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03章 大女小男
    徐曼莉是个典型的商界人士,压根儿就不怎么接触社会圈,甚至对大德集团的更迭也后知后觉。

    但是当把赵玄机以及开元集团的信息阅览一边,特别是知道开元吞并的就是以前的大德集团,而且天和泰的老板陈琳也是开元建工大股东的时候,徐曼莉就真知道这个开元建工很不简单了。

    当然,她知道赵玄机也不简单。

    “早知道这样,还真不该趟这个浑水。”徐曼莉在办公室里轻轻合上了装着信息资料的文件夹。

    对面那个年轻的男秘书苦笑:“其实也是我失职。当时孔区长说不用考虑什么对手,什么事儿他都能罩得住,所以我也没调查。”

    “不怪你,我不也一样轻信了孔祥启的承诺保证。”徐曼莉轻轻摇了摇头,“前期的事情都摆不平,他这一百万也赚得太轻松了。”

    孔祥启把一百万的回扣都吃了,结果前期工作就做得这么差,让徐曼莉感到很不舒服。但是又不便翻脸,因为用着孔祥启的时候还多。

    徐曼莉其实也能攀附到更高级别的领导,只不过短时间内人家跟自己也离皮离骨,根本不可能办实事。而且滨河区现在是开发建设的重头戏,孔祥启在这里就是地头儿,办事非常方便。

    当然童恩怀身兼副总指挥,比孔祥启更方便办事,只不过现在刚刚认识,而且现在明显是赵玄机这一派的,故而有点不便于接触。

    那个男秘书叹道:“当官的就这样,有好处的时候大包大揽,牛皮吹得震天响。莉姐,那以后咱们和赵玄机那边怎么相处?你也看到了,赵玄机以及天和泰的势力非常大,咱们玩儿黑的应该不是人家的对手。”

    徐曼莉苦笑着摇头:“什么叫‘应该’,咱们压根儿就不是混这个的。虽然没跟大德打过交道,但也知道大德的本事,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韦世豪和魏云亭就是栽在了这个赵玄机的手里。你想想,咱们怎么跟他们在黑道上斗法。”

    他俩还真的把赵玄机当成黑道头子了,倒也可笑。

    叹了口气,满腹心事的徐曼莉向后轻轻仰了下去。男秘书把椅背放平缓如一张床,而后便站在椅背头上,给徐曼莉轻轻按揉额头。动作很轻柔,后来那双手还会移动到她双颊、甚至脖颈下的位置。

    这绝非普通的老板和秘书关系。

    这个男秘书名叫江夜明,实际工作中确实是徐曼莉的秘书。只不过时间长了之后,这两人之间竟然发生了一些出格的关系。

    就好像男老板包养年轻的女秘书,徐曼莉只是反其道而行之。

    今年的徐曼莉已经43岁,哪怕保养不错也已经开始渐露老态,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扭转。而江夜明今年却才28岁,恰恰相差15岁。再加上带着一副娃娃脸,让他看起来更显得年轻。

    这样两人在一起,总让人觉得有点别扭。

    不过也不算是道德问题,毕竟两人都是单身。江夜明从未结婚,而徐曼莉也在数年前离婚,因此两人交往倒也没有法律和道德上的障碍。

    或许徐曼莉唯一顾忌的,还是唯一的女儿的感受。孩子徐晓霞正在外地读大学,都已经20岁了,很难接受一个近乎同龄的后爸。所以徐曼莉只是在事实上和江夜明保持着那种隐蔽的关系,而对外却从不提及此事。

    反倒是江夜明已经几次问过她,是否考虑结婚的事情。他不在乎她是二婚,也不在乎十五岁的年龄差距,他说爱情是能够冲破一切障碍的,也是能够打碎一切世俗观念的。

    他还列举了当今法国那个年轻小总统和大龄总统夫人的例子,说什么人家相差二十多岁还一样真正相爱,甚至敢于将爱情坦然公布于全世界……

    他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为了结婚,而徐曼莉也很清楚他的真正所图。她不是容易被三言两语就给忽悠住的女人,对于人情淡薄看得非常深刻。她也不认为自己真的有什么沉鱼之貌、落雁之姿,一个比自己小十五岁的大男孩看上自己,说到底还是因为腾信公司那价值过亿的实际资产。

    女孩子可以为了钱而委身大腹便便的油腻大老板,小白脸自然也可以为了钱而拜伏在女老板的石榴裙下,人之常情。

    若是换了一般虚荣的、或者沉溺于感官之欢的女人,说不定已经被这种超脱俗常的所谓爱情给打动。但作为一个离过婚、又在商场宦海之中摸爬滚打好多年的女人,她有那份自制的定力。

    所以她从没有答应过江夜明,哪怕两人在床笫之前覆雨 翻云到最紧要的关头,她也不曾昏了头脑做出婚姻的约定。

    犯不着啦,用钱卖来的爱情,成色不足。

    而且心底深处,徐曼莉也有点瞧不起那些因为钱而出卖自己肉身和尊严的男人。她和江夜明的交往,她觉得只是纯粹的生理上的需要,而她为此也付出了足够高的薪资、奖金,甚至悄悄帮助江夜明购买了一套三居室。你出身体我出钱,大家各取所需你情我愿。

    “莉姐,这两天来讨账的越来越多了,似乎有点恶心。”江夜明一边按摩一边说,“都是被义丰公司坑了货款或民工费的。这些家伙真是的,一点道理都不讲,就知道到咱们这里索要。他们的账,跟咱们有个毛的关系。”

    “可以理解吧。其实他们肯定知道闹咱们也是没道理的,但他们没办法,义丰公司倒了,他们就只能抓住这个工地不放,否则他们找谁去?”

    这个尚未完工的工地,就是那些施工队或材料商们唯一的抓手,就算没道理也得抓紧了。

    “能撵走吗?”徐曼莉问。

    江夜明摇头:“安保部一开始还能撵一撵,但是现在人太多了,就怕激发出重大的冲突,所以安保部也不敢动手了。”

    真是闹心。

    “那招商工作开展得怎么样?”徐曼莉问,“原来那两个旧建材市场的大户,有多少确定入驻意向的?”

    这一点也非常关键,但江夜明给出的答案依旧令人沮丧,而后有些恨意地说:“你说这些事是不是那个赵玄机在背后搞鬼啊,怎么事事都这么不顺?”

    徐曼莉叹了口气,缓缓睁开了眼,带着一丝狐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