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01章 打抱不平
    “秦副所长,你看该怎么处理我啊。”赵玄机抽了口烟,颇为挑衅地吐向了旁边的孔祥启,“不会说我冒犯了官老爷,就得马上抓起来吧。要不然当做普通治安案件得了,把我和孔大区长都抓到派出所里问一问,我这人没正式单位也不怕丢人。”

    秦副所长怎么好随便回答,当时不尴不尬地看了看孔祥启,意思是领导你拿主意吧。

    说实话,孔祥启真的有点想打退堂鼓了。跟着一起到派出所做笔录?休想,自己堂堂副区长、公职人员,去那里干什么。

    但是下面数百人眼巴巴的看着,要是自己这时候认怂了,以后必将成为整个云水市的官场笑料吧?

    想到这里,恶向胆边生,他愤怒地咬了咬牙说:“不要听这种黑恶人员的强词夺理,直接带走,出了事我担着!”

    秦副所长有点头大,心道当着这么多人,而且明明不是很占理,却要奉你一人之命而抓人,这事儿有点悬啊,搞不好会留下口实的。

    不过领导的话不能不听,秦副所长只能苦笑着对赵玄机说:“赵先生,要不跟我们走一趟吧。”

    赵玄机:“理由是什么?”

    “别闹了行不行,先回所里再说。”

    “你当我有闲心跟你闹!”赵玄机板着脸哼哧了一声,转身走下了主席台,背对着上面的人挥了挥手,“我可懒得奉陪了,告辞。”

    孔祥启气得手指颤抖地指着赵玄机,对秦副所长等人吼道:“你们都傻了吗,给我抓啊!堂堂警察连个黑恶分子都不敢抓,你们就是这么尽职尽责的吗!”

    秦副所长硬着头皮带人冲过来,可是乐事儿发生了,这些警察就是不敢抓。因为这些警察也是这里的地头儿,当然听说了赵玄机和大德的那些事情,甚至直到市局王局长都曾来给赵玄机站台。当然,据说和他们曾经的慕容副所长关系更好,难关系黏糊得就差结婚登记了,你说这还怎么抓。

    于是赵玄机就这么毫不在意地向外走,几个警察就在后面和两侧“陪护”,一直都要走到大门口了,却还是没有动手。

    数百名看客都乐了,有好事的干脆直接笑喊道:“喂,警察同志,你们是在给人家送行吗?这也太礼貌了吧!”

    顿时全场大笑。

    但是所有人也都明白,赵玄机肯定不一般。让警察这么不上不下地尴尬着,必然有他的能量。

    秦副所长越发觉得不好意思,低声笑道:“赵先生,给咱们个面子吧,上了车回到所里,我保证好茶好烟伺候着。”

    赵玄机摇了摇头。

    不是他不想给秦副所长面子,而是这面子给了可就找不回来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被警察给带走了,赵玄机以后还混不混了?显然等于告诉别人:一个小小的副区长在明明不占理的情况下,都能把你给带走,你还有什么好牛掰的?

    哪怕当天就从派出所里放出来也没用,因为你已经栽了。

    社会人儿混事儿不怕流血,就怕栽。血流光了还能再生,面子丢光了再也找不回来。

    赵玄机笑了笑,甚至给秦副所长递了根烟:“最底线,要走一起走。不就是问案子吗,当时双方都带走就行,我保证配合。”

    我去,我要是有把副区长带走的权力,现在还用在这里费口舌啊……秦副所长越发蛋疼。

    眼看着就要走出这场地大门了,忽然又有三辆警车呼啸而来,带头的还是一辆轿车,后面两辆是面包车。正好挡在了赵玄机的面前,于是三辆车都嘎吱停下,哗啦啦下来了十几个警察。

    带头的是尚险峰,滨河区分局的局长,也是秦副所长他们的一把手。

    看到领导来了,秦副所长他们可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好,这回总算是找到靠山了,就让领导去跟赵玄机磨蹭得了。

    尚险峰是个五大三粗的警汉,一看就不太好讲话。把秦副所长喊道面前,听了听汇报,于是尚险峰也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他也知道这事儿不赖赵玄机,要是强行将赵玄机带走,警方的形象就太差了,仿佛成了某个领导个人的打手爪牙了不是。

    这时候孔祥启也小跑了过来,当面向尚险峰诉苦。事实上他也算是尚险峰的领导,虽然分局局长的任免都归市局。如今这么向下属单位的负责人诉苦,已经够憋屈了。

    尚险峰也为难了,想着真不行就强行带走赵玄机,哪怕到了单位就释放也行。可是秦副所长随即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尚局,这个年轻的不是别人,他就是赵玄机。”

    啊?我去!尚险峰一愣,心里随即骂了起来:孔祥启你丫也不在电话上对我说明白!要是说打你的是赵玄机,我好歹也就说自己在外地出差得了,这倒好,老子巴巴地跑了过来,你却给我送来这么一个大难题。毕竟对于赵玄机的事情,他是非常清楚的,虽然两人此前并未谋面。

    尚险峰低声道:“孔区长,我看这事是不是可以调和一下。就在这里了结了算了,您作为领导又这么忙。”

    “什么?我身上挨了这么多打,你说就这么算了?”孔祥启那种倔驴脾气又被激发了出来,“我可算是看明白了,市局果然是赵玄机的保护伞啊!”

    这就真的有点不讲道理了,毕竟刚才是非曲直已经看到,现在连分局一把手都求情说要私了,但你却还是这么不依不饶,说得还这么有损警方形象。

    “孔区长请注意您的言辞,市局谁是保护伞?这话可不能乱说,是要承担责任的。”

    孔祥启气得狠笑起来:“好!很好!这么公然维护一个黑恶分子的利益,也亏你们做得出来!”

    话说到这里肯定僵死了,也没了再谈下去的意义。而恰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尚险峰的手机上。别人不知道是谁打的,其实就是市局的王局长。

    看来是小树把事情捅给了王局长,结果王局长竟直接电话询问尚险峰,估计是要听尚险峰的客观汇报。

    要是孔祥启刚才不这么怼尚险峰,后者汇报的时候可能还会更倾向于孔祥启。但大家话不投机,尚险峰便实话实说,就说孔祥启是率先动口的,也是率先动手的,而且有录像资料为证。

    “有确凿证据?”王局长在电话上问。

    尚险峰点了点头:“秦副所长亲眼看到的,我是刚到,听他的汇报。不过我马上就去检查一下,五分钟后再向您汇报。”

    赵玄机心中乐了,心道王局长真够意思啊,肯定是来帮咱打抱不平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