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13章 唯恐避之而不及
    不管孔祥启贪腐了多少,但徐曼莉被牵扯的案子是简单明了的——一百万的答谢金。

    她的律师称这是事后答谢,而不是事前为了达成某件事而行贿,而且也没有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但公诉方面认为,不管你是提前行贿还是事后答谢,都不改变你为了获取商业城项目而送礼的事实。

    当然,这些理由也会起到一定作用,至少部分减轻徐曼莉的犯罪情节。再加上心力交瘁的徐曼莉认罪态度很好,而且确实也没造成国家别的什么损失,所以最终判几年应该是逃不掉,但极大可能不会超过五年。

    人应该没问题,受几年罪而已。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几年时间的牢狱之灾,外面的产业岂不是要彻底荒废掉!

    她对腾信公司的控制是绝对的,全资控股。如今她入狱了,资产上亿的腾信公司怎么办?而且她只有一个独生女,别的连一个合法继承人都没有。

    于是女儿徐晓霞从南方匆匆返回,不仅仅是为了探望已经被抓的妈妈,而且还得赶紧担起家族企业的重任,哪怕大学才读了一半。读完又怎样?还不是回家来继承产业。

    只不过,这个接班的时间太仓促了,也完全没有一个适应学习的过程。

    于是偌大一个腾信公司竟然交给了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孩子,恐怕整个腾信的中高层都会不怎么服气。但徐晓霞还是不得不走马上任了,成为了腾信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云水整个建筑圈里最年轻的老总。

    当然中间这个过程是极其复杂的,但也毋庸赘述。总之在万般艰难之中,徐晓霞担起了腾信公司的担子,但同时也承担起了公司所面临的一切麻烦。

    最首要的麻烦,无非还是当前全力推进的商业城项目。太难了,就算徐曼莉主持工作的时候也很难推动,现在年纪轻轻的徐晓霞更有点手足无措。

    而且就在这时候,腾信公司里的老资格们一个个离职,相继被云水市更小一些的公司趁机挖走。再加上那些债主们堵门要账,整个腾信公司陷入了停摆的危机之中。当然,工程项目也就无法推进下去,陷入了可怕的停滞之中。

    一旦停滞下来,近千名投资商户又开始闹腾了,这下子闹得更大,终于开始围堵滨河区政府的大门。说是上访表达合理诉求,但乌压压的人群堵在门口实在有碍观瞻。

    这一次,连区长温正阳也坐不住了,再度为此事召开了办公会。他首先就在会上承认,自己当初误听了孔祥启的建议,将商业城后续工程交给了腾信公司,从而导致了现在工作的困难,他对此要承担领导责任。

    话说得漂亮,但对下一步的工作没个鸟用。温正阳干咳一声,继续说道:“当然,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把这个工程快速推进下去,拖延越久也就越麻烦。事实证明,腾信公司的工作力度是绝对不行的,在牵扯到贪腐案件,我看必须对这家施工企业实施强制更换。”

    说完,温正阳就等着下面的反应。若无其事地环顾会议桌边这些人,但实际上却等着童恩怀说话,再度邀请赵玄机他们的开元建工接手这个工程。

    可是这次童恩怀竟然不说话了,低着头认认真真记笔记,仿佛要把温区长教诲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

    看到对方不配和,温正阳有点窝火,但又不便发出来。当初童恩怀代表赵玄机提出的解决方案,区里面是怎么做的?

    人家的方案倒是采用了,工程却交给了别的公司;

    后来听闻腾信报价三千万,赵玄机就报价两千万,价格足足低了一千万了,可你们还是没选择开元建工。

    现在干不下去了,却又想到人家开元建工了?那人家还未必乐意干呢。

    温正阳心知这一点,故而不便主动张口。

    不过下面总有善于揣摩领导心思的,一位区长助理笑道:“上次和腾信公司直接竞争的,不是什么开元建工吗?而且是童副区长引荐的。不如请童副区长问一问,看看开元建工能不能接下来。”

    “老童?”温正阳喊了一声。

    于是童恩怀抬起头,放下了手中的笔说:“会后我问问吧,但他未必愿意啊。”

    温正阳不温不火地笑了笑:“怎么,还故意跟区里面杠上了?”

    “也不是,一个做生意的跟政府杠什么,他们又不傻。”童恩怀说,“其实从徐曼莉出事之后我就发觉商业城项目可能要崩,出于提前考虑的打算,我就问过赵玄机先生——假如商业城项目真的推动不下去,他们开元建工是不是可以接盘。”

    温正阳点了点头,象征性地表演了一下:“老童对于工作的提前着手还是值得表扬的。”

    童恩怀娓娓说——

    “可是赵玄机却说,他们不想再接这个项目了。倒也不是为了置气,而是说这个项目和以前的形势已经大不相同。”

    “以前的时候要是被赵玄机接管了,开元建工也会去华泰、齐鸣两个旧的市场去招商。而凭借赵玄机在社会圈里面的面子,两个市场的管理者顶多感觉不爽,但也不至于做什么。这么一来,挖来一批商户还是极有可能的,那么商业城也就基本确保能火起来。”

    “可是这条路被徐曼莉堵死了,连赵玄机也是协调人,表示新的商业城绝不挖两个旧市场的商户。他赵玄机要是接盘之后就撕毁承诺,这事儿他说他做不到。而要是不挖,商业城项目指定做不起来,那么剩下两个亿的未售房产也会极大可能砸在手里。”

    这道理是完全说得通的,就算温正阳等人听着不舒服,也得承认判断的正确性。

    童恩怀最后一锤定音说:“所以赵玄机那天说了,要是一开始给他,两千万就敢干,不挣钱也能赚个吆喝,让区政府认识他们开元建工,为长期合作铺路。但现在就算给他五千万,他也不敢轻易接手了,毕竟相对于两个亿的未售资产来说,五千万也不能确保他们保本儿。”

    温正阳轻轻吸了口气,又问别的几个与会者,看看市内两家大型国有建筑企业愿不愿意接手。不要拖,现场电话联系。

    结果更乐了,两家公司都表示不拨款七八千万,这活儿压根儿就干不下去。国企效率本来就不高,而且听说商业城项目牵涉太深,都不愿碰。

    这就蛋疼了……以前一个个趋之若鹜,而现在一个个唯恐避之而不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