依旧按照房款百分之十左右的价格计算租金。也就是说,就算市场运营部怎么样,只要你托管给义丰集团了,那么十年之后就回本儿了!

    十年回本儿,就算加上利息和物价上涨因素,十二三年内能够回本儿的话,以后你投资者就是净赚几十年啊!这几乎有点类似于暴利了,对于不少盲目的投资者还是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

    特别是那些心态有点保守,总觉得不管市场兴盛衰败都能旱涝保丰收的投资者来说,这种方式似乎非常美妙。

    只是他们意识不到一个问题,要是市场真的红火起来也就罢了,但要是做得很差的话,谁能保证义丰三年之后不会甩手违约呢?

    而且最黑的是,他们在签订托管返祖合同的时候,其实用的并非义丰集团的名义,而是注册了一个空壳物业管理公司,用以签订返祖合同。而这个破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五十万,这等于说是还没还是运营,就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大不了公司破产,损失充其量几十万罢了。

    但是那个时候,义丰已经将房子全部售出了,甚至也已经把前面三年的租金也都收取到手了。不管谁亏多少,但它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按道理说,这种运营方式从一开始就带有一定的欺诈风险,要是滨河区乃至云水市有关部门提高警惕的话,应该可以提前制止。

    但是也得知道,这些“有关部门”的节操究竟有多脆弱!前期招商时候就对义丰集团的入驻表示出巨大热情,开工奠基的时候甚至还有市领导参加剪裁。

    想当初滨河区更是这样,童恩怀这样的官员对义丰提供了无微不至的关照。后来童恩怀虽然改了,但别的不少官员依旧将义丰当做城区改造的一个亮点。

    当然更不排除,有些人不是傻、而是坏。曾一津当初收买的绝不止童恩怀一个人,还有不少相关单位工作人员收受了他的好处。包括曾一津死后,继任而来的负责人也继续保持对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强度公关态势,至于各种公关项目就不必说了,反正怎么龌蹉怎么来,总有那些寡廉鲜耻之辈甘愿堕落。

    这些人一旦得了好处,自然会全力维护义丰集团的利益,反倒将本市那些投资者的利益扔到一边。要知道,不少小投资者都是辛辛苦苦攒了半辈子的钱,才能在这里买到一套商业门市房,准备以后收租养老呢。

    一旦出现重大闪失,一个个家庭岁不至于破产,但也跟三九天掉进冰窟窿差不多,一夜回到解放前。

    反正天大地大房?事为大,凡事能在这种关乎人生规划的大投资上坏良心的企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在这种事上罔顾本市百姓利益,却帮助外来黑心开发商为虎作伥的官员,也都不是玩意儿。

    总之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已经种下了黑心的种子,将来也八成会长成一个黑心怪胎。

    这一点,赵玄机是提前看了出来的,也一直建议身边朋友都不要投资义丰建材装修商业城。

    只不过他的话不具备说服力,因为他的开元建工就在旁边建设商业街,虽然经营定位不同,但毕竟都是卖门市房的。作为竞争者,你说人家的房子不能投资不是很正常吗?同行是冤家嘛。所以就算他提醒了不少人,人家也只会半信半疑,甚至还以为他为了竞争而恶意毁谤同行呢。

    及至后来,当他向负责旧城区改造的滨河区也提出类似意见的时候,终于触怒了周家林。

    虽然没有直接出面,但周家林还是一个电话打给了燕云会的秘书处。即便不是副会长了,但还是能对石兆杰这个秘书长颐指气使。

    电话内容很简单——同样身为燕云会的会员单位,他义丰这段时间从未找赵玄机和陈琳的麻烦,但对方却总是针对他,破坏他的生意。燕云会的规矩还要不要了?人家外人都没来毁我呢,你陈琳堂堂理事却来攻击我,咱们燕云会还要不要团结了?

    说实在的,在这上面赵玄机和陈琳也确实有点理亏。作为理事,其实本该庇护附近周边的普通会员,更不能相互打击拆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