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04章 经营艰难
    按道理说,赵玄机应该不会那么做。

    不知怎么的,徐曼莉觉得赵玄机不像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事先童恩怀就代表赵玄机表示出了正常竞争的善意,典礼当天虽然闹矛盾,但那也是赵玄机和孔祥启之间的冲突。

    “赵玄机这人不像是个小人。”徐曼莉说。其实这句话多半是凭借女人的直觉,少半出于一个成熟女人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识人经验。

    只不过直觉这东西有时候很难取信于自己。

    江夜明冷笑:“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种人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咱们搜集的资料上都说了,连云水社会圈里最大的混子赵五都是赵玄机一手扶持的,再加上当初黑吃黑拿下大德集团的事,这赵玄机和陈琳不可能是善男信女。”

    不知怎么的,江夜明竟对赵玄机有种天然的敌视,这种态度简直莫名其妙。

    或许在他内心深处,意识到徐曼莉可能比较中意赵玄机这样的男人?于是徐曼莉只要说赵玄机一句好,他马上就要补充三句坏话。

    是的,其实在徐曼莉面前,江夜明的优势只有两个,一个是年轻,另一个是长得还挺英俊。但是这两条跟赵玄机相比完全没有优势,因为人家更年轻,更英俊些。更重要的是,赵玄机还有远高于他的社会地位,以及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

    两人压根儿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江夜明却非要让自己跟人家比。

    而要说徐曼莉觉得赵玄机这人还不错,恐怕也只是停留在“男人味儿十足”、“挺耐看”、“有能力”这几方面,但远远谈不上什么好感,毕竟只是一面之缘。

    只能说江夜明太过于患得患失,于是将任何可能产生的一点威胁都十倍百倍的放大,庸人自扰。

    徐曼莉:“就算赵玄机是赵五这种社会人的老大,但也没证据证明就非要跟咱们过不去。生意场上竞标的胜败也是常事,不可能因为一次落败就成了仇家,那谁还做生意。”

    江夜明继续说:“莉姐你这人就是心善,总把别人往好处想。别的不说,你看咱们去旧建材市场招商的难度就知道了。另外我已经听到了风声,说是华泰建材市场的老板侯大雷已经放话了,哪个重点商户敢离开华泰到咱们这里来,腿给打断!你听听,这简直就是流氓行径啊。”

    招商,这件事还得细捋一下。

    要说腾信建设的这个商业城,可不仅仅是盖了房子卖出去就算完事儿,他们还得负责后续的物业和市场管理。毕竟义丰当初使用的是返租的套路,投资商户将前三年的租金都返交给了义丰。现在腾信公司全面接管,那至少要把前三年的运营也得接管过来。

    要不然,没了前三年的运营租金,腾信公司会赔得更多。

    而且义丰当初还承诺了,三年过后要是商户愿意继续返祖,依旧可以延续合同,最长到十年。所以说腾信公司现在更要全力做好市场的运营工作,争取将这个建材装修市场一炮打响。

    而一个新的市场想要红火起来,前提就是大批商户的入驻——没人经营你还混啥。在这些商户之中,最重要的那近百位“大户”更是各大商场争取的重点。

    比如说全市最大的地板砖销售商就那么三四家,他们的行动直接影响到其他地砖商家的选择。要是这三四家“大户”都搬到了腾信建材装修商城,那么其余可能几十上百家卖地板砖的都会跟风入驻,到这里租赁房子。

    同理,卖卫浴的、卖灯饰的、卖厨卫的、卖五金配件……等等,各个细分领域内都有这种领头羊商户。

    这些人来商城越多,带来的商户也就越多,租房子的更多,那么房租自然水涨船高。整个市场于是繁荣起来,市场运营者(腾信公司)的收入高了,而房产投资者的房产价值也随之提升。

    但也正是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大家对商户都是极力挽留的,特别是对那些“大户”。

    现在腾信公司承建的商业城要招商了,另外位于市区边缘的两个旧的同类市场自然大为紧张。新市场位于市内,再加上全新的管理和装修,以及更现代化的购物氛围,对那两个旧市场的冲击简直是致命的,两个旧市场的管理者能不着急上火吗?

    你腾信建材装修商业城要是把我们的商户都拉走了,我们这里从热热闹闹变成冷冷清清,我们就赔大了!不仅收不到房租了,连房子价值也会因为市场的冷清而拦腰爆减。

    这是从别人嘴里抢食吃,如侯大雷那样的管理者肯定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啊。

    这侯大雷也是那一带的一个社会人,当然现在也算是跟着赵五混的,再往上捋还真像是赵玄机的“下属”。但是实际上,赵玄机一个命令都没下,甚至跟侯大雷不怎么熟悉。

    主要是你腾信公司都要砸人家侯大雷的饭碗了,而且侯大雷本人又是个文化程度不高的粗鲁人,你说这种人放两句狠话不很正常吗?

    他确实说了,他那个华泰市场里三十多个重点“大户”,谁敢挪移到腾信商城就小心腿被砸断。但这也就是气话加狠话,他真敢?无非就是吓唬吓唬,粗鲁的社会人儿搞管理不都是这种德行。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腾信公司想要把商业城经营好,还真不是件容易事。相反要是这商业城交给开元建工来做,侯大雷他敢放个屁?顶多到琳姐或玄机大哥那边诉诉苦,还能咋地啊。

    “再看看情况吧,也别太盲目的下定论。”徐曼莉叹了口气。她忽然觉得,自己当初承接这个工程是不是有点过于乐观了。因为她的目标是这个项目保持盈亏平衡,同时奠定和区政府的长期合作关系。

    但是现在看来,孔祥启在区里面的实际操控能力不像想象中那么强,要是现有这个项目再搞砸了,那就是鸡飞蛋打。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正是商业城项目经理,一接通就气喘吁吁:“徐总不好了,咱们的人被那群地痞流 氓打了,有两个伤得昏迷送到医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